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7章 知道斯修為什麽恨我嗎?(2)

“為了讓他安分下來,我就急中生智設計了讓他偷聽到我跟我父親和我爺爺的談話,讓他以為實際害死他父親的人是我,是我將大哥的死栽贓給毒犯的……”


安小兔聽到這兒,再結合當年唐斯修對他的仇恨態度,就大概能猜出後麵的發展了。


不過她沒說話,依然安靜地聽他說。


“結果可想而知,我跟父親還有爺爺聯手演的這一出戲,很成功地將他的恨意轉移到了我身上。他看我父親跟爺爺包庇著我,憤恨之下搬出了唐家莊園,他知道了他的‘殺父仇人’是我,自然也就歇了想去找那些毒犯報仇的心思,整個人一夜之間變得成熟沉穩了很多,一心想著超越我,替他父親報仇。”


想到原本他跟唐斯修的感情那麽好的,結果為了保護唐斯修,故意讓唐斯修誤認為他是唐斯修的殺父仇人……


安小兔越聽到後麵就越心疼。


她覺得,那時候最痛苦的人應該是他跟唐斯修吧。


他大哥被毒犯殺死的,他卻不得不背上殺人凶手的罪名,被他最疼愛的侄子視為仇人。


而唐斯修的痛苦肯定不少於他,一個是他的父親,一個是他崇拜的二叔,這樣的事,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來說,實在是太殘忍了。


他以為父親死於他二叔之手,而唐家的長輩卻庇護這他二叔,他鬥不過他二叔,隻能苦苦隱忍著。


他雙親死後,這個男人還成為唐斯修的監護人,說句不好聽的實話,這會讓人有種被迫認賊作父的屈辱感。


她想,唐斯修沒有徹底沒仇恨支配,做出真正傷害他二叔、傷害唐家的事,當時的內心應該非常矛盾吧,一邊是他父親的死,一邊是他崇拜敬愛的二叔,換了別的人,估計早瘋了。


安小兔深吸一口氣,心髒一抽一抽的痛,紅著眼眶問他:


“你打算瞞著他一輩子嗎?”


“這倒沒有,隻是想著等他平安長大了,等我替大哥報了仇,再告訴他真相;可惜最後我替大哥報了仇了,他卻永遠都無法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他也不知道斯修臨死的那一刻,心裏在想什麽。


安小兔抱緊了他,心裏也跟著很難受,不知該說些什麽。


如果不是鍾管家打電話告訴他,說有人想買那棟別墅,他估計就不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唐斯修吧。


那她估計也不會知道,他跟唐斯修之間的秘密了。


“我沒事。”唐聿城摸了摸她的頭頂,淡淡地勾了下唇,“缺失了幾年的記憶,突然想起那些事,就感覺是不久前發生的一樣,心裏會一時難受是在所難免的。”


跟她說了這些事,感覺心裏輕鬆了不少。


安小兔故作輕鬆說道,“那你也別想了,不都說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嗎?事情過去好幾年了,估計他現在都會打醬油了。”


“嗯,估計都會打醬油了。”他的心情因她這話,又好了幾分,“好了,睡覺吧。”


“我被你弄得心裏難受了,你得給我講個笑話,哄哄我。”安小兔翻了身,呈大字型躺在床上。


一副你不說,我就不睡的架勢。


“我就隻會將一個笑話,我說了,結果被你嫌棄了。”他有些無奈。


總不能讓他現在用手機查,現學現賣吧。


“隻會一個也得說。”她語氣強勢地命令。


於是,唐聿城不得不有一次給她講了狗熊問兔子掉不掉毛的冷笑話。


講完了,安小兔笑著問他,“你知道狗熊為什麽問兔子掉不掉毛嗎?”


“狗熊估計跟兔子有仇,想著惹毛了兔子,它就有理由對兔子下手了。”他麵無表情回答道。


“……”安小兔目瞪口呆。


大佬,這就是個很單純的冷笑話,你能不能不要陰謀論化了?


“怎麽?難道不是嗎?”他問她,然後還一本正經地分析,“就好比你已經吃過飯了,別人還一個勁兒問你吃了飯沒有,問多了,你肯定會炸毛的,然後罵那人是不是有病,然後那人打了你,還說是你罵他的。”


其實他就是故意的,這麽簡單的問題,簡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她也好意思問。


安小兔想給他跪下了,想看看他的腦回路是怎樣的。


“狗熊是想拿兔子來擦屁屁,才會問兔子掉不掉毛,如果兔子掉毛的話,就跟劣質紙巾一樣,擦著多難受。”


“我還是覺得狗熊想報複兔子,你見誰上洗手間不帶紙的?”他故作堅持自己的觀點。


“你見哪個動物會用紙的?”她反駁道。


“我也沒聽說過狗熊擦屁股啊。”他跟著反駁。


“沒見過不代表沒有。”安小兔有種想打他的強烈衝動。


“不見過不代表沒有。”他忍笑將這句話回敬她。


沒見過動物用紙,那她就見過狗熊擦屁股了?


“唐聿城你給我閉嘴!你不要說話了。”安小兔炸毛怒道。


啊啊啊!


她為什麽要跟這個男人討論這麽沒營養的話題。


這個男人還跟她這麽較真。


氣死她了!!!


“來。睡覺了,我改天再給你講新的笑話。”他把她摟入懷裏,笑著溫聲哄道。


“不用了,我覺得我以後再也不想聽你講笑話了。”安小兔抵在他胸前的雙手,欲拒還迎地推了一下他,就安分地讓他抱著了。


“那我給你唱歌吧。”他又討好道。


“兒歌嗎?我又不是小暖暖。”她佯裝嫌棄。


其實他嗓音炒雞好聽,特別蘇,好聽到什麽程度?是那種聽了就想嫁的。


“你可以點歌。”他特別自負地道。


她歌單裏的歌,她聽的頻率比較高的,他都會。


“哦?是嗎?來首《明月天涯》試試。”她隨口就說了一首歌名。


唐聿城基本猜到了她會讓自己唱這首歌,這首歌是她最近單曲循環的,就連洗澡也外放著聽。


他清了清嗓子,就開始唱了。


開口跪!


安小兔立刻就被驚豔到了,沒想到他不僅會唱,清唱還唱得這麽好聽。


直到他唱完了一曲,她還沉浸在他的歌聲中久久回不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