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36章 揭曉(2)

司幕焱也不管他聽不聽得進去,聽了會不會信。


“幕天,我說了,我從沒想過要除掉你,我怎麽舍得?你想要司家的一切,我都可以給你。”


“你說底下的人不服你,我可以幫你,直到你能獨當一麵了。”


“你想要什麽?我都可以給你,唯獨蕭雅白不行……”


“閉嘴!”司幕天大聲打斷他的話,直覺司幕焱未說出口的事,很可怕。


他掙紮了一下,卻還是沒能掙脫司幕焱的禁錮。


“司幕焱,不管你說什麽,我都不會再相信了,你說的任何一個字、一個標點符號,我都絕不會相信。”


司幕焱沉默了一下,又淡笑說道,“信不信沒關係,你聽我把話說完就行了。”


“我不想聽!司幕焱你他-媽要麽就現在殺了我,要麽就立刻放開我,滾出去!”司幕天激動吼道。


他忍著手腕脫臼的疼痛,抬手,用力推了一下司幕焱。


結果司幕焱還是紋風不動地站著,他卻因手腕傳來的劇痛,臉色蒼白了幾分,額頭迅速冒了一層薄汗。


司幕天恨恨地暗咬了咬牙。


司幕焱默不作聲,將他的所有反應看在眼裏。


看到他因疼痛而蒼白了的臉龐,眼底閃過一絲心疼。


“好,我放了你。”


話音剛落,司幕天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往前一個踉蹌,跟著後頸一痛。


“你他-媽……”


司幕天罵人的話還沒說完,身子一軟,整個人陷入了昏迷。


……


不知過了多久。


司幕天再醒來的時候,就看到司幕焱坐在床邊,原本的白襯衫換成了t恤,手臂和脖子上的傷口,已經包紮、處理好了。


很快,司幕天就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起身,四肢被綁著,而之前脫臼的手腕,也已經被接上了,還有些疼。


“醒了。”司幕焱起身去到了一杯溫水,把水杯湊到司幕天嘴邊,“喝點兒水。”


司幕天緊抿著唇,憎恨地等著他。


“喝水,我把事情說完了,就放了你。”司幕焱像哄小孩子一樣,語氣溫柔說道。


司幕天沉默了一會兒。


頤指氣使地說了兩個字,“冰的。”


“好,我這就去倒。”司幕焱又立刻轉身,倒了一杯冰的純淨水加冰塊。


司幕天陰冷著臉喝了一大口水,還將一塊冰塊喝到口中,慢慢地咬碎。


然後他‘噗’的一下,讓人猝不及防地,將咬碎的冰渣噴到司幕焱那張清雋如斯的臉龐上。


“滾出去!老子一點兒也不想看到你。”


司幕焱隻是微微蹙了一下眉,並未動怒,然後從容地伸手抽了幾張紙巾,慢條斯理地擦去臉上的冰渣和水漬。


“不管你此刻想不想看到我,我決定今天把所有事都挑明了。”他問被綁在床上的司幕天,“記得我第一次找蕭雅白吃飯的事嗎?”


司幕天冷冷地眯了一下眼睛,不耐煩地說,“你他-媽有屁快放,老子沒空聽你拐彎抹角說廢話。”


“就是那次,我將你指使宋湘茹帶孩子去冒充唐墨擎夜私生子的事,都詳細地告訴蕭雅白了;當然,我也向她坦白了,那件事,我也助紂為虐參與了,出了偽造dna親子鑒定部分,以及幫你掩飾你所做的一切。”司幕焱的語氣很平淡。


那語氣就好像隨意地說‘今天的天氣也挺不錯’一樣。


“……”司幕天呼吸一窒,腦袋瞬間空白了,整顆心如同墜落入不見天日的冰窟深淵般,黑暗、窒息、絕望,鑽心蝕骨的冰寒刺痛。


司幕焱將視線從他臉上移開,壓下心中的不忍。


繼續說,“你沒發現嗎?我第一次找你吃飯,雖然沒吃成,不過事後她對你的態度好了許多。”


“我告訴蕭雅白我的計劃,我的目的。我讓她對你好,假裝愛上你,再狠狠甩掉你,讓你徹底斷了對她的念想。”說到這裏,他又將視線移回到司幕天的臉上。


關注著司幕天的情緒。


然後接著說,“原本這個計劃是很完美的。隻可惜我低估了蕭雅白對你的深厚友誼,你隻是宋湘茹帶著孩子冒充唐墨擎夜的事,她隻是憤怒,並不恨你。”


“後來,我察覺到她動搖了,她不想再配合我,將那個計劃進行到底了。於是,我就策劃了劇組的吊威亞事故,我料到你一定會奮不顧身救蕭雅白的。”


司幕焱說到這裏,溫雅英俊的臉龐有些扭曲,掩不住的嫉妒,壓下那些複雜情緒,他語氣透著幾分心有餘悸。


“不過計劃出了一點點偏差,我沒料到你會傷得那麽重,差一點兒,我就失去你了……”


“司幕焱你這個瘋子!”司幕天大吼著打斷他的話。


他司幕焱將那件事告訴雅雅就算了,結果還忽悠雅雅跟他聯手,來玩弄自己的感情;不僅如此,這個瘋子、魔鬼竟然還為了算計自己,不惜將雅雅也算計了進去,讓雅雅也置身於危險之中。


“我是瘋了。”司幕焱淡淡一笑,抬手撫上司幕天的臉龐,“蕭雅白並不知道威亞事故是我一手策劃的。我這麽做,隻是想讓你看清楚,即使你舍身救了蕭雅白,她也不會因為感激而對你以身相許的。”


他殘忍地說,“早在七八年前,她遇到唐墨擎夜的那一刻,你們就錯過了,這輩子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不管你再努力,都是徒勞的。”


司幕天雙手用力地握緊成拳頭,眸光冰寒徹骨,無比憎恨地瞪著司幕焱。


如果說司幕天以前有多信任、敬愛這個兄長,那此刻就有多恨。


恨不得將司幕焱生吞活剝了,將他千刀萬剮、再五馬分屍、碎屍萬段。


都是他!


如果不是司幕焱,他不會失去雅雅的。


看他不說話,司幕焱又接著說,“幕天,你第一反應就認定了我是為了司家的財產,才千方百計算計你的;我對你的寵愛是真心的,還是虛情假意,你難道分辨不出……”


司幕天怒恨打斷他的話,不想再聽他說,“司幕焱你他-媽給我滾出去!老子跟你待一起都覺得惡心不已,你有本事一輩子綁著我,別鬆開我,否則我絕對會殺了你的。”


認定了司幕焱又想打感情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