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12章 不太想查了

下了床,走進浴室洗漱。


穿戴整齊走下樓,發現赫莉已經在客廳裏坐著了。


赫莉見他沒事,雙手緊握成拳頭又鬆開,暗鬆了一口氣。


她醒來時,就發現被人送回到了這兒。


本想去看看他是否也回來了,但又怕逾矩了,最終隻好忍了下來。


下樓詢問管家時,得知他也回來了。


“我沒事。”陸隱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淡淡說了句,表示她不用擔心。


不過感到有點兒奇怪,那個人說赫莉和他一起被軟禁的,可他們把他這幾天的記憶給抹除了,但赫莉的反應,似乎記得這幾天的事。


但轉念一想,唐家人找的是他的麻煩,他這個當事人都什麽事都‘不記得’了,赫莉就算記得這幾天的事,也沒什麽用。


赫莉收回目光,點了下頭。


想了想,她在平板電腦上寫道:‘總裁,我們什麽時候回德國?’


其實赫莉是會手語的,不過陸隱看不懂手語,而且在外人看來,手語是一項很複雜的技能,尤其像陸隱這種日理萬機、有高高在上的人,他們之間隻是上下屬關係,他更不可能去了解手語的,從來都是別人遷就他。


陸隱沒打算隱瞞著她,語氣冷淡回答,“等工作上的事結束,就回去,如果你想先回德國也可以。”


赫莉立刻搖了搖頭,又寫道:‘不了,我喜歡北斯城這個城市。’


她喜歡這個城市,卻不太喜歡總找他麻煩的那些人,那兩個又萌又可愛的小家夥除外。


其實最主要的還是這個男人總是縱容著唐家人的行為,沒有過反抗。


這個男人行事向來神秘,她從來都猜不到他到底想做什麽,這麽做的目的是什麽。


陸隱沒說什麽,看到不遠處管家正將早餐擺上餐桌,他邁步朝用餐廳走去。


“吃早餐吧。”


赫莉立刻從沙發站起身,跟了上去。


吃早餐時,陸隱接到小暖暖的視頻電話。


小萌寶坐在她爹地腿上,似乎因為幾天不見他,特別熱情,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


陸隱看著小萌寶身後的唐墨擎夜,知道他是想借小暖暖跟自己視頻的這個機會,觀察自己有沒有異狀。


從那個人嘴裏知道了這幾天發生的事,加上唐墨擎夜他們是把他的記憶抹除了的,陸隱的表現就真的跟選擇性失憶一樣。


小暖暖跟他說的許多話題,他都表現出一臉茫然,回答不上來。


想他以前的夢想是當演員,自認演技還是不錯的。


小暖暖跟他聊了一會兒,然後又要跟赫莉聊,很多時候,都是小萌寶在說,赫莉淺笑點頭或者搖頭,偶爾,會用平板電腦打字,轉換成語音回應。


******


唐家莊園


唐墨擎夜看著屏幕裏的赫莉,他臉上神色自若,心底卻有些疑慮。


看赫莉的反應,一副心有餘悸的神情。


難道她還記得這幾天發生的事?


“赫莉小姐,這幾天的事,希望你不會放在心上。”唐墨擎夜試探地說道。


果然,他話音剛落,赫莉的臉色就刷地一白,表情也變得有些僵硬。


見狀,唐墨擎夜心道:嘖嘖,沒想到翊笙也有失手的時候。


不過,他們催眠陸隱的事,赫莉不知道,而且陸隱這個當事人什麽都不記得了,赫莉就算記得,告訴陸隱這幾天被他們軟禁的事,也沒有證據,拿不了他們怎樣。


更何況,北斯城是c市的地盤。


結束了視頻通話,唐墨擎夜就去把赫莉可能沒有被抹除記憶的事,跟他二哥說了一遍。


唐聿城倒沒太在意,隻是想到翊笙說陸隱很有可能是雙重人格的事,心情有些不好。


“我不太想查了。”唐聿城對他說道。


“為什麽?”唐墨擎夜有些無法理解。


“反正就是不想查下去了,隨緣吧。”他一副佛性的語氣說道,似乎一夜之間,看淡了很多事。


或許,早在幾年前,斯修就不在了;即使還活著,世界那麽大,斯修若是不想回來,他們也無可奈何。


有些事,強求不來的,還是看緣分吧。


“……”唐墨擎夜沉默了下來。


他想到昨晚翊笙說的話,說陸隱很有可能是雙重人格……而他二哥當時的反應,似乎有些大受打擊。


他二哥不想追查到底,是不想之前的希望破滅吧。


“好吧,二哥你說什麽就是什麽,反正我又不敢頂嘴,又不敢有意見。”他故作輕鬆說道。


“嗯。”唐聿城沉聲應了句。


“話說二哥,我發現一件事……”唐墨擎夜故作神秘說道。


“說。”唐聿城冷冷命令。


唐墨擎夜手臂搭上他的肩膀,壓低了聲音說,“二哥,我發現你在暗中籌備婚禮哦,說說,日期是什麽時候?”


“反正是在你之前。”他微眯了一下眼睛,警告道,“你敢泄漏半個字出去,我掐死你。”


唐墨擎夜本來想威脅說,如果他二哥不告訴他,他就要告訴小兔嫂子的,沒想到他還沒威脅,就被他二哥反過來威脅了。


“不敢,我就是好奇,你結婚,總不能直到結婚那天,才突然告訴我們吧。”他又說道。


畢竟他們是兩兄弟,他當然要關心一下他二哥的婚禮籌辦進程,和婚禮舉行日期了。


“過些日子我會告訴大家的。”唐聿城現在並不打算現在就告訴他。


“二哥……難道當初跟我看上同一間婚服製作繡坊的是你?”唐墨擎夜感覺自己發現了什麽不得了的秘密。


隨即又有些得意,他跟二哥不愧是兄弟,結婚套路都一樣。


唐聿城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唐聿城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你打算在哪兒舉辦婚禮?”


“反正不是在國內,不會連地點都跟你撞上的。”唐墨擎夜模糊地回答。


雖說他們瞞著另一半籌備婚禮的套路是一樣的,不過,結婚地點肯定不一樣。


唐聿城輕哼一聲,見他三弟不打算說,也沒再繼續問下去了。


“二哥你怎麽不問在國外哪個地方?”


“跟你結婚的又不是我,問那麽清楚幹嘛?”唐聿城淡淡地回了句。


“???”唐墨擎夜。


好吧,就算他二哥問了,他也不會說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