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77章 利用完了就一腳踹開,嗯?

陸隱渾身一僵,神色緊繃,微眯起深邃的眼眸。


眼神有點兒像看殺父仇人一樣,瞪著小安年手上那塊蛋糕。


“……”


“哥哥,果汁。”軟萌之魂上身的小安年用特別可愛的嗓音和語氣提醒道。


他覺得都這個男人,特別好玩。


“嗯?”回過神的陸隱趕緊將手上的果汁遞到小家夥麵前,“給。”


然後小安年就很順手地將手中的蛋糕遞給他拿,雙手捧著果汁喝了起來,衝淡口中的甜膩味道。


“叔叔你要在北斯城待多久啊。”小安年閑聊著問。


那輪廓深邃,五官精致完美,無可挑剔的臉龐抽搐了下,“你叫我叔叔?”


“昂?對啊。”


小家夥眨了眨眼睛,不覺得自己喊得有什麽不對。


“利用完了就一腳踹開,嗯?”


陸隱像拎小貓兒一樣,抓著小家夥的衣領,有種想將這小家夥按在腿上揍一頓的強烈衝動。


“那你說說你幾歲了?”小安年又問,卻一點兒都不怕他。


“二十八。”他言簡意賅回答。


小家夥歪著腦袋,笑著說,“叔叔,我爸比生不出你這麽大的兒子哦。”


“……”陸隱越看,越覺得這小家夥欠揍,語氣霸道強勢又透著一絲難以察覺的複雜,“叫哥哥!聽到沒有?”


“別人的哥哥,都是把弟弟當小祖宗一樣寵著的,你會嗎?如果你會的話,那就是我哥哥,不是的話就是叔叔。”挖了個大坑的小安年眨了眨眼睛,裝出滿臉的期待問道。


陸隱抿了抿薄唇,冷哼了聲,“想得美。”


像是想到了什麽,小安年眼底閃過一絲腹黑。


“哎~看在你這麽想當我哥哥的份上,準了!也不用你把我當小祖宗一樣寵著了。”小家夥一副有點兒勉強妥協的語氣。


“……”陸隱無言。


明明就是這小家夥占了自己便宜,結果卻一副自己強占他便宜的姿態。


這無賴又腹黑的手段,到底是跟誰學的。


“哥哥,你還沒見過我爸比吧。”小安年主動抬手抓住他的大掌,“走,我帶你見見我爸比。”


陸隱看著小家夥一臉興奮,一副帶媳婦兒回家見父母的神情,心底莫名有點兒虛。


直覺沒好事。


“不了,我還有些事。”他冷淡地抽回手,拒絕道。


“那哥哥你先忙,我去找我爸比和媽咪了。”小安年剛鬆開抓住他大掌的小手。


下一秒,小手被陸隱主動握在大掌中,“走吧。”


小家夥回頭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怎麽又改變主意了,不過並沒有說什麽。


任由陸隱牽著自己,朝唐安夫婦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哥哥,這是爸比和媽咪,快叫人。”小安年站在父母麵前,催促著身旁的陸毅。


陸隱:“……”


唐聿城:“……”


安小兔:“……”


三人皆一臉懵逼。


最先回過神的是唐聿城,用淡漠卻真誠的語氣說著抱歉的話,“實在不好意思陸先生,犬子調皮。”


話落,把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小家夥給拉過來,往肉肉的小屁屁上揍了一掌。


“不礙事。”陸隱微蹙了下眉,眼眸微垂,語氣無所謂說道。


“哥哥,我爸比打我。”小安年跑到陸隱身旁,可憐兮兮地揉著小屁屁,“哥哥,說好的把我當成小祖宗來寵呢?”


“???”陸隱。


他什麽時候說過這話了?


“唐安年!不許沒大沒小,陸先生都能當你爸比了,應該叫叔叔。”唐聿城糾正兒子的稱呼。


這欠揍的小家夥,就是想占人便宜也不看看場合。


還神特麽讓陸隱叫他爸比?


承受不起,承受不起。


他跟兔子可生不出這麽大的兒子來。


“爸比,哥哥看起來才十八,哪兒生得出我這麽大的兒子。”小安年端出呆萌的表情,反駁道。


陸隱冷幽幽地插話,“我記得沒錯的話,你剛才說你爸比生不出我這麽大的兒子。”


被打臉的小安年:“……”


“你們兩個大人欺負小孩子。”小家夥冷哼了聲。


“唐安年你今晚好像有點兒皮癢,晚上回去了,爸比幫你撓撓。”唐聿城薄唇漾開一抹淡笑,溫和的語氣充滿威脅。


話落,伸出手揪住小家夥的衣領,像拎小雞一樣把小家夥從陸隱身邊給拎過來。


又跟陸隱說了幾句抱歉的話,便拎著小家夥轉身走了。


“???”被拎的小安年。


喵喵喵?


他們是把他當成三叔送雅白幹媽的定情之物小煤球了嗎?一言不合就拎來拎去的。


陸隱的臉還是那張冷漠臉,眼神則深沉隱晦地望著被拎著走的小安年。


感覺有人靠近,他迅速收回了目光。


赫莉安靜地跟在他身旁,腦海中是他跟那個小家夥相處的畫麵,再聯想到那幅寥寥幾筆的畫,心底的猜測有肯定了幾分。


這邊。


把小家夥拎到了宴廳外麵,沒什麽人,安小兔才教育兒子。


“安年,你剛才在宴會上的行為太失禮了,還敢讓陸先生管我跟你爸比叫爸比媽咪?你怎麽不讓陸先生叫你爸爸得了?”


說到這個,安小兔第一次心生想揍兒子一頓的衝動。


“媽咪,我知道他不會生氣的,才逗他玩的。”小安年小小的雙手拉著他媽咪的雙手,撒嬌地輕輕搖晃著,說道,“我一開始叫他叔叔的,可他聽了不開心,然後我就叫他哥哥,叫了兩句,又叫回他叔叔,他還想揍我呢,是他執意讓我叫他哥哥的,真的。”


反正就是直覺告訴他,那個有點兒老的哥哥,是不會生他氣的。


“以後不許再這麽沒禮貌,長幼不分,聽到沒有?”安小兔的臉色依然嚴厲。


“媽咪我知道了。”小安年立刻乖乖地點頭。


剛應完,就‘啪’的一聲,小屁屁被揍了一巴掌。


小安年傻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


“媽咪,你打我。”小家夥神情可憐兮兮,語氣有些手上。


安小兔知道自己控製著力道,隻用了兩三分力氣,打在兒子的小屁股上根本就是雷聲大雨點小。


不過看著兒子的表情,一下子就心軟了,“這是做錯事的懲罰,讓你以後長記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