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04章 突然感興趣

陸隱又說,“就是我住進我家別墅的時候,卡西特告訴我說,他沒有多少時間了,他那時勸說我跟唐家相認,不過被我拒絕了。”


“那次從北斯城回到德國,過了半年,卡西特的靈魂就從這具身體裏消亡了。”


那段時間,他不停地查兩個靈魂寄宿在一個身體的辦法,並沒有查到兩個靈魂共用一個身體的例子。


倒是查到過一些報道,比如一個人重生到另一個人身上的,但僅有的幾個例子,都是發生在他都還沒出生的時候,那些例子的人,有的已經不在了,死無對證,有的則根本查不到那個人,也就無從追究那些報道的真實性了。


他在最無助的時候,盲目地飛去過不少地方,找過神婆、巫師之類的,但那些人給他的感覺,就相當於心理醫生,隻能給人心靈上的安慰和心靈治療而已,並不能起到真正有效的作用。


最後那段時間,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卡西特從這具身體內消失。


“你沒想過和唐家的人相認?”翊笙問道。


關於二爺和唐斯修的恩怨,那時為了調查唐斯修,他也知道了是怎麽一回事。


陸隱坦然承認,“是,我從沒有想過和唐家的人相認,尤其是那時候一具身體裏有兩個靈魂;而自從卡西特死之後,即使他身體裏的靈魂是我唐斯修,我也從沒想過。我的身份是卡西特·馮·克利斯,克利斯家族的二少爺,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他現在是卡西特·馮·克利斯的身份,雖然內在是唐斯修,但他繼承了卡西特的身體,那他就會用卡西特的身份生活下去。


俗話說解鈴還須係鈴人,翊笙並沒有勸說陸隱跟唐家人相認的念頭。


“其實,那天晚上你跟著三叔趕來醫院,就是想通過我,用赫莉來威脅你,問出唐斯修的事;我提出要知道唐斯修的秘密,也是你三叔拜托我幫忙的,所以,我會將這件事告訴你三叔。”翊笙一本正經、直接把威脅陸隱的鍋甩給唐墨擎夜背(背鍋夜:喵喵喵???)。


陸隱的臉龐抽搐了下,顯然是沒想到這是他三叔的指令。


“隨便。”他語氣無所謂。


在翊笙提出要知道有關唐斯修的事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個秘密是瞞不住的,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當然,他相信這個秘密,隻有極少數人知道,不會傳到外界去的。


翊笙在知道這個秘密之前,也以為唐斯修要麽躲在世界的某個角落,要麽就是陸隱雙重人格,但是沒想到竟然是兩個靈魂共生。


他突然一把抓住陸隱放在桌子上的手,情緒難得有些激動,說道,“陸隱,我有筆大生意想和你合作。”


“沒興趣。”陸隱冷淡地抽回了手。


大概猜得到翊笙想幹嘛。


“我認為你就是為了人類醫學研究做貢獻才重生的。”翊笙又說。


“……”陸隱。


一碰上重大醫學研究項目,翊笙就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畫風有些瘋狂,高冷謫仙人設也是秒崩,“我突然對你的身體很感興趣,非常感興趣。”


以前,他是不相信這世間有靈魂之類的東西存在的。


但現在,他非常想知道為什麽唐斯修能借體重生到卡西特·馮·克利斯的身體裏去,也想知道這具身體,是不是有異於常人之處,比如說人與人之間磁場之類的。


“你矜持一點。”陸隱有些嫌棄地看了他一眼。


“我矜持不了啊。”翊笙像是想到了什麽,瞬間恢複高冷淡漠的模樣,“你之前不是想醫治好赫莉的嗓子嗎?”


陸隱全身緊繃了一下,隨即冷嘲說道,“你說過,治不好的。”


想騙自己把身體交給他解剖研究?


門都沒有。


“我是治不好,但是我可以鑽研、試著攻克這個難題,肯定可以找到治療的辦法的。”翊笙從容清冷說道,“你想想,如果這項醫學研究成功了,全世界能有多少啞巴可以說話,陸隱,你要有犧牲小我、成就大我的意識。”


其實赫莉這種例子是比較罕見的。


一般無法說話的,分為先天和後天原因。先天原因就是出生就是聾啞人,因為聽不到聲音,而學不會說話,但可以發出聲音;後天原因就是在一些事故中損傷了聲帶,以致無法說話,又或者喉癌類疾病,切除聲帶的。


但赫莉是完全無法發出聲音,有可能是還未出生的時候,聲帶就沒有發聲功能,以及大腦原因造成的失語症。


那時候,他跟陸隱不熟,還有更多的醫學難題等著他去鑽研,實驗,他自然不可能花太多時間在赫莉的身上。


現在不同了,如果陸隱願意貢獻這具身體給他做研究,那他是願意花一些時間來研究赫莉的情況的。


“……等你研究成功了再說。”陸隱完全不受翊笙所開的空頭支票所誘惑,淡漠地說道,“我出來有點兒久,該回去了。”


說完,便起身離去了。


他離開之後,翊笙也沒再繼續待在包廂裏,跟著起身離去了,打算去唐家莊園,將唐斯修的事告訴唐家兄弟倆。


……


唐家莊園


下午,唐墨擎夜下班回到唐家,看到翊笙,沉思了一下,很快就大概猜到翊笙來唐家的目的。


“我大侄子的事,陸隱告訴你了?”他湊了過去,小聲問翊笙。


“嗯。”翊笙頷首。


“那……還活著嗎?”唐墨擎夜壓低聲音,問得有點小心翼翼的。


“活著。”翊笙肯定回答。


唐墨擎夜忍不住激動,緊聲追問,“真、真的?那我大侄子現在在哪兒?”


“就是陸隱。”翊笙很淡定地說了個答案。


“……”唐墨擎夜。


然後他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說道,“翊笙,你別開玩笑,我是問認真的,斯修在哪兒?”


“唐斯修就是陸隱。”翊笙的語氣也嚴肅認真了起來。


“……陸隱是德國人,克利斯家族的二少爺,我也跟他做過dna鑒定對比,這些都是有證可尋的,他怎麽可能是我大侄子唐斯修。”唐墨擎夜顯然不相信他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