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75章 真能瞎掰

宴廳裏


“媽咪,那個姐姐長得跟你好像。”小安年望著不遠處的女子,然後扯了扯他媽咪的禮服裙擺,小聲說道。


他之前就聽說有人長得跟她媽咪很像,不過他沒有親眼看到。


今晚一見,果然是和他媽咪很像。


“嗯,是挺像的。”安小兔忍不住想逗逗兒子,“要是我倆穿一樣的衣服,一樣的發型,安年會不會認錯人?”


“不會,就算有人長得跟媽咪一模一樣,穿一樣的衣服,剪一樣的發型,我也不會認錯。”小安年格外堅定地回答。


就像他第一次看到媽咪,就知道她是他媽咪一樣。


媽咪給他的那種感覺,他也不知道怎麽形容,反正就是能一眼認出他媽咪。


“我們安年真棒。”安小兔笑著誇道。


“兔子,我去聊會兒,你跟安年帶在宴廳裏,隻要別處去,幹嘛都行。”唐聿城看了眼宴廳的一角,然後又對小安年叮囑道,“保護好你媽咪,知道沒有。”


“爸比,我還隻是一個5歲的孩子,為什麽是我保護媽咪,而不是媽咪保護我。”小安年眨了眨眼睛,一臉弱小、可憐、又無助的神情。


“因為你媽咪是弱女子,你是糙漢子。”他抬手想揉一下小家夥的頭發,看到兒子帥氣的發型,又忍住了。


“……”小安年的唇角抽搐了一下。


他爸比還真敢說。


等唐聿城轉身走了,小安年問他媽咪,“媽咪,我爸比以前也這樣嗎?”


“怎樣?”安小兔笑著問。


“就是……”小安年也不知道怎麽形容,就說,“媽咪你給我說說爸比以前是怎樣的一個人?就是你跟爸還沒有我的時候。”


安小兔回憶著以前的事,說,“你爸比以前就是個悶葫蘆,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話來,老是要我找話題,整個人就是一老幹部畫風。”


“那媽咪怎麽看上我爸比的?”小安年又問。


他問過爸比,不過爸比就是不肯跟他說以前的事,他三叔也知道的不多。


“媽咪當初沒看上你爸比。”安小兔想著當年年輕不懂事,被某人嚇唬領了證的事,然後突然問兒子說,“你覺得你媽咪好看嗎?”


“我覺得媽咪是全世界最好看的,比雅白幹媽還要好看。”小安年點著頭說道。


“媽咪當年比現在還要好看,當年追你媽咪的人可多了,然後你爸比當年就是一流氓、無賴。”安·裝比·兔清了清嗓子,微抬起下巴,語氣傲慢地說:


“你爸比的特殊體質,安年你也知道吧?別看你爸比平時是個悶葫蘆,半天憋不出一句話來。當年你爸比對你媽咪一見鍾情的時候,可瘋狂了,他發現他可以直接跟我觸碰卻不會過敏之後,就開啟了瘋狂求愛模式;當然,你媽咪是拒絕的,就想證明即使你爸比長得再高再帥再有錢,我也是他得不到的女人……”


小安年極力忍著笑,聽他媽咪吹牛皮實在是太好玩了。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爸比跟媽咪是一夜鍾情,閃婚領證的。


“後來你爸比把我約到北斯城最繁華的商場,我以為他是約我逛街,沒想到他當著那麽多人的麵向你媽咪求婚。”入戲太深的安·裝比·兔故作神秘停頓了一下。


“哇!媽咪好帥。”小安年很捧場地誇了句,追問,“然後呢?然後呢?”


“你媽咪是那種膚淺的人嗎?會因為你爸比在那麽多人麵前求婚,就答應嫁給他嗎?”安小兔輕哼了一聲。


看到兒子猛地搖了搖頭,才繼續說,“還是安年了解你媽咪啊。當時你媽咪非常果斷決絕地拒絕了你爸比,還把他求婚的玫瑰花給扔了,剛要走,你爸比就當著很多人的麵,緊緊抱著你媽咪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求我別走,讓我嫁給他……你說,你爸比是不是很流氓?很無賴?”


“嗯,是很流氓很無賴。”小安年假裝沒看到她身後的爸比,又問,“然後呢?媽咪就這樣嫁給爸比了?”


“哎~你爸比當年軍職就很高的,再加上唐家的權勢,我不嫁給他,他就死死抱著我大腿不放手,報警,警察蜀黍也勸我嫁給你爸比;後來你爸比還承諾婚後工資上交,一切聽老婆的,老婆最大,然後我就勉為其難嫁給他了。”安小兔根本沒察覺某人就在身後,繼續吹牛。


“媽咪你不是說要證明即使爸比再高再帥再有錢,你也是他得不到的女人嗎?”小安年控製不住開始坑媽模式。


“你媽咪這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知道嗎?”她輕輕地彈了一下小家夥的額頭,說得大義凜然。


“知道了。”小安年看了眼他神色莫測的爸比,然後說,“媽咪我去玩會兒。”


朝她揮了揮手,轉身溜了。


“我怎麽不知道我當年一把鼻涕一把淚抱著你大腿,苦苦哀求你嫁給我?”男人陰森森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安小兔嚇得立刻轉過身,屏住呼吸,語言係統暫時短路了。


“嗯?”他嗓音又沉了幾分。


“我……我也不知道啊。”安小兔裝傻。


心道:他什麽時候回來的?她跟兒子說的話,他聽到了多少?


“當真不知道?”他語氣帶著幾分危險。


“剛才發生什麽事了?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安小兔眨了眨眼睛,親昵地挽著他的手臂,決定裝傻到底。


“剛才聽到有人說即使我再高再帥再有錢,她也是我得不到的女人。”他神色緊繃地陳述。


真想知道她的小腦袋瓜裏裝的是什麽,這種話,她也能瞎掰得出來。


“誰說的啊?”安小兔臉紅到脖子了,一邊裝傻一邊安慰他,“能說出這種話的人,絕對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聿城你別在意,也別往心裏去啊,你到底有多好,沒人比我更清楚。”


她吃著葡萄了,還一直吃著,所以,這些話不是她說的。


“哈哈……”唐聿城一個沒憋住,就被她給逗笑了。


這個小女人,怎麽這麽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