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99章 去確認一些事情

自從陸隱承諾說小安年如果開得了他的電腦,就可以隨意使用之後。


沒過兩天,小安年就趁著陸隱有個重要應酬時,打電話給陸隱,說想用他的電腦玩遊戲。


陸隱還是那句話,如果他開得了機就用吧,末了,又調侃地問小安年,要不要他趕回家給他開機。


小安年的回答當然是拒絕的。


晚上,陸隱回來的時候,小安年已經睡著了。


他用手機打開郵箱,想看看小安年今天用他的電腦,都幹嘛了。


發現小安年竟然找到了他藏得很隱秘,自己編寫的一個雲備份軟件,還登錄上去了。


最終還打開了一個放著他以前設計作品圖稿的文件,而每張設計圖的右下方都標注了時間和‘sx’這兩個英文字母。


用完電腦後,小家夥還清除了瀏覽痕跡,然後玩了幾把遊戲,才關電腦。


那個小臥底,做得挺不錯的嘛。


陸隱不喜不怒地扯唇一笑。


沒想到那個男人為了查出自己的底細,竟然派了個讓人毫無防備心的小家夥潛伏在自己身邊。


不過……


他本來不打算和唐家人正麵打交道的,既然唐聿城已經懷疑到他的身份了,那不妨趁著在北斯城的這段時間,逗一逗他們。


******


星期五。


陸隱接到唐墨擎夜的電話,說想請他吃個飯,感謝他這個星期對小暖暖跟小安年的照顧。


言語間透露給陸隱說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而他也正好幫得上的,就跟他說一聲。


後麵這話,陸隱沒有接,倒是答應了唐墨擎夜請吃飯的事。


小安年回到了唐家,吃過晚飯,便主動把他爸比叫去了書房。


“發現什麽了?”唐聿城問。


兒子把自己叫來書房,肯定是在陸隱那兒發現了什麽。


“是哥哥以前的一些設計圖,我在他電腦上發現的,上麵有兩個字母,我猜不到是什麽意思。”小安年打開手機相冊,將自己拍下的設計圖照片遞給他爸比看。


陸隱之前也跟他說過畫設計圖是業餘愛好,他會把設計圖放到雲備份原件上並不奇怪,奇怪的是每張設計圖後麵的‘sx’兩個英文字母。


小安年猜不出英文字母的意思,才會偷偷把設計圖給拍下來的。


唐聿城看到設計圖的第一眼,是覺得有些眼熟,直到看到右下角那‘sx’英文字母,他的瞳孔猛地一縮,呼吸頃刻間亂了,心髒也跳得飛快。


快速地將十幾張照片瀏覽了一遍,每一張設計圖照片,都給他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最主要的還是那兩個英文字母。


他的記憶力一直都很好,閉上眼睛回憶了好一會兒,一些往事的記憶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中。


最後,終於知道為什麽這些設計圖給他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了。


因為他曾經在斯修的畫室看到過,不過他現在看到設計圖,是經過修改的,現在的隻有六七分像原來的。


如果說一張設計圖像,那可以說是巧合,可是每一張設計圖都有七八分像,那就有些詭異了。


還有現設計圖上的‘sx’英文字母,跟斯修名字的首字母是一樣的。


種種跡象表明,陸隱跟斯修有很大的關係。


而且……


而且……斯修很可能還活著。


想到這個猜測極有可能就是真的,唐聿城眼底閃爍著激動淚光,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麽了。


稍微平複了胸臆間的激動之情,他才對兒子說,“安年,爸比要出去一趟。”


“爸比要去哥哥那兒嗎?”小安年猜測地問。


心想他爸比看了這些設計圖,就掩不住的激動,極有可能是去找陸隱對質,或者質問之類的。


“不是。”唐聿城沒有解釋太多,“你的手機,爸比先拿走了,回來了就還給你,還有你早點兒睡。”


他說完,就一把將小安年給抱了起來,轉身就要離開書房。


“爸比我長大了,能自己走路,不用抱了。”小安年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並沒有掙紮著要他把自己放下來。


唐聿城看著兒子那口是心非的傲嬌模樣,就有些想笑。


把小安年送回房間了,又叮囑說,“這事先別告訴你媽咪,知道嗎?”


“嗯,我們父子之間的秘密。”小安年點著頭,露出一抹笑答應道。


“對,我們父子之間的秘密。”男人重複了一遍兒子的話,又寵溺地揉了揉小家夥的頭發,“去洗澡睡覺吧,還是說要爸比幫你洗。”


“才不用,爸比你快去忙你的事去吧,早去早回。”


小安年覺得自己已經五歲多了,不能再讓他爸比幫他洗澡了,除了他睡著的情況之外。


唐聿城離開兒子的房間,跟安小兔說了一聲,說是出去辦點兒事。


安小兔問了一下辦什麽事,見他不打算告訴自己,就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最後隻問他晚上回不回來。


唐聿城給了她肯定的回答,便離開唐家了。


……


唐聿城的深夜到訪,讓鍾管家有些意外。


“二爺,這麽晚了,請問有什麽事嗎?”鍾管家態度恭敬地詢問。


唐聿城沒回答鍾管家的問題,隻命令說,“把別墅的所有鑰匙拿給我,房間的,包括抽屜的。”


“好的,二爺稍等。”鍾管家鞠了下身子,迅速退下了。


不到三分鍾,管家拿著好幾串鑰匙走了回來。


“二爺,每一串鑰匙上都標明是哪個房間的,一些抽屜的鑰匙也在上麵。”鍾管家將所有鑰匙交到他手上,細心地解釋。


“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唐聿城接過手機,便朝樓上走去了。


而鍾管家並沒有跟上,雖然唐聿城說他可以回去休息了,但鍾管家並沒有真的回房繼續休息,挺直了腰杆坐在沙發上。


樓上


唐聿城最先去的是唐斯修的畫室,裏麵擺著許多畫架,不過上麵的畫早已被畫的主人取下了,隻留下一個個空的畫架,以及兩三幅隻畫到一半的半成品。


別墅的每一處角落,都定時有人打掃;因此,即使幾年過去了,畫室也依然保持著一塵不染。


唐聿城打開手機相冊,將小安年偷拍到的設計圖,和那兩三幅半成品的畫風做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