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13章 陸隱請吃飯

雖說唐聿城放棄了繼續追查下去的念頭,也沒有再為難陸隱了,不過他卻還是派了暗衛在暗中監視著陸隱。


有時,聽到暗衛匯報說陸隱那天做了什麽,如果陸隱做了或者說了跟唐斯修很神似的事和話,唐聿城的眼神和心情就會變得複雜。


直到陸隱在北斯城快辦完北斯城的事了,快要回德國了。


唐聿城還是一直處於那種站在遠遠的地方看著,卻不再打擾的狀態。


這天晚上。


陸隱處理完了工作,慵懶地往後靠在辦公椅背上,伸了個懶腰。


算了一下,從唐氏兩兄弟放他回來至今,已經有半個月了,不過唐聿城和唐墨擎夜卻沒有再找過他麻煩。


聽那個人說,唐家的人依然在監視著他。


回德國的機票已經訂好了,一個星期後,他跟赫莉就要回德國了。


“你說,我跟赫莉能如期順利地回德國嗎?這陣子,二爺跟三少都沒再找我麻煩,會不會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陸隱冷淡的語氣帶著一絲自嘲笑意。


他不認為唐聿城和唐墨擎夜是那種沒弄清楚事情真相,就輕易放棄的人。


那人沉默了一會兒,同樣用冷淡的語氣回答,“不知道。”


莫約過了半分鍾,那個人又說,“赫莉之前給小暖暖設計的衣服,不是做好了嗎?你跟赫莉親自送過去,到時看一下三少的態度,不就知道能不能如期順利回德國了。”


“哦,知道了。”陸隱了然哼了聲,沒什麽要說的了,“睡了,晚安。”


說完,那個人並沒有再給他回應,不過陸隱已經習慣了。


動手把電腦關了,便起身離開了書房。


……


陸隱提前跟唐墨擎夜打了招呼,說赫莉之前答應給小暖暖設計的衣服,現在已經做好了,周末吃個飯,順便把衣服拿給他們。


還在江城的唐墨擎夜有些驚訝,自從他之前綁了陸隱之後,想到赫莉有可能告訴陸隱,他們被唐家的人軟禁了幾天的事。


他跟他二哥就跟陸隱再沒有什麽交集了。


唯一有聯係的是小暖暖跟赫莉。


現在陸隱主動提出星期六請他們一家吃飯,唐墨擎夜沒怎麽考慮就答應了。


說真的,陸隱的心思,是極少數他琢磨不透的。


如果有人綁了他好幾天,事後卻連一個解釋都沒有的話,讓他請對方吃飯?請對方吃竹鞭炒肉吃個夠,還差不多。


掛電話後,唐墨擎夜就去跟蕭雅白說了一下陸隱要請他們吃飯的緣由。


“可以啊,之前小暖暖就一直在說赫莉給她做衣服的事,現在衣服已經做好了,小暖暖知道了肯定會很開心的。”蕭雅白笑著說道。


自從赫莉說給小暖暖設計幾套衣服後,女兒就一直期待著,就連平時這個男人帶小丫頭去商場買衣服,小丫頭都沒有以前那麽熱衷了,就心心念念著赫莉給她做的衣服。


想了一下,她又說,“還是先別告訴小暖暖了,到時候給她一個驚喜。”


“嗯,聽你的。”


唐墨擎夜隻要想到女兒看到赫莉給她做的衣服,一臉驚喜的呆萌可愛模樣,他的臉龐線條就不禁柔和了幾分,連心都變得暖烘烘的。


小暖暖可是雅白給他生的女兒呢。


世界上最可愛的寶貝兒。


……


時間過得很快。


星期五從江城回到唐家,唐墨擎夜才跟他二哥說,赫莉給小暖暖做好了的衣服,陸隱說周末請他們吃個飯,順便把衣服拿給小暖暖。


唐聿城當然知道赫莉小暖暖做衣服,同樣也有給小安年設計了兩三套衣服的事。


現在聽陸隱的意思,隻是要請他三弟一家吃飯。


想到這個,他心底就莫名的不舒服,還隱隱有點兒失落。


他想,不管是陸隱的雙重人格,還是真的斯修還活著,真正的原因是因為斯修不想看到他吧。


“陸隱應該不隻是單純想請你們吃飯那麽簡單,到時候,你就看看他想表達些什麽。”唐聿城很理智地說道。


照理說,陸隱應該知道了他自己被他們軟禁了幾天的事,不會再想跟他們有所接觸才是,然而陸隱現在卻以送衣服為名,請他三弟一家吃飯。


不得不令人匪夷所思。


“要不二哥你也帶著小兔嫂子跟小侄子一起去?”唐墨擎夜提議道。


他覺得他二哥對陸隱這個人的感覺,挺複雜的,或許是因為陸隱的身上有一些與斯修一樣的東西。


以前,他跟大侄子斯修的感情是很不錯的,後來,以為斯修已經死了,再經過這幾年時間的沉澱,再提起大侄子時,不會覺得很傷感了。


畢竟他不是那種活在過去,被悲傷羈絆住腳步的人。


不過他二哥不一樣,這幾年的記憶是空白的,斯修的死,在他二哥的記憶裏,就好像不久前的事一樣;再加上他二哥對斯修傾注的感情和心血,家裏是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的。


還有就是,斯修到直到出事、和他們天人相隔,都以為他二哥是害死斯修父親的凶手。


這個無法解開的誤會,也成了他二哥的心結。


“不了。”唐聿城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陸隱邀請的是他三弟一家,他向來不喜歡做不請自來的事。


“好吧,我明天會給二哥帶好吃的回來的。”唐墨擎夜故作輕鬆笑道。


說完這話,他就莫名想起小時候的事了。


記得小時候,他二哥不愛出門,他每次出門找豬朋狗友玩兒,都會說要給他二哥帶好吃的;有時候他爸媽看他周末沒有一天在家的,就不許他總是往外跑;這時他就會拉二哥來當擋箭牌,說發現哪裏有好吃的,想吃試試,給他二哥帶好吃的回來,然後他二哥會配合地幫他說話,最後他爸媽也不再說什麽了。


其實他二哥從小到大都挺寵他的,隻是比較悶騷而已。


……


第二天,正是星期六。


唐墨擎夜和蕭雅白帶著小暖暖,提前二十分鍾來到和陸隱約定的餐廳。


本以為他們早到的,沒想到陸隱跟赫莉比他們還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