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64章 你是打算睡地板?

拒絕完,她遲疑了一下,用手語問他:‘你是不是住不習慣?’


陸隱否認,“沒有。”


赫莉覺得他在撒謊,小臉掩不住透著一絲不舍,緩慢地比著手語:‘那你看看換個大點兒的房子吧。’


這個男人是克利斯家族二少爺,從小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過的是錦衣玉食的生活。


跟自己窩在這個小房子裏,確實委屈他了。


“算了,懶得折騰。”陸隱淡淡地拒絕道。


赫莉抿了抿唇,沒說話了。


陸隱以前也都是有事才跟赫莉說話的,這會兒,她不說話,他暫時想說的也說了,沒有話題,就保持著沉默。


兩人一言不發地坐了一會兒,赫莉實在坐不住了,就借故去了書房。


赫莉現在的工作是室內設計,在她還是服裝、首飾設計師時,就很有天分,而室內設計是她業餘學的。


跟在陸隱身邊,接觸到的高端場所比較多,設計目光也比別人要廣闊許多,雖然剛入行,畫的設計圖很受老板看好,目前隻有給兩三個客戶做過設計,但客戶的評價也很滿意。


赫莉待在書房裏,靜不下心來畫設計圖,用電腦打開微博。


懷孕之後,她就關注了一些專門發寶寶視頻、照片或者暖心帖子的微博,看著別人投稿說自家寶寶如何如何暖心、可愛或者調皮,她就對肚子裏的孩子充滿了期待。


有時看到特別可愛的小寶寶視頻、照片,她也會試著腦補她家寶寶以後會是怎樣的。


因為自身缺陷的原因,也會擔憂亂想,祈禱她的寶寶像別的小寶寶一樣,健健康康的。


赫莉不知刷了多久微博,直到電腦提醒她該休息了,她才不得不退出微博,看了下時間,然後把電腦關了。


這是她怕自己有時畫設計圖,或者上網忘了時間,久坐電腦前對寶寶不好;於是下載了一個小軟件,設置從開啟電腦開始,每隔一個小時,就會提醒使用電腦的人該休息了。


她的作息很規律健康。


現在已經九點多了。


回房間洗完澡,就差不多可以睡覺了。


等赫莉回到房間,正好看到陸隱從浴室裏走出來,他隻在腰間圍了一條浴巾,頭發上的水珠滴落在身上,順著優美的肌理線條滑下來,再到人魚線……最終消失在浴巾中。


陸隱感覺到她的視線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不曾離開,不像是被嚇到忘了反應,到很像是看入迷了。


他也沒有出聲提醒,就定定地站在那裏。


過了一小會兒。


赫莉突然就回過神了,慌亂地將目光移開,白嫩的臉頰迅速染上一層晚霞。


然後故作鎮定地轉身走到衣櫃前,假裝什麽沒發生,假裝什麽也不曾看到過。


拿了衣服,就匆匆走進浴室了。


赫莉在浴室裏待了很久,不知在幹嘛。


已經把自己收拾得很清爽的陸隱去敲了敲浴室的門,把浴室內的赫莉嚇了一跳。


“泡澡不能泡太久。”他站在門外提醒了句。


很快,赫莉就穿著浴袍出來了,浴袍底下還穿著睡衣。


她並沒有泡澡泡到忘了時間,隻是想到今晚要跟這個男人同一張床,說不緊張是假的。


在浴室裏調整了很久的心態和情緒。


現在看到陸隱已經換上了睡衣,正靠坐在床頭,赫莉覺得自己之前努力調整好的心態,一下子就亂了。


陸隱也不催她,拿著一本育兒書看了起來。


育兒書是赫莉之前買的。


赫莉磨蹭地吹頭發,然後再做護膚工作,用的護膚產品都是孕婦也能用的,又把洗幹淨的衣服疊進衣櫃裏。


看到陸隱的衣服也在衣櫃裏,她恍惚了一下。


他放到衣櫃裏的衣服有點兒淩亂,她重新疊整齊。


磨蹭了有一個多小時,實在事沒事可做了,她才不得不朝床的方向慢吞吞走去。


到了床邊,迅速躺下,背對著陸隱拉上被子,然後就一動不動地側躺著了。


陸隱看得莫名有些想笑。


放下手中的書,躺下。


感覺到男人的靠近,赫莉屏住呼吸,往外挪了挪身子,試圖拉開彼此的距離。


“你是打算睡地板?”陸隱的嗓音在背後響起。


她身子一僵,不敢動了。


“挪回來,嗯?”他命令道。


“……”


過了半晌,赫莉不得不挪回原來的位置。


她忘了陸隱就在她身後,這一挪,後背立刻就貼上陸隱的胸膛了,滾燙的體溫,嚇得她差點兒逃開。


之所以沒逃開,是因為陸隱在她行動之前,就將她的所有動作都扼殺在搖籃之中了。


他的手臂環住她的腰,讓她的後背緊挨著他的胸膛。


“想過孩子叫什麽名字嗎?”陸隱還不困,找了個問題。


赫莉下意識搖了下頭,等反應過來他問的是什麽,又點了幾下頭。


“叫什麽?”陸隱問道。


赫莉不得不轉過身,垂著眼眸不敢看他,拉開彼此的距離,才給他比手語:‘想了男孩兒和女孩兒名,跟你姓,男孩兒叫陸湛,精湛的湛;女孩兒的話就叫陸心兒,心尖寶貝兒的心。’


等將的名字告訴他後,她遲疑了一下,又用手語解釋:‘我之前沒想過要讓你知道孩子的存在的,現在你知道了,你又是孩子的父親,孩子的名字,你來取吧。’


“陸湛、陸心兒……”陸隱呢喃地念著兩個名字,然後說,“都挺好聽的,那就用這兩個名字吧,女兒就叫陸心兒。”


從名字來看,她應該是比較喜歡女兒。


他沒想過她之前就決定讓孩子跟自己姓。


赫莉能感覺到這個男人一直在遷就著自己,之前他問自己,要不要換個大點的房子,結果他又說不換了。


現在孩子的名字,也由她來做主。


她的鼻尖有點兒酸,眼眶湧上一絲淚意。


“你想去檢查孩子性別嗎?”陸隱又問。


她肚子裏的孩子快五個月了。


赫莉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


她並不好奇孩子的性別,因為是他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她都視若珍寶。


見狀,陸隱也沒再說什麽。


“那睡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