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13章 果然,憑本事單的身

安小兔聽完他的解釋,已經不知道該擺出什麽表情了。


過了好半晌。


她才清了清嗓子說,“咳,你去做手術,不怕有什麽不良後遺症,或者以後想要寶寶卻不能恢複嗎?”


畢竟,她覺得男人最脆弱的就是那個地方了。


弄不好以後就不能用了,囧。


“這是一項很小的手術,隻是把輸精管阻斷了,如果想再要寶寶的話,去醫院做複通手術就可以了,成功率在95%以上。”他簡單地解釋了一下。


然後又在她耳邊低聲說了些什麽,惹得安小兔小臉漲紅,瞪他一眼,並且握拳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突然,看到了什麽人,安小兔拍了拍他的手臂,“聿城,那個不是溫平笙溫小姐嗎?”


“嗯,她會在這裏,也沒什麽奇怪的。”唐聿城冷淡地掃了眼不遠處的人影,便收回了目光。


覺得看別人,還不如看她。


“快看,她好像朝翊笙走去了。”安小兔又有些激動地說。


為了配合她的小八卦欲望,唐聿城隻好在一起抬起眼眸,朝翊笙的方向望去……


……


溫平笙沒想過會在這裏遇到這個男人,她暗暗調整了一下呼吸,然後心情有些忐忑地走到翊笙跟前。


雙手將明信片和鋼筆遞到他麵前,舉止得體,禮貌客氣地說,“安先生,你好!能給我簽個名嗎?”


她認識安翊笙,是在兩年前,唐墨三少被人算計,陷入私生子風波。


當時她也吃了一下瓜,但並沒有站隊。


後來唐家貼出真正的dna鑒定報告打臉宋湘茹,同時也貼出了做dna鑒定的人,正是安翊笙。


恰巧那時她的第一本漫畫正好完結,準備開新本,但是新本男主的人物形象一直沒有頭緒。


不經意間看到這個男人的證件照,她瞬間覺得這個男人的氣質清貴逼人、容貌絕塵無雙,那淡薄如冰的眼神,簡直就是不被塵事所擾的謫仙。


溫平笙至今還記得當時的內心有多悸動 :窩草窩草!這是我新本的男主,他怎麽從我的畫裏跑出來了。


於是,男主的形象設定就一錘定音了。


後來她還在網上查了一下這個男人的公開資料,他在網上的資料不多,但都是傳說——鬼才醫生。


翊笙目光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不能。”


“……”溫平笙。


“還有事嗎?”翊笙又冷問。


“沒事了。”


溫平笙也臉色淡了下來,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


“翊笙對她似乎不來電。”陪她看完了短短的一場戲,唐聿城評價道。


安小兔不太願意麵對事實,自我安慰說,“不一定是不來電啊,除了我,翊笙對誰都那麽冷淡,他隻是比較慢熱而已;我看那個女孩子,應該是喜歡翊笙的,俗話說女追男隔層紗。”


說著,她就從沙發站起來,“我去問問翊笙,剛剛那個女孩子跟他說什麽了?是不是遞清楚了。”


“應該是想讓翊笙幫寫字之類的。”他看到了溫平笙手裏拿著一張紙和鋼筆。


見她真要去找翊笙,唐聿城立刻挽著她。


可以說非常形影不離了。


翊笙剛端起一杯香檳,見她走過來,問,“安安,怎麽了?”


說話間,大掌握上她的手腕,身體沒有任何異常。


“翊笙,剛剛那個女孩子跟你說什麽了?”安小兔眨了眨眼睛,淡笑問道。


“沒什麽。就是來問我能不能給她簽個名,我說不能,又問她還有事嗎?她說沒事了,就走了。”翊笙一字不漏地將剛才地對話給她重述了一遍。


安小兔,“……”


終於知道,翊笙單身這麽多年,不是沒道理的。


果然,憑本事單的身。


“沒想到你還有粉絲。”安小兔挑了下眉,笑著調侃。


翊笙說道,“官方給我認證的微博,粉絲挺多的,大都是學醫的。”


他偶爾會在微博上發一些學術研究、或者臨床研究結果,r國醫學研究院也曾拋過幾次橄欖枝給他,不過他拒絕了。


安小兔自然是知道他微博的粉絲很多,有時她看他微博評論裏粉絲們哭著求爆照,她征得翊笙的同意,然後就登錄他的微博,偶爾發一張他的生活照,滋潤一下他的顏粉們。


每次一發他的照片,就會上一次熱搜。


兩兄妹聊了一會兒,翊笙就被安母給叫走了。


“聿城,你覺得翊笙跟溫平笙有戲嗎?”安小兔拿捏不準,便問他。


她還挺喜歡那個女孩子的,看著很舒服。


她父母對溫平笙也挺滿意、挺喜歡的。


唐聿城向來對這種事不感興趣,在這種事情上也沒有什麽先見。


“說不準。”


******


安家


翊笙坐在用餐廳,幫安母擇菜,安父則在客廳看報紙。


“翊笙,你這周末有空嗎?”安母溫聲問他。


“……有空。”翊笙遲疑了一下才回答。


大抵猜得到他母親接下來想說什麽。


怕他不高興,安母又小心翼翼問,“那你周末去見個女孩子,去麽?”


“嗯,周六還是周日,在哪兒見麵?”他問。


“你是不是不高興?”因為之前說過不會插手兒子找不找對象的,如今又讓他去相親,安母有種自己說不作數的心虛感。


“不會。”


聽他這麽說,安母才將見麵的具體時間和地址告訴他。


完了,還誇了好一會兒說那個女孩子有多好之類的。


看得出來他父母對這一次的相親對象很滿意。


翊笙也沒有什麽異議,在他眼裏,相親就相當於在餐廳吃飯,然後餐廳位置不夠,陌生人跑來跟他拚桌,或許會這位陌生人稍微有些奇葩,又或者比較聒噪之類的。


這並不影響他的食欲。


*


轉眼間,就到星期六了。


約定是十二點,翊笙十一點四十五分走進兩方約定的餐廳,然後問了下侍應生座位號。


順著侍應生指示的方向望去,看到一抹背影,心下有些驚訝對方竟然已經到了。


溫平笙單手托腮,另一隻手拿著手機,單手刷網頁看新聞。


眼角餘光瞥見有人在對麵坐下,她迅速放下手機,坐正身子。


在看清相親對象是誰之後——


“怎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