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35章 揭曉(1)

冰冷的餐刀抵在脖子上,不算鋒利的刀刃壓著傷口,帶來一絲刺痛,鮮血以很緩慢的速度順著刀刃,滴落在純白無瑕的襯衫上。


不過這樣程度的傷口,並不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你現在是想殺了我麽?”司幕焱抬眸,對上司幕天瘋狂偏激的眼眸,語氣溫和優雅,沒有一絲‘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恐懼感。


“對!”司幕天咬著牙,擠出一個冰冷的答案,“司幕焱你把我當傻瓜一樣耍了那麽多年,就應該想過當傻瓜清醒的那天,你就該是今天這樣的下場。”


司幕焱瞳孔猛地一縮,緩緩垂下了眼眸,淡淡地說道,“我從沒有把你當傻瓜來耍,幕天。”


“嗬,司幕焱你以為你現在說的話,我還會信嗎?”司幕天冷笑一聲,猙紅的眼睛泛著淚水,恨恨地吼道:“我他-媽哪兒得罪你了?上輩子挖你家祖墳了?你他-媽不僅害我跟雅雅錯過了彼此,還帶我去參加她跟別的男人的婚禮。”


“司幕焱你就是個惡魔,冷血、無情、令人惡心的魔鬼!”


他大吼著,就失控地高舉手中的餐刀,用力朝司幕焱的脖子刺去……


司幕焱是可以不受傷害地閃身躲開的,不過他卻沒有躲,隻是抬起手臂,擋去致命一擊。


因此,原本是該插-進他脖子的餐刀,插在了他的手臂上。


他溫潤的臉龐閃過一抹痛楚之色,“幕天,在殺我之前,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為什麽這麽做嗎?”


司幕天愣了一下,下意識拒絕知道司幕焱這樣做的目的。


隻是閃了半秒鍾的神,隨即他緊緊扼住司幕焱的喉嚨,冷笑說道,“我不想知道,司幕焱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會再相信了。”


“不用你說,我也猜得到,你的目的無非是毀了我,一個廢物,是沒有能力跟你爭奪司家的財產的。”


“司幕焱,你現在已經做到了!”


司幕焱眼底掠過一絲受傷,說道,“如果你想要司家家主這個位子,我可以雙手奉到你麵前。”


“這話說得倒是漂亮。司幕焱你是算準了一個精神病,對經商一竅不通,一心想混娛樂圈的半吊子,是不能令底下的眾人信服的,才刻意說得這麽爽快的吧。”司幕天冷笑嘲諷道。


他痛恨曾經單純得像個傻子的自己,“司幕焱!我從來沒有想過跟你爭司家什麽,我讀中戲,進演藝圈,就是不想跟你爭司家的財產。”


“可你呢?你的心機真他-媽深沉可怕,我不爭,你卻從一開始就算計著將我除掉。”


話落,司幕天的情緒就徹底崩潰、失控了,心底的恨意和殺意瞬間爆發。


“既然你容不下我,那今天我們就一起死吧!”


他猛然拔出插在司幕焱手臂上的餐刀,手臂迸射而出的鮮血濺在他的臉上,他卻絲毫沒有感覺。


眼底的猙紅深了幾分,此時的司幕天就像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


而他的目標則是司幕焱。


司幕焱前麵之所以沒有躲閃,讓司幕天傷到自己,純粹是以為這樣能平息他的大部分怒氣,讓他冷靜下來。


如今,見他不僅沒有冷靜,反而已經徹底失控了。


要殺自己的念頭很堅決強烈,司幕焱反應靈敏,閃身躲開了致命一擊。


他允許幕天傷自己,但不會乖乖站在那兒讓他殺死自己。


司幕天手中的餐刀沒有刺到司幕焱一絲一毫,而是刺-進了牆壁,失手,讓他的殺意更濃了。


‘砰’的一聲。


守在外麵的保鏢推開衝了進來。


“司總!”為首的保鏢緊張地看著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危險局麵。


“全都給我滾出去!滾遠點兒,沒有我命令,不許進來 。”司幕焱神色陰沉地命令那些保鏢。


既然如此,那就趁這個機會,把某些事挑明了。


趁著司幕焱跟保鏢分神說話的機會,司幕天迅速拔出插在牆壁上的餐刀,閃身朝司幕焱攻擊。


司幕焱驚險躲避,肩膀還是不免挨了一刀。


頂級質地的白襯衫被餐刀劃破,鮮血迅速染紅了肩上的布料。


“司總!”保鏢上前一步,想要幫忙。


“滾!你們明天都不用來了。”司幕焱狠戾不耐地吼道。


那些保鏢聞言,臉色一白,緊跟著迅速退出了房間,並且順手把門關上。


清場了閑雜人等,司幕焱才能專心應付司幕天。


他非常了解司幕天,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這個弟弟。


預料到司幕天的下一步動作,他動作快如閃電抓住司幕天的右手,隻聽到清脆的‘哢嚓’一聲,司幕天的手腕瞬間脫臼,緊握著的餐刀也陡然從手中脫離,直直墜落,釘入木質地板。


緊接著,司幕焱抬起手臂,用力橫壓在司幕天的鎖骨處,另一隻手禁錮住司幕天完好的手臂。


“很意外我的功夫這麽好?”司幕焱語氣平淡地問出司幕天那一瞬間的震驚,又說道,“我一直要求自己對任何事都必須穩操勝券,尤其是對你。”


“你說對了一半,我以前是有想過有一天會麵臨今天這樣的對峙局麵。”


“你的格鬥很不錯,那我必須比你更厲害,才不至於因無法抵抗,而死在你的手上。”


司幕天非常痛恨眼前這種的情況,他拚命想殺了司幕焱,結果卻被司幕焱輕易地反擊,並壓製得自己無法動彈。


以往,這個男人出入都帶著保鏢,讓他錯以為司幕焱是個紳士翩翩、無還擊之力的貴公子。


直到這一刻,他才發現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才發現,自己根本不了解眼前這個男人。


突然覺得,這個男人讓他覺得無比的陌生。


多諷刺?


想到自己從小到大都無條件地信任著這個人,或許在司幕焱眼裏,他就是一個傻子,這讓司幕天覺得恥辱得無地自容。


明白從一開始,自己就鬥不過司幕焱,即使他從沒想過要和司幕焱鬥。


他平靜冷笑道,“動手吧。”


成王敗寇。


現在他無力反擊,若司幕焱今天不殺他,他遲早會找機會殺了司幕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