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34章 你這個魔鬼

回到北斯城後,唐墨擎夜休息了兩天回正式kr·c國際上班了,而蕭雅白則飛往各地,給新劇《紅顏亂江山》作宣傳。


還有唐墨擎夜帶著小暖暖、小安年錄製的親子綜藝節目,也快開播了。


唐聿城如願從c市調回了北斯城,他拒絕了上麵讓他再回‘梟狼特種部隊’的要求。


或許是他自私吧,他記得以前小兔因為他拚命工作而說過那麽一句話:那個位置永遠都不缺人,他若垮了,立刻就會有人補上,可是她和小安年卻不能沒有他。


再加上經曆了那麽多,尤其是小兔失蹤幾年的事,他果決地回到了最初的陸軍領域,不想再因他的工作,而給家人帶來一絲危險了。


調回北斯城後,距離他跟安小兔的婚禮,還有大半個月的時間。


唐聿城選擇休息,等婚禮結束之後,再正式回到部隊任職。


之前唐墨擎夜的婚禮邀請了陸隱跟赫莉,而他跟小兔的婚禮,也同樣發了喜帖給陸隱他們。


……


這天


唐聿城再三考慮後,打了個電話給司幕焱。


他問,“司少的情況怎樣?”


“就那樣。”司幕焱冷淡的語氣不失優雅,“我計劃過幾天帶他去美國靜養,不會再讓幕天打擾到三少跟三少夫人的。”


“這個我倒不擔心。”唐聿城並不覺得還有誰能拆散他三弟跟雅白的,打這個電話給司幕焱,隻是想了解一下司幕天的情況,“需要讓翊笙去看一下司少的情況嗎?”


“不用了。幕天的情況不好,我暫時不希望他接觸三少夫人那邊的人,而且美國那邊的醫療團隊,對治療幕天的精神問題,也有經驗。”司幕焱平淡拒絕道。


唐聿城聽了,也沒再說什麽,“哦,好,。”


在他準備掛電話的時候,司幕焱又說話了,“還有,那件事還希望你不要讓別的人知道。”


“我知道了。”唐聿城沒猶豫就答應了。


宋湘茹帶個孩子來冒充他三弟私生子那件事,他三弟當初是交給他全權處理;後來,他給他三弟的答複就是那件事他已經處理好了。


他三弟見他不願多談,也就沒有多問。


他知道,他三弟是出於信任他,聽他說那件事處理好了,他三弟也就認為那件事處理好了,不會再有後顧之憂了。


確實,那件事他處理得不會再有後顧之憂了。


江城


“多謝。”司幕焱淡淡地說完這句,便掛電話了。


轉身,朝司幕天的房間走去。


自從半個多月前,眼睜睜看著蕭雅白嫁給唐墨擎夜,司幕天在婚禮現場,就突然恢複缺失的記憶了,雖然當時被司幕焱及時劈昏了,不過從法國回來,司幕天的精神就出了問題,精神分裂+被害妄想症。


他經常分不清是現實,還是還在小時候被綁架的噩夢中,他將每一個靠近他的人,都看成了為要害他的惡人。


尤其是司幕焱,更是被司幕天視為要害他的罪魁禍首。


從法國回來至今,除了司幕天被注射鎮定劑、或者吃了安眠藥睡著後,司幕焱根本無法在他清醒的時候,靠近他的身。


幾名高級保鏢守在司幕天的房間門口,見自家boss出現,紛紛恭敬地對司幕焱鞠了下身子,但並未出聲問候。


司幕焱微微頷首,動作很輕地推開房間的門。


突然,一道帶著濃烈殺氣的黑影迎麵襲來,司幕焱想要躲避卻已經來不及了,溫潤俊雅的臉龐挨了一拳,後背猛地撞到門口旁邊的牆壁上。


沒給司幕焱喘息的機會,以往這個時候本該是睡著了的司幕天,此時手裏卻拿著一把餐刀,狠狠地抵在司幕焱的脖子上了。


餐刀不及正常的刀子或匕首來得鋒利,但由於司幕天動作粗暴,司幕焱的脖子瞬間被劃破了,一絲鮮血緩慢地沿著餐刀的刀刃流動。


“司總!”門口的幾個保鏢立刻上前,緊張地叫了聲。


司幕焱看著眼裏盡是殺氣、神色陰狠的司幕天,毫不懷疑他下一刻真的會殺了自己。


“都退下。”他冷聲叱喝道,“把門關上。”


那些保鏢遲疑了幾秒,觸及自家boss極具震懾力的冷厲目光,保鏢們最終還是選擇退出了房間,並順手把門關上。


等到房間內恢複安靜了,司幕焱才像哄小孩子般,語調溫柔優雅哄道,“幕天,是我,我是大哥,把餐刀放下,聽話。”


這時候,他沒空去細想司幕天是如何藏了這麽危險的東西的。


“我知道你是司幕焱,我現在很清醒。”司幕天眼底一片猙紅,看他的眼神充滿殺氣和冰冷恨意,用力壓了壓手中的餐刀,激動而痛恨地說道,“司幕焱!當年如果不是你從中作梗,那如今,和雅雅結婚的人將會是我,而雅雅孩子的父親,也會是我,她這些年也不會吃那麽多苦了……都是你!”


司幕天激動憤恨地大吼:“司幕焱你這個魔鬼!枉我一直以來最信任的人就是你,當年我回司家時,拜托你幫忙照顧雅雅的,你要是不願意,可以直接拒絕,結果呢?你嘴上答應得好好的,暗地裏卻讓我和雅雅失去聯係,是你拆散了我跟雅雅的姻緣,摧毀了我的世界。”


當年,他回到司家之後,因為精神出了問題,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在接受治療。


他讓他最信任的大哥幫忙照顧雅雅,結果他這個‘好哥哥’卻陽奉陰違,等他精神痊愈之後,再加上司幕焱的暗中阻撓,已經找不到雅雅了。


這些事他當年並沒有察覺的,是去年在劇組和雅雅相認之後,他心裏有些疑問,就派人去查了。


結果在劇組為了救雅雅,受傷失憶。


直到不久前從法國回來,恢複了缺失記憶的他,才重新聯係上當初派去調查的人,這才查出來的。


這些年來,他一直沒有放棄找雅雅。


而七八年前,雅雅已經是r國灼手可熱的明星了,他因在國外接受精神方麵問題的治療,卻一直沒有雅雅的消息。


同樣是因為與雅雅有關的消息,都被司幕焱瞞了下來。


嗬!


這就是他最信任的人,他的大哥。


他司幕焱就是一個披著天使皮囊的惡魔,他以為司幕焱是真心的、單純地將他從冰冷的地獄拉出來,給他溫暖,給他寵愛,給他擁抱的。


殊不知,司幕焱在擁抱自己的時候,手上握著一把冰寒鋒利,塗滿了麻醉藥的匕首,趁他不注意的時候,狠狠地從他的後背插-入心髒,而那把塗滿麻醉藥的匕首,麻痹了他的痛覺。


想到這些年來,自己在司幕焱的眼裏,就像個傻瓜一樣,司幕天就恨不得殺了眼前這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