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00章 蘇醒

吃過午飯。


陸隱把兒子哄睡著了,放在赫莉的旁邊睡。


然後開始處理一些重要的工作文件。


時間飛逝,不知不覺兩三個小時過去了。


下午


小陸湛一醒來就嗷嗷大哭,陸隱趕忙停下手中的工作,起身去抱他。


剛彎下腰,就注意到赫莉皺了皺眉,緊接著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呼吸一窒,有些不可置信和壓抑的激動。


赫莉目不轉睛地看著近在咫尺的他,淚意湧上眼眶,眼眸也泛紅了起來。


見狀,陸隱也顧不得兒子了,立刻緊張地說,“怎麽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你等等,我這就去叫翊笙來。”


赫莉急忙費力地拉住他的手,輕搖了搖頭。


在手術台上,她還以為見不到他最後一麵了,而且連寶寶都還沒見到。


“別怕,沒事了。”陸隱低頭問了一下她的額頭,像是在安撫她,也像是在安撫自己,“沒事了……”


赫莉聽著寶寶的哭聲,鬆開了拉住他的手,示意他將寶寶抱起來。


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現在還太虛弱了,連起身都有些費勁,更別說抱寶寶了。


陸隱幫她把病床稍微調高,對她說道,“寶寶應該是餓了,我去泡奶粉。”


病床是加大的,他放心地把寶寶留在床上,也是為了讓她看看寶寶,然後轉身去衝泡奶粉,並打電話給翊笙,告訴翊笙說赫莉已經醒了。


衝泡好了奶粉,翊笙也來到了。


陸隱將哭哭啼啼的兒子抱起來喂奶粉,並打電話讓人送些流質食物到病房來,而翊笙這幫赫莉坐檢查。


等到喂飽了小家夥,翊笙也幫赫莉做完檢查了。


“赫莉的身體恢複得比其他產婦慢,也還虛弱,大概還要再住十天半月左右的院觀察著,到時候再看看回家靜養。”翊笙邊收拾醫用器材,邊說道,“明天開始,我就早晚來一次醫院,如果平時有事的話,可以找醫院的醫生。”


“那件事……”陸隱主動提起。


翊笙打斷他的話,“赫莉剛醒來,不急這一兩天,你改天再告訴我也可以。”


送翊笙離開病房後,陸隱坐在病床邊,安靜地看著赫莉。


感覺到他炙熱的目光,赫莉一時有些羞赧無措,眼睛不敢往他身上看,可偏偏寶寶又在他手上。


過了小半晌:


陸隱嗓音微顫,眼睛微紅道,“赫莉,謝謝你沒有丟下我和寶寶。”


這一次的事,讓他深刻地明白:真的,有些人、或者物,平時相處中沒有多強烈的感覺和觸動,可當真要麵臨可能永遠失去的時候,才會發現那個人對自己而言,有多重要。


那天淩晨半夜,看到翊笙趕到醫院的那一刻,他幾乎要跪下來求翊笙一定要救她了。


在搶救結束後,翊笙說已經盡力了,剩下的看她的造化;那時他就在想,他現在做善事、給她積德還來不來得及?他在想,即使散盡他的所有財產,隻要能換回她的命,他也甘願。


沒想到那天中午,她的情況突然惡化,有那麽一瞬間,他感覺他的整個世界都要崩塌了。


他求翊笙、他在心底不停地求神。


想著上天都給他新生了,不會那麽殘忍把她從他身邊帶走的。


他等了那麽久,她終於醒了,回到他和寶寶身邊了。


赫莉緩緩揚起一抹很淡的微笑,抬起手,覆上他的臉龐,輕拭去他掛在眼眶邊的淚水。


然後比著手語:‘我舍不得你和寶寶。’


‘陸隱,我愛你!當年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你了,可是你是克利斯家族高貴的二少爺,而我卻什麽都不是;你長得那麽完美好看,可我卻是有殘缺的……’


陸隱一把抓住她的手,阻止她繼續說那些她不好之類的話。


他解釋道,“赫莉,我從來沒有將你當成是殘疾人,在我眼裏,你一直就跟正常人一樣。”


赫莉把被他抓著的手抽出來,繼續用手語說:‘我喜歡你好多年了,但從未奢望過能和你在一起;以前,你身邊沒有親密的女伴,也沒交過女朋友,那時候我有些卑劣地想過,你將來不結婚也好,那我就可以一直以員工的身份待在你身邊了。’


‘後來,從北斯城回德國之後,你就突然對我疏遠了,還說以後會跟我保持距離之類的,那時候我突然覺得我一無所有了;又過了些日子,你帶我參加宴會,我喝了些酒,就……’


陸隱見她停下手語,便帶著一絲笑意問,“喝了些酒,就什麽?”


赫莉假裝沒聽到他的話,換了個話題:‘我餓了。’


“你餓了,所以就強行把我吃了?”他戲謔道。


“……”赫莉。


見她原本蒼白的臉頰泛起一抹薄紅,看著順眼多了,陸隱不再逗她了。


“我打電話問一下保鏢,回來沒有。”


剛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就響起了敲門聲。


“應該是買吃的回來了。”陸隱說完,把寶寶放在床上,起身去開門。


看到保鏢站在門口,手裏提著一個飄溢著香味的袋子。


他接過,關上門,提著走回到病床邊。


“你睡了好久,翊笙說剛醒來,先吃些清淡的流質食物,等胃適應了,再吃別的。”陸隱邊把粥盛到碗裏,邊解釋道。


見她想接過自己手中的碗,自己吃東西,他頓時無比嚴肅說道,“翊笙說你還很虛弱,給我好好坐躺著,不準亂動,我喂你。”


赫莉聽完,頓時想鵪鶉一樣,不敢有任何動作了。


“咳……”意識到了什麽,陸隱有些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我剛才是不是有點兒凶?”


他不說,赫莉還沒覺得,沉默了幾秒,然後小心翼翼地點了一下頭。


見她竟然承認了,陸隱有些麵子掛不住,說道,“你要是聽我的話,我能凶得起來嗎?”


赫莉小臉有些委屈,用手語說:‘二爺跟三少,都不敢凶他們老婆,就你敢。’


“……”陸隱一噎,然後訕訕地辯解,“我沒凶你。”


見她不說話,他又退了一步,“行行行,以後我不凶你了,之前的事,你也不能翻舊賬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