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39章 我覺得……我可能是懷孕了

蕭雅白聽著他對司幕焱性取向的評價,下一秒,他卻低頭咬上自己的脖子。


“啊……你幹嘛?”她痛呼一聲,連忙推開他。


這個可惡的男人,又咬她。


“你老公剛才突然被很恐怖的事嚇出了心理陰影,需要老婆親親抱抱安撫,才不會害怕。”唐墨擎夜一副可憐無辜的語氣,抱緊了她,還趁機吃一下豆腐。


直男三少舒服地在心底感慨:還是老婆又香又軟啊。司幕焱肯定是沒碰過女人,不知道女人有多好,加上眼界太小,才會喜歡上司幕天。


又或者司幕焱就是抖m,才會將司幕天寵成小惡霸,以便將來虐他自己的。


嗯……這大概就叫‘抖m監守自盜,養成一個抖s手冊’吧。


蕭雅白氣笑了,隻想一掌把他拍飛。


這個男人真的是,關起門之後,無下限的沒臉沒皮了。


看他對得知司幕天當初陷害他的事沒什麽激動反應,蕭雅白也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


之前就考慮到唐墨擎夜的婚禮是在國外舉行的,而他們爺爺和父母都上年紀了。


再加上他們兄弟倆舉行婚禮的時間間隔太短,不想讓長輩們跑來跑去的,太奔波折騰了。


可北斯城舉行婚禮的地方,唐聿城又看不上。


最終,唐安夫婦決定將的婚禮舉行地點,設在唐家莊園後山的森林花園中。


唐家莊園占地麵積很大,有花園、果園和一片小森林。


在決定將婚禮定在唐家莊園舉行,唐聿城就親自監工,讓人將整個唐家莊園改造了一番,煥然一新。


婚禮的前一周,安小兔就回娘家住了。


雖說是補辦的婚禮,但流程和儀式,按照姑娘正常出嫁的來,讓唐聿城婚禮那天再來接。


唐聿城同樣早就給陸隱和赫莉發了喜帖,還隨口問了一句,問陸隱跟赫莉願不願意擔任他和小兔婚禮的伴郎、伴娘。


唐聿城是個冷情的人,真正交心的朋友並不多,而且屈指可數的幾個朋友也都結婚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伴郎的事,他第一個想到的人選就是陸隱。


在唐聿城問陸隱這個問題過了半個多月之後,他才給唐聿城答複,是願意幫這個忙。


唐家莊園,用餐廳


“二哥,小兔有沒有跟你說,翊笙什麽時候回來?能不能回來參加你們的婚禮?”餐桌上,蕭雅白問坐在斜對麵的唐聿城。


還有三天,就是小兔跟他的婚禮了。


而前天,聽說翊笙接到正在美國的司幕焱的電話,說司幕天出了點兒狀況,讓翊笙跑去美國一趟。


具體出了什麽事,司幕焱沒有說。


至今,她也沒聽說翊笙什麽時候回來。


“翊笙能趕回來的。”唐聿城篤定地回答。


畢竟那是他親妹的婚禮,翊笙說什麽也不會錯過的。


“那就……唔?”


蕭雅白剛將一小塊煎蛋放入口中,一陣反胃感就猛地湧上喉嚨,她立刻丟下用餐刀叉,捂住嘴巴,以最快的速度朝洗手間跑去。


坐在她身旁的唐墨擎夜嚇了一大跳,倏地起身跟了上去。


他站在洗手間外,神色擔憂焦急地敲著門,“雅白,你是不是哪兒不舒服?你開一下門……雅白……”


過了一小會兒。


蕭雅白才臉色蒼白地打開洗手間的門,微擰著眉,有氣無力說道,“你好吵。”


“你怎樣?哪兒難受?我帶你去醫院。”他說著,就一把將她給抱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走。


“我沒事,你放我下來。”蕭雅白拍了拍他的胸膛,不敢亂動亂掙紮。


家裏還那麽多人,他怎麽能抱著她走來走去的。


“別鬧。”唐墨擎夜語氣無比嚴肅地說,“臉色那麽蒼白,還說沒事?”


他還從沒見過她這麽虛弱的一麵。


說沒事?打死他都不信。


“三少,雅白怎麽了?”墨采婧從用餐廳跟了過來,緊張地問。


“不知道,她又不肯說哪兒不舒服,我帶她去醫院看看。”唐墨擎夜緊繃這一張臉,說完就抱著蕭雅白往外走。


蕭雅白想了想,也不吭聲,任由唐墨擎夜去了。


等他把自己放在了車上,她才用猜測的語氣說,“我覺得……我可能是懷孕了,上個月,我的小日子沒來。”


她的小日子一向挺準的,來的日期是月下旬,上個月沒來,而現在已經是月中了。


之前她沒注意到,剛才早餐吃煎蛋,就覺得那雞蛋的腥味特別重,然後就忍不住吐了。


剛才在屋子裏,之所以沒說出自己的猜測,是因為她現在還沒有確切的證據,怕最後檢查發現,她並沒有懷孕,會讓長輩們空歡喜一場。


“……”唐墨擎夜雙手握著方向盤,聽到這話,瞬間石化了。


蕭雅白看著他驚愣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反應,懷疑他是不是嚇傻了。


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回神了。”


“你說真的?”唐墨擎夜一把抓住她的手,又緊張又激動地問。


“我隻是猜測,要去醫院檢查過才知道。”她淡笑著回答。


雖然還沒有驗證過,但她隱隱直覺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醫院?對,去醫院。”他愣了一下,跟著雙手捧著她的臉,吻了一下她的唇,語氣有些顫抖,“謝謝你,雅白。”


當年,他沒有參與小暖暖的成長。


這一次,他會加倍彌補回來的。


“都還沒去醫院檢查,還不知道結果是什麽呢,你先別激動,萬一我猜錯了呢。”她笑著拍了一下他的手背,“你還要不要帶我去醫院了?要的話就開車啊。”


“開車開車。”唐墨擎夜還沒從激動中回過神來,說話間便將雙手縮了回來,放在方向盤上了。


坐在駕駛座上,雙手握著反向盤,目光看向前方,然後……


然後就沒有反應了。


像一尊石像般,一動不動的。


“唐、墨、擎、夜!”蕭雅白咬著字喊了他一聲。


“啊?怎麽了?什麽事老婆?我在我在。”他立刻轉過頭看她,緊張地答應。


“你在幹嘛你在?”她沒好氣地吐槽了句,“我覺得以你現在的狀態,為了安全著想,還是讓唐家司機送我去醫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