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43章

“安年今天六歲了,我爭取活到他長大娶媳婦兒,再生個曾曾孫子,人生就圓滿了。”


“嗨呀我覺得我這個老頭子挺貪心的,以前想著要是能看到二少、三少結婚生子,人生就圓滿了;現在二少、三少都結婚生子了,又想著,要是能活到安年娶媳婦兒,就好了;就怕等安年生了孩子,我又會想看安年的孩子結婚生子……哈哈雖然想法很貪心,不過我肯定是看不到曾孫結婚生子了。”


陸隱安靜地聽著唐老爺子絮絮叨叨的,並不覺得煩,反而覺得有些幸福。


唐老爺子又換了個話題,將話題轉移到陸隱身上,“你也快三十了吧?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我看著那個赫莉挺不錯的,長得不錯,言行舉止和氣質也都不錯。”


“沒有,結婚不在我的人生計劃之內。”陸隱搖頭否認,解釋說,“我跟赫莉隻是上下屬關係。”


“你們年輕人啊,動不動就打算不結婚……”唐老爺子也不在意他的回答,“以前三少也說打死不結婚,結果你看現在?打臉了吧,典型的妻奴、妻管嚴。”


“還有二少,我們以前都以為他娶不到媳婦兒呢,結果他一聲不吭就跟小兔閃婚了。”


“凡事啊,不要說得太絕對,不到生命盡頭那天,什麽不可能的事,都有可能。”


陸隱沉默了一下,沒有反駁唐老爺子的話。


他說,“我隻是說結婚不在我的人生計劃之內,可有句話叫‘計劃趕不上變化’。”


“嗯,你說得也對。”唐老爺子頷首。


過了一會兒。


老爺子又問,“你對赫莉真的沒有感覺?”


“是。”陸隱回答地很幹脆。


“老爺子我多嘴說一句,你要真不喜歡赫莉,就不要老是去哪兒都把她帶在身邊,以免讓人姑娘誤以為她對你而言是特別的,耽誤了人家赫莉的大好青春。”唐老爺子語重心長說道。


他人是老了,可沒老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看得出來,赫莉是喜歡陸隱的。


問他怎麽看出來的?


家裏那幾對天天給他老頭子撒狗糧,隻是一個眼神,他就看得出來了。


“……”陸隱沉默了,陷入了沉思。


唐老爺子點到為止,見他反省了,也不再說什麽了。


兩人在外麵散步,一不小心就忘了時間。


直到管家打電話來說,吃早餐了,才折返回屋裏。


唐墨擎夜看到自家爺爺跟陸隱並肩從外麵走進來,有些驚訝調侃,“哦喲!竟然有人起得那麽早,陪爺爺去晨起散步了。”


“三少,輪到你表現孝心的機會了,你明天晨起,六點鍾準時出現在客廳,陪爺爺散步。”唐老爺子直接點名某人。


“……???”唐墨擎夜。


沉思過後,咬了咬牙,“行吧。”


他好久好久沒有晨起陪爺爺散步了,不管爺爺是不是故意的,既然開口了,他必須答應的。


唐老爺子點了點頭,對他的回應還算滿意。


晨起陪唐老爺子散了一個多小時步,也聊了那麽久的天,陸隱心底的陌生感基本消除了,就像在自己家般自在。


小安年跟小暖暖這兩個小家夥去幼兒園了。


吃早餐時,除了回娘家的安小兔,讓價其他成員都在。


“爺爺,你喜歡男孩兒還是女孩兒?你要給未出世的兩個小曾孫起名字嗎?”唐墨擎夜邊吃著早餐,邊笑著問道。


這是他跟雅白商量之後決定的。


他覺得他爺爺取名字挺好聽的,安年的名字,就是爺爺取的。


從昨天得知蕭雅白懷了雙胞胎起,這個男人就經常一個人傻笑。


好幾次被蕭雅白看到了,在想要不要帶他去看腦科醫生。


“男孩兒女孩兒都喜歡,起名的話,我再想想,到時候想幾個名字,你們要是看著不喜歡,到時候就你們自己想名字。”唐老爺子笑著說道。


孫子讓他給曾孫取名字,他還挺開心的。


“我覺得龍鳳胎最好,有兒子又有女兒。”唐墨擎夜又笑著說。


“……”蕭雅白喝著粥不說話。


這個男人的這句話,她從昨天到今天起床,已經聽過很多遍了。


一開始他是覺得最好是兩個女兒的,然後聽了她說小暖暖之前說想要兩個弟弟,結果她真懷了雙胞胎的話。


他又想了很久。


最後想出一個他自認為很完美的解決方案,一男一女龍鳳胎。


她已經懶得打擊這個智商掉線的男人了:生什麽,是他能決定的嗎?


其他人也聽過好幾遍這句話了,聽唐墨擎夜這麽說,沒有一個接話的。


默默地吃早餐,或者轉移話題。


唐聿城吃過早餐,就忙婚禮的事去了。


陸隱跟赫莉的伴郎、伴娘禮服是自帶的,t·家的。


吃完早餐,就待在唐家,聽婚禮策劃負責人跟他們說婚禮當天該幹嘛,需要做什麽之類的。


*******


時間過得很快。


眨眼間,就到婚禮當天了。


陸隱以及唐家的其他人早早就起來了。


跟唐家的人吃過早餐,然後由化妝師、造型師給他做造型。


唐家、以及墨采婧娘家的親戚都來了,樓下唐家大廳異常熱鬧,陸隱坐在化妝間做造型,就能感覺得到今天的喜慶熱鬧氛圍。


化妝師在給他化眼妝的時候,陸隱閉上眼睛,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握成拳頭,壓下心頭的錯綜複雜情緒。


有些事,從一開始就注定了的。


注定無法改變的。


兜兜轉轉了幾年,最終,他還是眼睜睜看著小兔老師跟那個男人舉行婚禮。


隻是,如今他的心境,和幾年前已經大有不同了。


之所以會答應做他們的伴郎,隻是——


想為幾年前的衝動,做一些彌補。


僅此而已。


“陸先生是第一次給人做伴郎吧?別緊張,放輕鬆,今天是二爺跟二少夫人的婚禮,現在最緊張的應該是二爺,婚禮的流程,想必婚禮策劃負責人已經跟陸先生說過了。”化妝師看他雙手握緊成拳頭,呼吸有些紊亂,以為陸隱緊張,便笑著調侃、安撫道。


“嗯。”陸隱淡淡應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