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17章 離開

“誒?”


安小兔驚訝地看著他,她都沒想過再拍婚紗照的事,沒想到他今天會突然提起。


“誒什麽?你不願意啊。”他輕輕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不不不……不是,我當然願意的,大概什麽時候?”她滿臉期待地問。


其實當年他們有拍婚紗照的,不過現在再拍一次,她覺得也挺不錯的。


而且,算了算,她跟這個男人結婚至今,快七年了。


“嗯……”唐聿城故作沉思了幾秒,“大概5月份吧,你覺得呢?”


“可以啊,那個時候,氣候也很不錯,不冷不熱。”安小兔想都不用想就同意了。


隨即,想到了什麽,她又說, “聿城,我們結婚快七年了,你之前說過會補我一個婚禮哦。”


“嗯,婚禮肯定會有的。”他肯定地承諾。


“你覺得,我們把婚禮的日期訂在跟七年前我們領證的同一月同一天,好不好?”安小兔又用商量的語氣問他。


其實這是她剛才突然想到的。


嗯,距離他們領證的那個月那一天,還有半年左右,時間應該來得及的。


“……”聽了她這話,唐聿城的表情有些微妙,內心有些掙紮,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了。


過了一小會兒。


“你想把婚禮定在那天?”他若有所思問道。


“其實是我突然想到的,不過仔細一想,覺得還挺有意義的。”安小兔笑著給他解釋:


“都說什麽七年之癢。今年是我們結婚的第七年了,不過我們之間並不存在這個問題,反而恩愛如蜜;還有我覺得領證的日子,跟舉辦婚禮同月同日,也挺特別挺浪漫的,估計沒幾對夫妻像我們這樣的吧。”


“嗯,確實挺有意義的。我之前以為你會像普通女孩子一樣,喜歡一些情人節之類的日子呢,不過事實證明,我家兔子是特別的。”唐聿城淡笑著說道,帶著幾分不易察覺的套話味道。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跟風將領證、或者辦婚禮定在這樣的節日裏,意義是挺不錯的,我以前還沒結婚的時候,也設想過;不過現在我覺得我們的婚禮,訂在七年前領證的那月那天,對我們彼此來說,更具有意義。”安小兔解釋道。


跟風……唐聿城聽到這個詞,再想到原先他決定的婚禮日期,神情又有點兒微妙了。


咳咳,他果然沒有他家兔子浪漫。


“那就聽你的。”


“你會不會覺得時間有些趕?”安小兔又有點兒擔心地問。


他回答道,“還有半年呢,時間足夠寬裕了。”


原本計劃婚禮日期定在5月21號的,現在都3月底了,結果他家兔子說不太喜歡跟風……


為了證明他不是一個跟風的人,隻好將婚禮延遲半年了。


“那就好,再過些日子,你也調回北斯城了。”安小兔想想,都覺得今年有好多值得期待、向往的事呢。


“我們婚禮的事,你先別說,就是雅白也別說,到時候給他們一個驚喜。”唐聿城故作神秘說道。


其實唐二爺的內心是:不久前還信誓旦旦在他三弟麵前說,婚禮會在他三弟之前的,現在挪後了,不能這麽快就被打臉→_→。


“哦,好的。”安小兔也沒考慮太久,就同意了。


“嗯。”唐聿城滿意地點了下頭。


心想著下回他三弟再問他什麽時候結婚的話,他再把挪後的日期告訴他三弟,要是他三弟搬出,他之前又說在他三弟之前的話來質問他,那他就說忽悠他三弟的。


唔……這樣也不算被打臉了。


******


第二天,一大清早。


陸隱跟赫莉到機場的時候,接到唐墨擎夜的電話。


說帶著兩個小家夥來送送他們,讓他們先別急著登機。


陸隱言簡意賅地跟赫莉說了一下,然後就在vip候機室裏等唐墨擎夜他們。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


唐墨擎夜跟蕭雅白帶著兩個小家夥抵達機場,打電話問了一下陸隱位置,然後便朝vip候機室走去。


兩個小家夥穿著赫莉親筆設計,親手做的衣服,引起不少過往行人的注意。


vip候機室裏,小暖暖知道以後不能經常看到赫莉了,眼眶紅紅的,抱著赫莉說了好些話。


小安年坐在陸隱旁邊,一時間卻不知該說些什麽,就保持著沉默。


“不想來送機就別來,擺臉色給誰看。”陸隱看著一言不發的小家夥,有點兒煩躁說道。


“我沒有不想來。”小安年擰了一下小小的眉,不滿他亂冤枉自己。


“哼!”陸隱冷哼了一聲。


“你以後還會來北斯城吧?”小安年小聲地問他。


“如果你求我,我或許可以考慮一下。”陸隱有些傲慢地說道。


“……”小安年。


這人怎麽這麽欠揍?


“那好吧,我求你了,我我……挺喜歡你的,有點兒舍不得你那麽快就回德國了……”小安年越說道最後,聲音越小。


要不是陸隱聽力很好,都要聽不清小家夥在說什麽了。


“那我就認真考慮一下。”


陸隱抬手想揉一下小安年的頭發,看到小家夥今天特地用發膠抓了個很帥氣的發型,忍了忍,收回了手。


很快,廣播提醒還未登機的旅客,請盡快登機了,赫莉跟小暖暖才依依不舍地道別。


走出vip候機室,準備過安檢登機。


陸隱走了兩步,然後突然停住腳步,轉身走到小安年麵前,抬手胡亂地將小安年好看的發型揉得一團亂,有些欠揍說,“以後不要亂用發膠,太影響手感了。”


小安年皺著小眉頭,卻沒有像以往那樣,將陸隱的大掌給拉下來。


“走了。”陸隱收回手,轉身走了。


“再見,哥哥。”小安年對著他的背影揮了揮手。


陸隱步伐停頓了一下,卻沒有回頭,抬起大掌揮了揮,“再見吧。”


唐墨擎夜把眼眶紅紅的小萌寶抱了起來,安撫說道,“不哭了,等小暖暖幼兒園放假了,爹地就帶你去看赫莉姐姐好不好?”


“真的嗎?爹地。”小暖暖眨了眨淚眼,眼巴巴望著他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