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45章 唐安夫婦婚禮(2)

唐聿城從婚車上走下來,整理了一下婚服,隨行的造型師看了看,確定形象是完美的後,才邁步朝安家走去。


唐聿城直接帶著一行伴郎團,朝安家走去。


這個小區住戶,中老年人占大部分,安母入住半年了,也跟小區不少老人混熟了,很多人都知道安小兔今天舉行婚禮的事。


婚車一出現,新郎來接新娘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


沒一會兒,許多老人出來圍觀婚車隊伍了,並交頭接耳討論著,整個小區都熱鬧了起來。


唐聿城帶著伴郎團剛走出電梯,就看到走廊裏站了不少人,而伴娘團站在最前麵。


伴娘團看到今天婚禮的男主角出現了,紛紛交換了一個眼神,笑得別有深意。


蕭雅白是唐家的三少夫人、kr·c國際的總裁夫人,而唐墨三少則是個妻管嚴、妻奴。


因此,蕭雅白可是給伴娘團發話了,讓她們削尖了腦袋想辦法刁難新郎,有她在,不要慫。


伴娘團不約而同上前一步,正準備狠狠地刁難唐聿城一番。


結果唐聿城突然就蹙起了眉頭,臉色一沉,渾身散發著淩厲而震懾人心的強大氣場,然後……


然後他都沒開口,伴娘團竟然就乖乖讓出了一條通道,笑著說,“二爺,二少夫人正在房間裏。”


“嗯。”唐聿城看了下時間。


還有十來分鍾,9點9分出門,時間足夠了。


“……二哥,今天是你跟小兔婚禮的日子,你的表情太凶了,嚇到伴娘們了。”蕭雅白有些無奈地說。


好不容易才逮著機會想刁難這個男人一番,結果……出師未捷身先死。


“有嗎?”唐聿城笑了,語氣卻冷冷的。


雖說知道伴娘刁難新郎,是一個必經流程。


可唐聿城覺得他跟兔子走到今天,過程已經夠坎坷了,加上他此時非常迫不及待想接到兔子,心裏想的,就是能順利、一氣嗬成就接到心儀的人兒。


誰敢阻攔試試?


“……”蕭雅白也秒慫了,心忖:二哥好凶、好冰冷,好可怕。


最後,她隻能妥協地說,“給紅包,得先給了紅包,才能進去接新娘。”


“陸隱。”唐聿城喊了聲身旁的人。


伴娘團不敢刁難唐聿城,其他人自然也不敢。


而安父安母看到唐聿城順利進了門,心裏還是很高興的。


覺得他能輕鬆把伴娘團應付過去,就能看出他足夠強大了,相信在以後的日子裏,這個男人也能為自己女兒遮風擋雨的。


伴郎智囊團的職責之一,就是幫新郎想辦法,盡快接到新娘。


結果二爺隻是皺了皺眉,就輕鬆過關了。


這估計是史上最輕鬆的伴郎智囊團了。


唐聿城敲了門,開門的是伴娘之一的赫莉,她微微頷首,跟著讓了道,讓他進去。


繞過屏風。


看到穿著嫁衣的安小兔坐在梳妝台前,她穿的嫁衣也是龍鳳褂皇,不過圖案卻和蕭雅白的大不相同,繡線也不止黃白的金銀繡線,還有玫瑰金繡線等一些看起來貴氣又喜慶的顏色。


保留了傳統的龍鳳褂皇元素,又添了一些新穎元素,整件嫁衣看起來華麗又繁複,獨特又奢華。


精致的妝容,青絲全數挽起,搭配簡潔卻大氣的頭飾,整個人的形象,每一處都是恰到好處的精致。


“兔子,我來了。”


見到心尖上的那個人兒,唐聿城臉上的冰霜瞬間融化,如沐春風,嗓音溫柔得能掐出水來。


安小兔轉過身,看到他的那一瞬間,就被驚豔得失了神,連腦袋也無法思考了。


他走到她麵前,想抬手捏一下她的臉頰,但又怕毀了精致的妝容,補妝的話,會耽誤時間,隻好收回了手。


“回神了。”他湊到她耳邊,輕聲說道。


“嗯?哦……”安小兔臉頰浮起一抹紅暈,心跳很快,莫名地就害羞了,不太敢看他。


她知道他長得很好看,之前也天天能看到,都不會感到害羞。


可這一刻,她發現這個男人,今天是真的炒雞好看,又妖孽又禁欲那種,簡直令人欲罷不能。


唐聿城又低聲說,“我就說你是最漂亮的,果然,今天的兔子,漂亮得讓我想把你藏起來,誰也不許看。”


他靠得太近,周圍都是他的氣息,讓安小兔沒辦法冷靜思考,呼吸也亂了。


她低聲回道,“嗯,你也是。”


“我也是什麽?漂亮?”他看了下腕表,還有時間,就忍不住想逗一下她。


她今天的反應,比平時遲鈍很多,但是很可愛。


她就好像回到了最初他們領證之後的那段時光的模樣。


呆呆的,又軟萌軟萌的。


“不,不是。”安小兔搖了搖頭否認,頭上的頭飾輕輕晃動著,讓她看起來更嬌羞又迷人,說,“好看,你今天很好看,我以為你穿製服的模樣是最好看的;你今天比穿製服還要讓人驚豔很多,嗯……有點妖孽,又……又很禁欲,還有……我形容不出那種感覺。”


唐聿城剛想說些什麽,就聽到蕭雅白起哄、打趣的聲音,“我說二哥,你跟小兔在說什麽悄悄話,能不能說大聲點兒,讓我們也聽聽。”


這回,唐聿城倒是很大方地說,“我說我家兔子是最漂亮的,有誰要反駁嗎?”


“哦,然後小兔是不是也回誇你也很好看之類的啊,這叫什麽來著?”蕭雅白想了一下,笑道,“對,商業互吹。”


安小兔被調侃得臉頰通紅,不知該說什麽了。


唐聿城淡定反駁,“我家兔子本來就是最漂亮的,我也長得很好看,需要商業互吹嗎?”


蕭雅白心忖:見過自戀的,沒見過這麽自戀的。


不過,他的確有自戀的資本。


稍後,陸隱提醒吉時到了,該抱新娘出門了。


“我要抱你起來了,別慌啊。”唐聿城輕聲提醒一句,省得突然把她抱起來,會驚嚇到她。


“嗯。”安小兔頷首。


跟著,就被他穩穩地抱起來了。


早在唐聿城來之前,安母就把該說的話都跟女兒說了。


再者,安母覺得女兒跟唐聿城結婚好幾年了,雖說中間有幾年是空白的,但是夫妻倆的感情,是有目共睹的,根本無需多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