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3章 他怎麽會去那邊?

安小兔在樓下大廳,看到他臉色有些冰沉往外走,就問,“聿城,你要出去?快吃晚飯了。”


“有些事,晚飯可能趕不及回來吃了。”


他說這話時,連步伐都沒停頓一下,就出去了。


安小兔看他這樣,心裏有些擔心。


但是他走得快,這會兒已經走到屋外了,根本就不給她追問的機會。


深吸一口氣,打算等他回來了再問問怎麽回事吧。


稍後,準備吃晚飯時。


墨采婧看了看四周,然後問安小兔,“小兔,二少呢?”


“媽,他不久前出去了,說是有些事,晚飯就不回來吃了。”安小兔回答道。


“那就不等他了。”


墨采婧轉身去吩咐管家,說可以開飯了。


大過年的,又快到吃晚飯了才出去,應該是有什麽急的、或者是重要的事吧。


“三少,你二哥出去之前有跟你說是去幹嘛嗎?”唐母轉過頭去問正逗著女兒的唐墨擎夜。


“二哥連小兔嫂子都沒說,怎麽會跟我說;媽,二哥那麽大一個人了,他出去辦點兒事而已,又不是去執行什麽重要任務,你們一個個緊張得跟什麽似的,吃飯吃飯,我們小暖暖都餓了。”他淡定地說完,抱著女兒朝用餐廳走去。


蕭雅白跟在後麵,跟他說,“你把小暖暖放下來,老是抱著她,小心她以後都不會走路了。”


這個男人,跟沒抱過孩子似的。


一個沒注意,他就把女兒抱在手上,也不想想,再過一陣子,小暖暖就四歲了,又不是一兩歲的小孩子。


反正她是快抱不動了。


“行,我把小暖暖放下來。”唐墨擎夜把小暖暖放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嘀咕道,“你說什麽就是什麽,反正我又不敢反駁,我又不敢有意見。”


“……”蕭雅白。


不皮一下他是不是渾身不舒服?


……


深夜


安小兔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卻怎麽也睡不著。


她看了眼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


而某人還沒有回來,也沒有打電話回來。


想到他下午出去時的臉色,她翻來覆去了一會兒,從床上爬了起來,拿起手機撥了他的電話。


手機是通了,卻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有人接,最終提示無人接聽。


她忍不住擔憂了起來,早知道他要出去的時候,就應該問清楚他去幹嘛了。


撥了一遍沒人接聽,她又撥了第二遍。


就在她要以為又是無人接聽時,那邊接通了。


“二少夫人,晚上好!”手機裏,傳來一道恭敬的、有些蒼老的男人聲音。


安小兔愣了愣,“請問你是?”


“回二少夫人,我是鍾管家,二爺現在斯修少爺以前住的別墅這邊。”鍾管家看了眼躺在床上的主子,恭敬解疑道。


很快,安小兔就想起這個‘鍾管家’是誰了,是以前唐斯修家裏的管家。


她跟鍾管家沒接觸過多少次,已經記不得鍾管家的模樣了。


“二爺怎麽了?他怎麽會突然去那邊?”她嗓音有點兒緊繃,追問道。


心底那股難受的情緒又湧上來了。


唐斯修死後,他們就很有默契地不提起唐斯修。


這兩天是怎麽了?


今天既不是唐斯修的忌日,或者什麽特殊日子。


先是她夢到了唐斯修,現在聿城又去了那棟別墅,還是鍾管家接的電話。


鍾管家想到這個主子之前叮囑的事,便一問三不知地回答,“二少夫人,二爺如何了,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主子的事是不會跟我們這些下人說的。”


“那他現在怎樣了?怎麽沒接電話?”


安小兔問這話時,已經從床上走下來了,走到衣櫃前,隨手拿了一套衣服。


“二爺睡著了,我是聽到手機鈴聲響,冒犯地看了來電顯示,見是二少夫人打來的,就接了。”鍾管家回道。


她越聽,越覺得鍾管家的話可疑。


聿城平時睡眠不算深,如果是單純睡著的話,不可能聽不到手機鈴聲的。


“行,我知道了,沒事了。”她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沒有跟鍾管家說要去那裏一趟,打算來個突襲,以免鍾管家有所準備。


換好衣服,從抽屜裏拿了車鑰匙,就離開了房間。


******


房間裏,鍾管家把手機放到床頭櫃上,費力地將主子安頓好,留了一盞小燈,便出去了。


走了幾步,鍾管家停住了腳步,回頭看著緊閉的門扉,有點兒傷感地歎了一口氣。


自從斯修少爺去世之後,二爺就再也沒來過這裏了,給了他比以前還要多幾倍的薪水,讓他繼續打理這棟別墅。


鍾管家猜想,可能是他下午打的那通電話,勾起了二爺心底的傷和痛,二爺才來了這裏的吧。


鍾管家就住在這棟別墅裏,回到房間,想起了許多事,怎麽也睡不著。


不知過了多久,聽到門鈴聲響起。


他起身披了件衣服,就走去開門了。


透過貓眼看到門外的人是另一個主子(二少夫人),鍾管家趕忙把門打開,“二少夫人,這麽晚了,您怎麽來了?”


“二爺呢?”安小兔問。


“二爺在……二爺在房間裏休息,我這就帶二少夫人去。”


鍾管家手腳利落地把門關好,邊給她帶路,邊把披在肩上的外套穿好。


安小兔沉著臉色跟在鍾管家後麵,心裏想著事情,直到聽到管家說,“二少夫人,到了。”


才回過神。


她認得這個房間是唐斯修生前住的。


眼底閃過一抹複雜情緒,她將管家打發下去,“我知道了,管家你回去休息吧。”


“二少夫人晚安!有什麽需要幫忙的,盡管喊一聲。”鍾管家沒有多說什麽,鞠了下身子,退下去了。


等到鍾管家下了樓,看不見人了,安小兔才深吸一口氣,推開了房間的門。


才踏入房間,就聞到了濃鬱的酒味兒。


她不禁皺起了眉,原來是喝醉了,估計還喝了不少,才會醉得不省人事。


走到床邊坐下,看著他喝醉後的睡顏,他的神情很安靜,跟平時沒什麽區別,也像什麽事都沒發生過般。


大概喝醉了,也就無法思考那些不愉快的事,就睡得安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