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1章 她總能輕易挑動自己的喜怒情緒

“那你不許再生我氣了。”


見他終於肯說話,她開始討價還價。


“嗯。”唐聿城微微頷首,又嚴肅道,“以後有什麽問題你可以直接問我,不要試探我,知道嗎?”


“嗯嗯,不會了。”安小兔猛地點頭,隨即又皺起了一張小臉,可憐兮兮看著他道,“我腳疼……”


“不是讓你待著別亂動的嗎?”


唐聿城英俊冷硬的臉龐又沉了下來,把她抱放回床上。


“你剛剛生氣,還要離開,我一時著急就忘了。”安小兔低著頭,底氣不足反駁道。


雖然知道他不是離開自己,隻是暫時離開房間,可是她還是忍不住心慌。


忍不住衝上去阻止他離開。


“我隻是去叫傭人來把東西搬進衣帽間。”他耐著性子解釋。


“可是你生氣了,我是為了安撫你的怒氣。”


“我現在不生氣了。”


唐聿城心底一歎,他發現這個小妻子一旦固執起來,還是有點兒令人頭疼的。


她總能輕易挑動自己的喜怒情緒,而自己卻無可奈何。


稍後,唐聿城叫來傭人,然後帶她出去到後花園走走,呼吸新鮮空氣。


安小兔披著件外套,安靜地靠著唐聿城坐在長椅上,並無交談。


夕陽西下,冰涼的微風夾雜著一絲陽光的氣息。


舒適、溫馨、愜意。


吃過晚飯。


安小兔回到房間洗了澡後,躺在床上刷著微博。


“不是讓你不要躺著玩手機嗎?等會兒又砸到臉。”唐聿城從浴室出來,看她正躺著玩手機,蹙了下眉頭訓道。


“……”


話音剛落,安小兔還沒來得及回話,手一抖,手機直接‘啪’的一下,砸到了她的臉上。


“嗷!”她低聲嚎叫了句。


“不聽話的後果。”他邊說著,掀開被子上了|床。


“都是因為你突然出聲,讓我受到了驚嚇才會手抖的。”她撇了撇嘴。


唐聿城不擅長辯論,把她的手機拿開,一把將她拉進懷裏。


“十點半,該睡覺了。”


溫熱的胸膛灼燙得安小兔渾身發熱,撲麵而來的炙熱氣息讓她輕顫了一下。


她雙手推拒著他,小臉嫣紅低聲問道,“我……你今晚能不能單純睡覺,別亂來了。”


昨晚他太凶猛了,讓她無法承受,身體到現在還疼痛著。


“我不會亂來。抱歉,昨晚傷著你了。”唐聿城在她耳邊認真說道。


他自認為自己是個自製力極強的人,可一旦遇到她,所有的自製都化為雲煙。


昨晚的她太熱情了,好幾次想停止,身體卻總是無法控製。


安小兔把臉埋進他的胸膛,嘟喃著道,“我以後再也不勾|引你了。”


代價太慘重了。


“那我送你的那些禮物怎麽辦?”


其實他還挺喜歡她偶爾主動的。


她捏著粉拳捶了一下他的胸膛,暗罵一句:悶騷。


她哼道,“睡覺了,晚安!”


唐聿城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輕柔將她擁在懷裏。


相擁而眠,一夜好夢。


……


吃過早餐後,唐聿城依然是親自送安小兔去r大上班。


而安小兔腳踝的扭傷,經過兩天的休息,加上唐聿城給她用的是特製藥膏,已經能自由行走了。


黑色路虎停在教師辦公大樓前,唐聿城不放心問道,“要不要我送你上辦公室?”


“要不我上課的時候,你在一旁扶著我?”安小兔調侃地笑了笑,又道,“別擔心,我沒事的。”


“中午我給你訂餐送到你辦公室,下午我有事,派司機來接你。”他淡淡開口交代道。


“嗯嗯,好的。”


安小兔忙不迭點頭。


剛到辦公室不久,唐斯修班級的班長敲門走了進來。


“安老師,早!”


“早啊,李言同學是有什麽事嗎?”安小兔淡淡一笑問道。


李言把一個盒子放到她辦公桌上,才說道,“安老師,聽說你腳扭傷了,這是我們班用班費給你買的治療扭傷很有效的藥。”


安小兔眼底閃過一抹驚訝,隨即心頭湧起一股感動。


她眼底忍不住浮起一層霧氣,感激說道,“那待老師謝謝班上的所有同學了。”


“安老師不必客氣,其實安老師可以等腳好了在來上課的,唐斯修的德語很好,德語自習的時候,他有幫我們輔導,所以安老師不用擔心我們的課程會落下。”李言有意無意提了下唐斯修。


安小兔微怔一下,不過想到唐斯修對自己懷有那種心思,她沒有接李言的話。


又聊了幾句,李言便離開了辦公室。


樓梯轉角


“唐少,那藥已經拿給安老師了,按照你說的,我跟安老師說是班費給她買的。”李言對眼前這個臉龐溫潤的少年態度恭敬說道。


因為安老師的緋聞事件,唐斯修是唐家少爺的身份也隨之曝光。


至於之前唐斯修追求安老師的緋聞,也被唐家公關了,說隻是侄子跟嫂嫂之間的互動。


公關文寫得很完美合理,所以,大家恍然大悟,原來先前唐斯修追求安老師不過是障眼法,為的事替他二叔趕跑追求者。


不過經過這一件事,李言不這麽認為了。


不過他不會將心中的猜測說出來。


之前製造緋聞風波的那個女生,已經被勒令退學,還為此吃上了官司,連家裏的企業都不能幸免被波及。


“小兔老師有說什麽嗎?”唐斯修語氣溫和問道。


他知道她在躲自己,即使打電話給她,也很少接;如果由他親手把藥送到她手中,即使她不拒絕,也是放在一旁不會用的。


想到那天他跟她說的話,她卻轉身告訴了那個男人,讓他感到很難受。


是了,她寧願無條件相信那個男人,也不肯相信自己。


總有一天,他會讓她知道真相的。


“安老師隻說待她謝謝班上的同學,用班費給她買藥;我提到你,不過她繞開了沒接話。”


“是麽?”唐斯修略失望呢喃了句,又道,“多謝你走一趟了。走吧,回教室。”


她比之前更加疏遠自己了,但他覺得是那個男人警告她的。


想到這兒,唐斯修心底升起一股受傷和憤恨不甘。


總有一天,他會得到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