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4章 禮物,情……趣睡衣

“二哥,這件事我已經處理好了。”唐墨擎夜開口說道。


從路醫生的口中,他猜到那個白目實習女醫生肯定是看上二哥了,才會耍那種上不了台麵的小把戲。


“嗯。”唐聿城淡漠應了聲,並沒有問他是如何處理的。


見幾人還杵在那兒不動,宛若巨亮的電燈泡,他又冷冷問了句,“還有事?”


“等二爺輸完液,要做個檢查。”路醫生回道。


“正好在這兒碰上二哥,等會兒一起回唐家。”唐墨擎夜笑得一臉討好又諂媚,像隻狐狸。


“……回、回二爺,我是來看二少夫人上好藥沒有的。”主治醫生微微鞠著腰,恭敬道。


唐聿城“……”


他緊抿著唇,鋒利如箭的冰銳眼神掃過幾人,但最終什麽也沒有說。


“醫生,我的腳傷已經上好藥了。”安小兔回答道。


她明顯感覺氣氛有些詭異,不過說不上來是什麽感覺,也不知道其中的凶潮暗湧,隻是不解地看了看幾人,然後又收回了目光。


半個小時後。


唐聿城輸完液,待路醫生檢查了確定沒事之後,才帶安小兔離開醫院。


當然,還跟著唐墨擎夜一個不識相電燈泡。


醫院停車場,唐墨擎夜指了指自己的勞斯萊斯,討好說道,“二哥,我的車輪胎漏氣了,我給你和二嫂嫂當司機吧,一起順路回唐家。”


他邊說著邊給唐聿城拉開車門,儼然訓練有素的司機。


唐聿城冷冷抿著唇一言不發,抱著安小兔坐進車後座。


唐墨擎夜見狀,唇邊彎起一抹得逞的弧度,趕忙坐進駕駛座,踩下油門揚塵而去。


從後視鏡看了眼臉冰沉的唐聿城,他拉上前後座之間的隔斷簾,暗示說道,“二哥,你和二嫂嫂把我當空氣就行了。”


“不想死就專心開車,閉上嘴。”唐聿城緊繃著英俊的臉龐冰冷冷道,很明顯並不想搭理他。


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電燈泡感到很不悅。


“……”唐墨擎夜打了一個寒顫,頓時噤若寒蟬。


他發現自從二哥有了二嫂嫂之後,脾氣變得暴躁了,說話也更狠辣了,氣場更是冰冷得可怕。


心底忍不住感概:千萬不要去招惹一個欲求不滿的男人,一旦失控,六親不認,親誅手足……


回到唐家莊園。


鍾管家見唐聿城抱著安小兔踏入大廳,立刻緊步上前恭敬說道,“二少夫人,有你的快件。”


“唔?”安小兔沉思了會兒,“我最近沒有在網上買東西,上麵有寫是誰寄的嗎?”


“回二少夫人,寄件人是一位叫小白的。”鍾管家回道。


“噢,是我好朋友寄的,我現在不方便拿,麻煩鍾管家等會兒幫我送到房間。”安小兔有些激動說道。


雅白並沒有跟自己說給她買東西。


心底不禁好奇,唔?雅白買了什麽寄給自己呢?


“是,二少夫人。”管家應完,待兩人上樓後,他回過頭又對唐墨擎夜說道,“三少爺,夫人給你留了點心,在廚房的冰箱裏。”


“管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向來不吃那些女人家吃的甜點,問問哪個傭人想吃,沒人吃就扔了。”唐墨擎夜語氣充滿嫌棄說道。


管家趕忙解釋道,“三少爺。是這樣的,今天二少爺去安家接二少夫人,二少夫人不小心切到手,就站在一旁說教二少爺做的;夫人覺得這是二少爺平第一次下廚,才特地留了些等你和先生回來嚐嚐的。”


“二哥做的?”唐墨擎夜腳步一下踩空,差點兒從樓梯滾下去,一副見鬼的語氣再次問道,“管家你是說我二哥做的點心?”


“回三少爺,是……”


沒等管家說完,唐墨擎夜的身影已如一陣風席卷而過,消失無蹤了。


鍾管家笑了笑,捧著一個盒子走上樓。


唐聿城剛將安小兔放到床上,就聽到敲門聲響起,他走過去打開房門。


“二少爺,二少夫人的快件。”鍾管家雙手將盒子捧到他麵前,語氣恭敬說道。


“嗯。”唐聿城冷淡應了聲。


接過鍾管家手中的盒子,關上門,折回到床邊,“你的東西。”


“謝謝。”安小兔給了他一個燦爛笑容,正打算徒手拆快遞,一把精致漂亮的拆信刀遞了過來。


“用這個拆。”唐聿城微蹙一下眉頭,不太讚同她這種粗暴的拆快件手法。


輕而易舉拆開外包裝,裏麵是一個精美華麗的金色盒子,安小兔立刻標誌認出這是一個很有名氣的服飾品牌。


雅白給她買衣服?


懷著期待拿開蓋子,裏麵放著兩個一樣大的盒子;打開其中一個,將躺在裏麵的衣物拿出來一看——


款式設計前衛,輕薄如蟬翼的睡衣看得安小兔愣了愣,待反應過來,她嚇得連忙將東西塞回盒子裏,忙不迭合上蓋子。


啊啊啊!!!


雅白那個汙女居然送她情情……情|||趣睡衣?


對上唐聿城探究的目光,她小臉驀地紅透了,低下頭害羞問道,“咳咳……你什麽也沒看到吧?”


“嗯?”他看著她緋紅的臉頰。


“沒什麽沒什麽,嗬嗬嗬……”安小兔幹笑著連忙擺了擺手,看他這反應,應該是什麽也沒看到。


唐聿城眸色暗沉了幾分,眼底有什麽東西暗湧著。


“這睡衣……雅白送你的?”


“呃你……”被他看到了?安小兔一時之間羞窘得想把自己給埋了,“你先出去,我需要冷靜一會兒。”


他目光帶著一絲高深看了她一眼,退出了房間。


等他一出去,安小兔火速抓起手機撥了蕭雅白的號碼——


“嗨!小兔寶貝兒,是不是收到姐姐的禮物了?”電話那頭,響起蕭雅白那風情萬種的嬌媚嗓音。


“蕭雅白,你是不是瘋了,幹嘛送我那種東西?”安小兔一想到那件薄如蟬翼的睡衣,還好死不死被唐聿城看到了,就覺得一股熱氣直往臉上衝。


“不識好歹。”蕭雅白嬌嗔罵了句,看了看自己做的精美紅蔻丹美甲,又警告道,“我告訴你啊,這是本小姐的一番心意,可貴了,你敢扔掉我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