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82章 安安懷孕了

赫莉又在洗手間裏待了好一會兒,直到完全調整好自己的情緒,讓人察覺不出一絲端倪了,才打算回到宴會上。


剛從洗手間走出來,就看到陸隱迎麵走來。


“怎麽這麽久?”陸隱微蹙著眉頭問。


赫莉輕搖了搖頭,向他解釋:‘還補了一下妝。’


出來之前,確實補了下唇妝。


陸隱盯著她的臉看了幾秒,除了補了口紅,沒看出哪裏不一樣了,神情也是正常的。


“回宴廳了。”他的手臂搭在她的腰上,表情淡淡的。


為了不讓他察覺到她的不對勁,赫莉努力將洗手間發生的事拋到腦後,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回到宴廳,赫莉注意那個向她挑釁的女人也在宴廳裏,神色自若地跟別的賓客歡笑交談,仿佛洗漱間的事,從不曾發生過一樣;即使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女人也像是不認識她般,風輕雲淡地將視線移開了。


“怎麽了?”陸隱順著她的視線望去,正好看到那個女人,不過沒看出有什麽不對勁的。


赫莉還是搖頭,隨便找了個理由,用手語說:‘沒事,就是覺得那位女士的禮服挺漂亮的。’


聽她這麽說,陸隱又抬眸看了一眼那個女人,然後很嫌棄地說,“醜死了。你別穿那樣的,不僅會拉低你的審美標準,還會降低你的設計格調。”


那女人的禮服上半身是半裸設計,若隱若現的。


不正經!


陸·雙標&直男癌·隱在心底罵了句,他老婆肯定不能穿這樣暴露的禮服的,要穿也隻能在家裏穿,不能穿出去;不過他覺得赫莉穿的話,應該很性感。


“……”赫莉。


見她沒反應,陸隱又說,“你要是真覺得那禮服好看,我給你買,但隻能在家穿,不能穿出去。”


‘為什麽不能穿出去?’赫莉用手語問他。


“影響市容。”陸隱說道。


赫莉攏了攏肩上的薄披肩,看了下自己身上的禮服,再看那個女人的禮服,似乎有些懂陸隱為什麽那麽抗拒這類禮服了——暴露。


這個男人,真別扭。


後半場宴會都進行得很順利,最後也是完美落幕。


準備回去時,赫莉跟陸隱說很喜歡雅白的兩個兒子,想在唐家小住幾天。


唐家的人自然是歡迎的,尤其是小暖暖,一直拉著她的手不讓走。


陸隱沉默了一會兒,便同意了,一個人回去。


送完賓客之後。


安小兔挽著赫莉,問道,“怎麽突然想在唐家小住,跟陸隱鬧別扭了?”


她看得出來陸隱和赫莉之間的變化,兩人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赫莉微愣了下,隨即搖頭否認。


“真不是?你情緒看起來不不怎樣。”安小兔有點兒不相信她真的沒事。


在宴會上,赫莉的情緒都挺正常的,宴會結束,陸隱離開了之後,赫莉的情緒就低落下來了。


赫莉拿出手機打字:‘是我自己的問題。’


“什麽問題?”安小兔追問道。


赫莉淡笑地回:‘沒什麽,這事說了沒人能幫得了我,我自己處理就行了,多謝你的關心。’


“能解決就好。”安小兔摸了摸她隆起的肚子,沒再繼續問了,“那就安心在唐家住著,先晾陸隱幾天再說;我跟你說,這男人啊,不能總是滿足他,不要老是順著他,無條件對他好,這樣他會越來越有恃無恐的,就得欲擒故縱、若即若離吊著他,這樣他才離不開你,你懂我意思吧。”


“有點兒懂了。”身後,男人低沉的嗓音響起。


“懂就……”好,安小兔背脊一僵,聲音突然消失。


赫莉看著安小兔受驚的反應,忍不住笑了。


默默地退場。


“我家兔子的馴夫手段挺厲害的啊。”唐聿城摟著她的腰,唇邊帶著淡淡的笑意。


“……”安小兔。


這場景好熟悉。


想起情趣內——衣褲的事了。


有句……想講。


她紙上談兵的啊,根本沒有實戰經驗。


事實證明,做人不能亂嘴炮。


不然嘴上一時爽,實戰火葬場!


以後再也不亂吹牛了(t ^ t)。


“不是……我沒有……”她猛地搖頭。


“我們上一次夫妻生活是什麽時候?”他湊在她耳邊問。


“???”安小兔,他怎麽突然問這個?問這個幹嘛?不過她還是如實回答了,“好像是……兩天前,怎麽了?”


回了房間,把門反鎖上。


他才說,“以前我們每天晚上都過夫妻生活的,現在……這就是你所說的‘不能總是滿足他?’,讓我總是吃不飽,才能一直粘著你?”


“我沒有……”安小兔否認,解釋說,“這幾天不是在忙著雅白兩個小寶寶滿月宴的事嗎?才沒精力那什麽的。”


“那接下來呢?”他又問。


安小兔耷拉著腦袋放棄掙紮,“那你說怎麽辦就怎麽辦吧。”


“真乖。”


唐聿城滿意地笑了笑,一把將她橫抱起,走進浴室。


……


又過了幾天。


周末,安小兔跟唐聿城帶著小安年回去看父母。


本來蕭雅白也想回來的,不過唐墨擎夜以她剛出月子,不宜奔波為由阻止了,說等過些日子她身體再好些,再陪她回去。


午餐,蒸有他們帶回去的頂級大閘蟹。


唐聿城剛把裝著剝好殼的蟹黃蟹肉的碗放到安小兔麵前,下一麵就被翊笙端走了,“安安不能吃這個。”


“……”安小兔&唐聿城看著他。


“我剛才沒說嗎?安安懷孕了。”翊笙輕飄飄地說了一句。


話落,餐桌前的所有人都驚呆、愣住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唐聿城,“真、真的?”


“剛剛安安差點兒被螃蟹夾了,我抓著她手腕移開時,碰到脈象有些異常,應該是懷孕了。”翊笙又回答道。


當時急著處理那繩子鬆開的螃蟹,就忘了,這才想起。


“什麽叫應該?這麽重要的事,你怎麽不第一時間確認是不是?先別吃了,給你妹妹好好把一次脈,看是不是真懷孕了。”安父火急火燎地把翊笙麵前的碗端到一旁。


翊笙從容地拿起餐巾擦了擦手,對安小兔說,“安安,把手伸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