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94章 正好我晚上有個表演

蕭雅白拿回了手機,看了下自己的手機壁紙。


照片裏,小暖暖坐在抱著小煤球坐在唐家大廳的落地窗前,小暖暖低下頭看小煤球,而小煤球則仰起頭望著小暖暖,一個小女孩和貓兒對視,冬日的淺金色陽光從外麵照射進來,灑落在小暖暖跟小煤球身上,影子投落在地上,畫麵格外的溫馨唯美。


這張照片是這個男人抓拍的,他的拍照技術很好,拍出來的效果比擺拍的還要好看,也很自然。


原本她就是用這張照片做壁紙的,結果某個男人發了一張他讀書時期的照片,硬是要她把小暖暖的照片換成他的。


那時還問她,每次拿起手機看到他讀書時期的照片時,有沒有一種初戀的怦然心動感,青澀萌動而美好。


她當時聽了就笑得沒脾氣了。


這個男人有時自戀的樣子,還挺可愛的。


收回神,她說,“別人追星,都是用偶像的照片做壁紙的。”


“一大把年紀了,還學什麽少年少女追星,你跑得過別人嗎?還追。”唐墨擎夜故意打擊道。


“我用得著跑嗎?你有錢啊,坐火箭都行,砸錢,讓我女神陪我睡覺都是分分鍾的事。”蕭雅白故意端出理所當然的語氣。


“???”唐墨擎夜。


他有錢,可不是用來給自己買頂綠帽子的,就算是女的也不行。


感覺耳朵有些刺痛,溫熱馨香的氣息噴灑在自己耳根處,他猛地回過神,聽到她在自己耳邊說,“逗你玩的。”


蕭雅白很喜歡兩人如今這樣的相處模式,隻要用心就能感覺到對方的感情,是不需要用什麽人或者事來證明,彼此在彼此心目中有多重要的。


像這樣,偶爾招惹一下他,看完他炸毛的樣子,再給他順毛。


也算是夫妻之間的一種情趣、感情增進調節劑。


“我知道。”他被她弄得心底有些撩火,清了清有些發緊的嗓子,“你要表演,我這是無條件配合你。”


“下回你輪到表演,我也無條件配合你。”蕭雅白一副禮尚往來的姿態說道。


“真的?”


唐墨擎夜有點兒驚訝,仿佛對自己聽到的話有點兒難以置信。


“當然是真的,我什麽時候說話不算數了?”她肯定說道。


“正好我晚上有個表演,希望你到時候一定要無條件配合,不能言而無信。”他唇角勾起一抹期待的燦爛笑容。


“……”蕭雅白。


喵喵喵?


這算是給自己挖了個坑嗎?


“你……你不準跟我說話,不準打擾我看劇本。”她瞪他一眼,低下頭,翻開看過許多遍的劇本。


唐墨擎夜果然不說話了,就坐在一旁,默默地看著她。


發現她神色淡定自若,耳根卻泛起一層粉色,越看,越覺得可愛。


某寵妻狂魔:他老婆怎麽能這麽好看,還這麽可愛。


……


傍晚,準備收工的時候。


蕭雅白接到司幕焱的電話,說想約她見個麵,吃個晚飯什麽的。


這讓她想起上一次司幕焱找她,為了不讓司幕天纏著她,而算計司幕天的事,她當下就拒絕了司幕焱的邀請。


司幕焱向來都是一個運籌帷幄之中的強者,處事從容不迫,也榮辱不驚。


他像是猜到了蕭雅白的答案,對於蕭雅白的拒絕,一點兒也不意外。


“蕭小姐,想必你也察覺到幕天這兩天有些不對勁吧?”他的嗓音磁性而華麗,語氣優雅沉穩。


“……你想幹嘛?”蕭雅白質疑了一下,戒備地問。


“有些人,即使被忘記了,但對那個人的一些特殊感覺是深刻心底,很可能會隨著時間而蘇醒;很多求而不得的,很可能會轉而喜歡上同一種類型的人,蕭小姐不想幕天即使忘記了你,仍會再次愛上你吧?萬一他哪天恢複記憶了,事情就會變得很棘手了。”司幕焱說這話時,語氣又嚴肅了幾分。


蕭雅白被他說得有些動搖了。


她覺得司幕天忘記她,對誰來說都是最好的結局。


如果司幕天在忘記她之後,再次喜歡上她……這是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的。


“你先說你找我,到底要幹嘛?如果還打算像上次說的那樣,那就沒必……”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司幕焱打斷了,“不會再像上次一樣,隻是吃個晚飯,幕天也在,希望你不要帶家屬。”


話落,不給蕭雅白拒絕的機會,就把電話給掛了。


蕭雅白剛在心裏想司幕焱說請她見個麵,吃個飯,也不給地址就掛電話了;下一刻,短信提示聲響起,她點開一看,是司幕焱發來的地址。


她考慮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跟某個男人說一聲,“那個,司幕焱找我吃個飯,說是覺得司幕天這兩天有點兒反常,怕他會想起什麽。”


先說清楚,省得某個男人亂吃醋。


唐墨擎夜蹙了下眉頭,沒想到司幕焱還挺關注他這個弟弟的狀態的。


“我陪你一起去。”他說道。


上回司幕焱找她,也不知道兩人都說了什麽。


蕭雅白看這個男人是認真,想了幾秒,想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司幕焱說不希望帶家屬,他還說司幕天也在場,我不知道他想幹嘛,你如果不放心我的話,可以偷偷跟著去,到時候就保持通話,等吃了飯,我們就一起回去,可以吧?”


聽著她這次沒有想要瞞著自己的念頭,唐墨擎夜也想知道司幕焱找她想談什麽。


沒考慮太久,就同意了。


本來他要送蕭雅白去那間餐廳的,不過被她拒絕了。


說如果驚動了司幕焱,不太好。


******


到餐廳包廂的時候,司氏兩兄弟已經到了。


司幕天見了她,眼底掩不住的驚訝和一絲說不清的驚喜。


“哥,你邀請她來幹嘛?”司幕天壓低了聲音問坐在對麵的矜貴男人。


“吃飯啊。”司幕焱的聲音也放輕了幾分。


在外人看來,兩兄弟像是在講悄悄話。


其實,也是在講悄悄話。


見他在跟自己打太極,司幕天語氣冰沉不悅地叫了聲,“哥!”


“在呢在呢。”


司幕焱回應了這句話,蕭雅白就恰好走到餐桌前,坐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