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29章 新婚之夜(4)

“為什麽不要?”唐墨擎夜試圖說服她,“兩個人洗澡比較省水,也比較省時間,今天婚禮,我們都忙了一天了,還是早些洗洗睡覺吧。”


“你確定洗完澡就能睡覺了?”蕭雅白挑了下眉,一臉懷疑。


“……呃,睡前適量運動,能提高睡眠質量。”他像大型犬般,蹭了蹭她的肩膀,企圖借此降低她的戒備心。


“你想清楚了,一起洗澡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感覺一起洗了澡,我估計就沒多少精力了,真的要睡覺了。”蕭雅白委婉從容地說。


唐墨擎夜抱著她的雙手又緊了兩三分,內心陷入了掙紮、難以取舍。


沉默了半晌,他忍痛說道,“那你先去洗澡吧。”


雖說在浴室有情趣又新鮮刺激,但總不能整個晚上都待在浴室吧,如果在床上的話,確實可以一個晚上都不睡覺的。


過了幾秒,蕭雅白看著他緊緊抱著自己的兩條手臂,沒好氣地笑了。


“還不鬆手?”


“哦。”他隻能乖乖放開了她。


等到她進了浴室,他轉身就離開了房間,跑到隔壁的客房速戰速決地洗好了澡,完全舍不得浪費一點兒時間。


蕭雅白洗好了澡出來,看到他正在吹頭發,微怔了一下。


隨即猜想到,這個男人肯定是迫不及待地去隔壁客房的浴室洗澡了。


唐墨擎夜立刻放下吹風機,朝她走去,“老婆,我已經把自己洗幹淨了,還香香的,請盡情享用吧。”


“把頭發吹幹!”她語氣嚴肅命令,手掌撐在他的胸膛上,阻止他靠近。


“不……”


他剛想說‘不用了,浪費時間’觸及她的眼神,又把話給咽了回去,轉身重新拿起吹風機,繼續把半幹的頭發吹幹。


等他把頭發吹幹了,蕭雅白也做完護膚的工作了。


“雅白,我們可以睡覺了嗎?”唐墨擎夜迫不及待地將她抱起來,朝床的方向走去。


“如果我說還不可以,你會同意嗎?”她笑著反問他。


“春宵一刻值千金,不睡覺也得睡了;有什麽事,都等明天再說。”他說話間,就將她放到床-上了。


“那你還問我可以睡覺沒……”她話沒說完,就感覺渾身一震顫栗,“你!”


這個男人隔著浴袍咬她。


“我怎麽了,嗯?”


他帶著些許笑意的嗓音低沉,邪魅磁性,大掌往下移。


感覺到他的大掌在探索、試探,蕭雅白的呼吸很快就亂了,身體的溫度也迅速上升,幾乎要沉淪在他的股掌之中。


在她的情緒快要頂點、幾乎要爆發的時候,他卻突然收了手。


蕭雅白差點兒因為巨大的落差而叫出聲,咬著牙,嗓音顫抖而帶著一絲得不到滿足的哭腔,“唐墨擎夜!你再折磨我,你今晚就給我睡地板……”


“今晚,要睡地板也是我們一起睡……不對,是一起‘滾’。”


他薄唇吻了一下她的鎖骨,然後他的唇順著她優美而泛著粉色的頸項向上,輕咬了下她的耳朵輪廓,立刻感覺到她的身子縮了一下,還倒抽一口氣,並且她搭在自己肩上的雙手,十指指甲掐進他的肩膀裏。


她的反應還真是夠敏l-感呢。


唐墨擎夜無聲輕笑了一下,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根,聲音很低沉,帶著幾分暗示哄道,“好了別急,我這就進來了……”


……


蕭雅白原以為今天婚禮的事就忙了大半天了,加上之前在浴室裏,又折騰了她兩個小時,這個男人應該不會像平時那麽有精力的。


誰想,他的體力跟持久力,讓她生平第一次懷疑,他是不是偷偷吃-藥了。


有好幾次,她都感覺自己快要被他弄得昏過去了。


最後,第二天淩晨了。


蕭雅白實在忍不住了,喘著氣,嗓音沙啞無力地問他,“你今晚……你是不是背著我吃藥了?”


“……”唐墨擎夜的動作一停,然後笑了,“我就當成是你很滿意我今晚的表現了。”


“你好了沒有?我真的不行了……”蕭雅白有氣無力說道。


她覺得自己很可能隨意會因承受不住巨大的歡愉而昏過去。


心罵:這個男人的體力怎麽這麽好。


“快了。”他回道。


這句‘快了’,蕭雅白今晚聽他說過好幾次了,結果……


她深吸一口氣,語氣軟綿綿地說,“我真的要睡了,你這次好了,就不準在折騰我了。”


“嗯,我盡量。”唐墨擎夜這話沒有什麽可信度。


知道她能陪自己到現在,已經是她體力的極限了。


不過自己的狀態卻很好,就如同她說的那樣,好像吃了藥似的,怎麽要都覺得還不夠。


或許是因為昨天是他們的婚禮,他的情緒一直處於亢奮狀態吧。


隻要一看到她神色迷離沉淪地在自己下邊,想到她終於穿著嫁衣嫁給自己了,他就忍不住了。


如果不是她很喜歡那套龍鳳褂皇嫁衣,他估計之前在浴室裏,就把她的衣服給撕碎了。


他想溫柔地寵愛她,可同時又想用力地、狠狠地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烙印,自己的氣息。


懷著這種矛盾的心情,他在行動上,他時而溫柔,時而有些粗暴。


直到她再也承受不了了,他卻還是有些控製不住自己。


不知過了多久。


蕭雅白緩緩醒來,發現某個男人竟然還在……


“唐墨擎夜你丫的禽l-獸吧。”她忍不住氣罵道。


看了眼時間,隱隱記得她好像是一個多小時前說要睡覺的,然而過了一個多小時,被他折騰醒的。


麻蛋,她都睡著了,他竟然還樂此不疲。


也不怕x盡人亡。


“老婆,我本來想著等火消了,就停的,結果忍不住又……”他抱著她,把臉埋在她的肩頸中。


“……”蕭雅白。


聽他這話,他倒還委屈了?


她深吸一口氣,“你立刻、馬上給我出去,否則以後不準踏入我房間,給我睡客房去!!!”


“哦,我知道了……”他的語氣帶著幾分委屈。


跟著還努力了她幾分鍾,才草草了事。


然後抱著她走進浴室去洗幹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