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97章 求你,救她

在那護士長抱著寶寶離開,轉移去保溫箱後,陸隱又重新將目光放回到急救室的門口。


唐墨擎夜抱著兒子,有些驚訝地說,“二哥,赫莉的寶寶居然是個帶把的。”


“……嗯。”唐聿城沉沉應了聲。


“是個帶把的。”唐墨擎夜又嘟囔的句,轉頭對安小兔說,“小兔嫂子,有沒有覺得這個場景似曾相識?”


要不是現在的情形不合適,他肯定要狠狠恥笑陸隱一番,叫了好幾個月的‘心兒’,結果出來的卻是個兒子,簡直跟他二哥一樣蠢萌。


不過因為有翊笙在,他不是特別擔心赫莉會有事。


在他心目中,翊笙就是會仙術的神醫,隻要還有一口氣在,翊笙都能救活的。


“……”安小兔沉思了幾秒,然後看向自家男人,“是有點兒。”


雅白的雙胞胎是兒子,就是出自小暖暖的神預言。


後來小暖暖說有兩個弟弟了,還要個妹妹,於是……她平時經常跟赫莉聊天,總聽赫莉說陸隱管她肚子裏的寶寶叫‘心兒’。


沒想到現在生出來的,竟然是個兒子。


這就跟七年之前,某個男人一個勁兒喊她肚子裏的寶寶‘小兔子’,結果出來的是小兔崽子,簡直一模一樣啊。


“聿城,赫莉會沒事的,對吧。”安小兔微抬起頭,問身旁的男人。


她的好朋友不多,雅白是一個,赫莉是一個。


又因為赫莉跟她長得挺像的,平時增添了許多樂趣,逛街時,總會被人以為是雙胞胎,她覺得還挺好玩的。


赫莉的時尚眼光很犀利,簡直就是安年和小暖暖的私人造型師,總能給兩個小家夥搭配出獨一無二的穿著服飾,很得兩個小家夥的喜愛;還和她那跟著潮流走的婆婆,很聊得來,簡直就是他們唐家的團寵。


她真的很不希望赫莉有一丁點兒的事。


“嗯,兔子要相信你哥。”唐聿城輕柔地摸了摸她的肚子,神情卻有些嚴肅和凝重,若有所思。


安小兔看向陸隱,想說些寬慰安撫的話,但沉思了下,又把話咽回去了。


幾人,一言不發地站在、坐在急救室門口前,等待著搶救結束。


不知過了過久。


安小兔迷迷糊糊間聽到好像有什麽動靜,跟著肩膀被推了推,唐聿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兔子醒醒,翊笙跟赫莉出來了。”


她愣了幾秒,然後倏地就清醒了,一下子從椅子站起來。


唐聿城被她有些莽撞的行為嚇得有些冒冷汗,趕緊扶著她,“兔子慢點兒。”


“翊笙,赫莉的情況怎樣?”安小兔走到翊笙麵前,緊張地問。


翊笙跟陸隱說完了話,才回答她的問題,“還不知道,先轉入icu觀察著。”


“……”安小兔愣住。


還不知道?


她還是第一次聽到翊笙說這種不確定的話。


那說明赫莉的情況……


“哥……赫莉不會有事的,對吧?”安小兔的心堵得厲害,酸楚湧上喉嚨,有種想掉淚的衝動。


翊笙將剛才對陸隱說的話,重述了一遍,“安安,哥已經盡力了,剩下的,就看赫莉自己的造化了。”


怕她太難過,才沒說赫莉會大出血不止,應該是凝血功能出了問題,要是他來遲幾分鍾,就沒有他什麽事了。


雖說他醫術是比別人精湛一些,但他畢竟不是神。


生老病死,不是他能左右的。


“醫院的血庫的o型血已經快沒有了,你吩咐人從別的醫院調一些過來,以備不時之需,多調一些,起碼上萬毫升以上。”翊笙又對唐聿城說道。


剛才的手術,在他到之前,就用了一萬多毫升的血,他接手之後,又用了好幾千毫升。


像赫莉這種情況,隻是暫時止住血、搶救回來了,很可能會發生第二次血崩。


“嗯。”唐聿城語氣有些沉重應了聲。


安小兔在一旁聽得渾身發涼,心一直往下沉,翊笙這話是在說,赫莉很可能還會出什麽狀況……


拿出手機,停頓了一下,唐聿城又對翊笙說,“翊笙,赫莉的情況,就辛苦你時刻關注著了,我去打電話讓人從別的醫院盡量調些o型血過來,並先帶小兔去休息了。”


說完,帶著安小兔從急救室的門口前離開了。


icu重症監護室前。


陸隱就站在那兒,手裏拿著一個單反相機。


醫院有專門給剛誕生的嬰兒拍照的護士,記錄嬰兒出生的那一刻,給父母留作紀念的。


赫莉平時都是來這個醫院做產檢的,也很安小兔一起來做過產檢,因為兩人長得像,加上安小兔的身份,醫院不少醫護人員都對赫莉印象挺深刻的。


那位護士把相機交給他時,說赫莉當時似乎想說些什麽,但又說不出話,於是用手語的方式。


當時醫生看赫莉情況很危險,這些話很可能就是遺言了,便讓專門拍攝的護士用相機錄像下來,手術結束後,交給陸隱。


陸隱拿到相機之後,卻一直不敢看裏麵的錄像。


害怕看到她在跟他交代,她不在以後的事……


想到翊笙的話,想到昨天還好好的,陸隱突然有種一夜之間物是人非的感覺;深吸一口氣,卻怎麽也無法將心中的難受窒息感壓下去。


她喜歡他。


可他都還沒有告訴她,在不到半年的相處中,他喜歡上她了。


以前是不確定,才沒有說。


後來確定了,想等她生了寶寶後,再給她一個驚喜。


卻沒想到,陡生變故。


這些日子他都已經計劃好了,要跟她好好過一輩子的,別人有的,她卻沒有的,他都計劃補回來的。


“翊笙……”陸隱聲音很沙啞地喊了一句,坐在旁邊椅子上閉目養神的翊笙。


“嗯。”走廊的燈光有些刺眼,翊笙戴著眼罩,微仰著的腦袋靠在牆壁上。


“求你,救她,你要什麽我都給你。”陸隱的眼眶有些紅。


說完了這句話,才更深意識到,赫莉比他想象中還要重要。


沒有了t·家,他可以再創立一個。


可如果她沒了,就真的沒了。


過了幾秒,翊笙一把摘下眼罩,微眯的眼眸,目光銳利望向陸隱,“你確定,我想要什麽,你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