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91章 淩霜要結婚了

安小兔困惑了一下,“嗯,怎麽了?還有什麽事嗎?”


“沒事,是想跟你說會兒話。”唐聿城回道。


心忖:都說兩個人在一起,女方會越來越愛男方,而男方對女方的感情會越來越淡;怎麽到了他們家,畫風就反過來了。


“好啊,隻要不打擾到你工作,聊多久都行。”安小兔想也沒想就笑著答應了。


他問道,“兔子,今天寶寶乖嗎?”


“你怎麽不問我乖不乖?唐聿城你偏心。”安小兔哼了一聲,佯裝不滿。


“你乖,我知道,就不問了。”唐聿城聽著她爭寵的語氣,笑了笑。


“寶寶今天也很聽話,沒有鬧騰我,比起懷安年的時候,舒服多了。”她回道。


當初懷安年的時候,主要是妊娠反應折騰人,那些吐得天昏地暗的日子,她記憶猶新。


如今她懷的寶寶都三個多月了,沒有一點兒孕婦的現象,每天吃好睡好,舒服得有時都忘了她懷著寶寶。


“唔,我覺得這一胎肯定是女兒。”唐聿城就是莫名地堅信。


他覺得男孩子比較能鬧騰,女孩子比較乖巧。


安小兔故意端著老師的架子,“唐聿城同誌,請把生兒子生女兒都是寶的價值觀讀一遍。”


跟著,唐聿城果然依言念了一遍,末了又補上一句,“不管念幾遍,我都覺得這一胎是女兒。”


安小兔頓時被他偏執的態度逗樂了,笑個不停,兩人又閑聊了好一會兒才掛電話。


臨近中午。


陸隱帶著赫莉出現在唐家莊園。


安小兔看到赫莉瘦了些,便用力瞪了陸隱一眼。


“???”陸·委屈·隱。


心說:他沒有欺負赫莉。


“赫莉,你以後就安心在唐家養胎,直到生下寶寶,我們唐家傭人多,照顧人很周到的。”安小兔拉著赫莉走進屋裏。


赫莉淡笑了笑,沒有說話。


陸隱的臉色有些微妙,卻緊抿著唇沒有說話。


暗忖:他隻是讓小兔老師幫問一下赫莉不開心的原因,問清楚了就走,並沒有讓赫莉在唐家長住的念頭。


稍後在唐家吃過中午飯,陸隱便離開了。


安小兔也沒有急著問赫莉怎麽回事,就像平常一樣,隨意地閑聊。


倒是陸隱比較心急,下午就打電話來問有沒有問出赫莉情緒不對勁的原因,安小兔風輕雲淡的回答:沒有。


然後她又問,“陸隱,你對赫莉是什麽感覺?”


“……”陸隱不太確定她這話是什麽,便問,“什麽意思?”


“沒什麽。”安小兔沉默了幾秒,“我是說,你跟赫莉是為了孩子才結婚的,你把她當成代孕媽咪就行了,不必將太多的精力和心思放在赫莉身上,我也相信赫莉會照顧好你們的寶寶的。”


“這些就不勞二少夫人操心了。”陸隱的聲音有點兒沉,透著兩三分不悅。


安小兔也不生氣,嚴肅地問,“陸隱,我問你,你想過跟赫莉過一輩子嗎?”


“……不知道。”陸隱遲疑了一下,才回答。


之前是為了孩子,才跟赫莉結婚的,那時他就跟赫莉說好了,如果將來哪一方遇到了喜歡的人,另一方會成全對方,離婚。


結婚之後,他就沒有想過離婚的事。


安小兔也是知道陸隱和赫莉之間簽的婚姻協議內容的。


明白陸隱這個‘不知道’是什麽意思。


“意思是說,如果赫莉遇到喜歡的人,你會成全她,對吧?”唔?等等,話題好像偏離太多了。


“……”陸隱呼吸一窒,握著手機的大掌收緊。


小兔老師這話是什麽意思?


她是說赫莉這陣子不開心的原因,是因為……


陸隱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想起了那份協議,如果她將來遇到喜歡的人,孩子必須歸他。


所以,她這陣子,是在孩子和喜歡的人之間糾結、掙紮?難以抉擇?


見他不說話,安小兔又說,“我還沒問到赫莉情緒低落的原因,等問到了,就立刻告訴你。”


“真的還沒問到嗎?”陸隱想到她剛才問的假設,便有些質疑她是不是知道了,卻不肯告訴他。


麵對他的質疑,安小兔隻當他是擔心赫莉,就不跟他生氣了。


“還沒有問。”


陸隱突然不想知道赫莉情緒低落的原因了,“那不用問了,赫莉在唐家住幾天,我就接她回來。”


“哦,那行吧。”


安小兔有些納悶,剛才還急著想知道原因的,怎麽現在又不想知道了?


雖然陸隱說不想知道原因,但她還是要弄清楚的。


掛電話前,她又補了一句,“我以前有什麽不滿的,都會跟我家聿城說的,他有問題也會直接問我,你們兩個真別扭。”


不給陸隱說話的機會,就動作利落地掐斷通話了。


“???”陸隱。


撒完狗糧就跑?喪心病狂!


……


晚上,


唐聿城抱著自家的香軟小妻子,問,“問到赫莉原因了?”


“沒有,陸隱突然又說不用問了。”安小兔搖頭否認。


聞言,唐聿城就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他淡定從容地丟下一個重磅炸彈,“對了,淩霜要結婚了。”


安小兔驚得一下子推開了他,“你說什麽?”


“淩霜要結婚了,今天回來的時候,送了喜帖給我。”他回答道。


“有人敢娶她……不是,我是說,誰這麽厲害,竟然駕馭得了淩霜。”安小兔實在是太震驚了。


在她的印象中,淩霜冷冰冰的,沉默又寡言,辦事、說話都是一針見血。


她實在想象不出來,淩霜的另一半會是怎樣的一個人。


“也是警察,幾年前我們就見過了,還跟淩霜交過手。”唐聿城說起幾年前,司空琉依在他們房間放了竊聽器,後來還鬧出了人命,警方的一名刑警隊長負責調查的事,當時有跟淩霜交過手,但打不過淩霜。


安小兔回憶了好一會兒,才想起有那麽一個人,不過長什麽樣,就不記得了。


她嬌哼了一聲,隨即笑道,“還交過手?原來是相殺到相愛啊,幾年前那個人打不過淩霜,那現在打得過了嗎?”


“打不過。”唐聿城回道。


淩霜在組織的時候,可是經過魔鬼訓練的優秀暗衛,不是刑警學員在警校的訓練能比的。


“他們什麽時候開始的?沒想到淩霜藏得那麽深,我之前見過她幾次,都沒察覺出什麽端倪,現在要結婚了,才告訴我們。”安小兔有些感慨,聽到這個好消息,發自內心的祝福淩霜。


“沒問什麽時候開始的,她比較低調。”唐聿城說道。


“說了這麽多,喜帖呢?快拿來給我看看。”


“嗯。”


唐聿城放開了她,走去從公文包裏拿出兩個設計漂亮的喜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