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26章 新婚之夜(1)

唐墨擎夜已經有四五分醉意了,聽到她這話,隻是以為原來她是真的在擔心他喝醉了,擔心今晚的婚禮之夜無法圓滿落幕之類的。


於是他嗓音慵懶磁性,帶著一絲醉意,笑說道,“沒喝醉,你大可放心。”


蕭雅白笑而不語,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就仿佛在做夢一樣,一覺醒來,本以為是來拍廣告的,結果來到的現場,才發現原來今天是她跟他的婚禮……


唐墨擎夜微眯著眼,拉起她白嫩的小手,看著她無名指上的戒指,那是他給她戴上的,心底前所未有的滿足。


“以後,整個r國的人都知道你蕭雅白是我唐墨擎夜的老婆了,真好。”他帶著幾分醉意的笑容格外燦爛。


蕭雅白紅唇微揚,覺得他這話說得很傻,自從他們公布結婚的事之後,還隔三差五地撒狗糧,不敢說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是夫妻的事,但但凡是接觸網路的,都知道。


“說得好像以前就沒有人知道我們是夫妻似的。”她笑道。


婚禮已經結束了,可自從坐上車後,總是忍不住回想今早醒來,直到婚禮結束的事,回想一次,就感覺飄飄然的。


像在做夢般,很不真實。


“那不一樣。”他反駁道。


“怎麽個不一樣法?”她又問。


據她觀察,他們的婚禮並沒有邀請媒體記者。


至於那些攝影師,她猜測應該是這個男人請來,全程記錄下他們婚禮的。


“反正就是不一樣。”他語氣帶著幾分神秘。


“……”蕭雅白。


總覺得他還幹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


不過今晚的夜很長,她總能一一問清楚的。


“老婆,我想吻你。”


唐墨擎夜話音剛落,薄唇就覆上了蕭雅白的紅唇。


從今早上看到化完妝的她,驚豔得令人移不開視線,他就想這麽做了,隻是那時怕把她的妝弄花了,補妝又耽誤時間,才一直隱忍著。


現在婚禮結束了,他終於可以放任自己為所欲為了。


他說風就是雨的行為,讓蕭雅白愣了一下,等反應過來,卻沒有推開他。


雖然他今天幫她擋了大部分酒,不過唐家、安家的人向她敬的祝福酒,是她自己喝的;此時,紅酒和香檳的酒後勁上來了,也有了幾分醉意。


她隨心地勾住他的脖子,回應他的吻。


這個男人今天喝了很多酒,但氣味並不難聞,相反的,滿身的醇香醉人酒氣,就好像一瓶開封了的頂級葡萄酒,讓人控製不住想品嚐,想沉醉其中。


因為在車上,唐墨擎夜也隻是吻她而已,並沒有做出失控的行為。


回到別墅。


是唐墨擎夜抱著她從車上下來的。


她發現才大半天不見,他們原先住的別墅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既然不是來給t·家拍廣告的,那麽這棟‘廣告商提供’的別墅,肯定也不是t·家的,極有可能是這個男人的。


“先洗個澡吧,等會兒再下來吃些東西。”


唐墨擎夜對她說著,就直接抱著她上樓了。


今天都在招呼賓客和被賓客們敬酒,根本沒能吃什麽東西。


蕭雅白沒有什麽異議,現在是夏天,雖說舉行婚禮的小鎮的氣候很舒適,不過整個婚禮下來,還是避免不了出汗了。


尤其身上這套龍鳳褂皇嫁衣,都是用金銀繡線製作成的,跟平常衣服相比,顯得挺繁重的。


此時洗個澡,再換上輕薄舒適的短袖家居服,光是想象都覺得舒服。


回到房間,再把她抱進浴室裏。


唐墨擎夜站在她麵前,低沉的嗓音格外磁性性感,“雅白,我們一起洗。”


“……嗯。”蕭雅白臉頰薄紅,點了下頭。


知道他口中的一起洗,不可能隻是單純洗澡的,正式因為知道,她的心跳才控製不住地加速,體溫也漸漸上升。


“你今天真好看。”他一邊從容地幫她解著嫁衣的紐扣,像戀人間交頸般呢喃低語說道,“上回在劇中,我就覺得你夠驚豔了,沒想到今天的你,比我原本的想象中還要讓我驚豔。”


他記得那部劇裏有句台詞,說女子一生最美的時刻,就是出嫁的那天。


那時,還在拍戲,他看著她穿秀禾服嫁衣的模樣,對那句台詞就有些體會了。


而今天,他是徹底體會、領悟到這句台詞的真諦了。


今天的她盛裝打扮,嫁給了自己,在他眼裏,這一天的她就是最美的,是任何時候都比不上。


畢竟這一天,是她帶著儀式,在那麽多人的祝福中走進他的世界,讓他的世界因她而變得更加精彩、美好的一天。


就是在以後的日子裏,這一天也是最值得紀念的。


蕭雅白聽著他發自內心的話,臉頰又紅了幾分,輕咬著唇瓣,不知該如何回應他。


“我今天夠帥氣好看嗎?”他問她。


“嗯,很好看,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好看。”她誠實地回道。


“那你怎麽不主動說,還得我問了你才說。”他似乎有點兒不滿。


將她的龍鳳褂皇上衣脫下,放到一旁的衣架上。


“……呃,我是覺得……覺得……”


因為他靠得太近,蕭雅白的舌頭不太利索,再加上已有幾分醉意的原因,整個人的性格,也跟著變得比較嬌媚又軟。


“覺得什麽?”他追問。


“我早上就覺得今天的你特別好看,不過那時太多人在,我又不太擅長說煽情的話,就沒說了。”她的雙手揪著他貴氣逼人的紅紫蟒袍,手指在他衣襟上的紐扣上流連,卻沒有解開的打算。


“然後你剛才說了我好看之類的話,我就在想,我要是順著你的話,誇回你的話,好像有點兒商業互吹既視感。”


然而她沒說,反被他追著要求自己誇他了。


商業互吹?唐墨擎夜聽到這話,就笑得不行了。


心想她喝得有點兒醉時的腦回路……嗯,有點兒可愛。


“商業互吹也是增進、維持夫妻感情的一種手段,你以後盡管跟我商業互吹,沒事的。”他笑著說道。


“哦。”她遲鈍的腦袋沉思了一下,“那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