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1章 竟然夢到他了

安小兔笑罵道,“滾粗,友誼的巨輪沉了。”


“真的,要不是你倆發型不同,我還以為你進了洗手間一趟,變漂亮了呢。”蕭雅白挽著她的手臂,笑著說道。


“蕭雅白你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別說了,沒有人比我漂亮,沒有人!快說,我是最好看的。”她故作一臉嚴肅命令道。


“你是了解我的,昧著良心的話,我說不出來。”蕭雅白繼續逗她,見她要炸毛了,趕忙轉移話題,開玩笑說,“哎說真的,那個小仙女長得跟你真的有七八分像,就是沒有你漂亮;小兔要不你回去問問安媽媽,你是不是其實還有個失散多年的的姐妹?”


“把你的狗血腦洞收起來,哪有那麽多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安小兔丟了個白眼給她,沒好氣回道。


“說真的,剛才那個年輕男人也確實挺好看,要身材有身材,要顏值有顏值,氣質也極好,也難怪你會魂都被勾走了。”蕭雅白說著,忍不住皮一下,打嘴炮說道,“那男人看著挺有錢的,我要是足夠有錢,就強取豪奪,強行把他給包養了。”


“你老公是kr·c國際總裁,要錢有錢,要權有權;你現在就可以跑去問他:小哥哥,談戀愛嗎?你偷你老公的錢養他,敢拒絕就用強硬手段逼他就範。”安小兔笑著給她提供建議。


“安小兔,你這麽女流氓,你家二爺知道嗎?”蕭雅白笑罵。


“蕭雅白你自己比我還女流氓,也好意思說我。”安小兔反駁道。


兩人又在學校裏逛了一會兒,臨近過年了,校園裏到處都靜悄悄的,想買瓶水,小商店都沒有開門的。


接到唐聿城的電話,安小兔給他說了具體地址。


過了兩三分鍾,一輛熟悉的黑色邁巴赫緩緩出現在眼前,最終在兩人跟前停下。


唐聿城走下了車,問兩人,“還要去哪兒逛的嗎?”


安小兔望著他英俊如斯的臉龐,尤其是那雙略清冷的深邃眼眸,讓她莫名閃了下神,腦海中閃過剛才看到的那個年輕男人的臉。


“怎麽了?兔子。”見她不說話,他又問了句。


“沒事,有點兒累了,不逛了,我們回去吧。”安小兔收回了神,搖了搖頭說道。


唔~難怪她覺得好像在哪兒見過那個年輕男人,那個男人的眼睛,跟她家聿城的有七八分神似。


“那就回去吧。”唐聿城先是紳士地幫蕭雅白拉開車後座的門,等她坐上了車,才打開副駕駛的車門,讓安小兔坐上車。


她細微的異常反應,他是看出來了,不過蕭雅白在這兒,他不好問怎麽回事。


“你出來的時候,安年睡著了嗎?”安小兔隨便找了個話題。


“在回去的路上就睡著了。”他回道。


他家安年有午睡的習慣,今天情緒再興奮,到了點,就困得撐不住了。


“哦,我……我眯會兒眼。”


安小兔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麽了,隻好靠在座椅上假寐。


唐聿城側過視線看了她一眼,抿著薄唇,沒有說話。


她不是個善於掩飾自己真實情緒的人,即使她此時是閉著眼睛的,不過還是能從她的臉上看出,她應該是在學校裏遇到了什麽人,或者什麽事了。


安小兔假寐著假寐著,就真的睡著了。


回到唐家莊園,唐聿城舍不得把她叫醒,就直接抱著睡著的她回了房間。


想到去學校接她時,她有些異常,他等不及她醒來,就打算去問蕭雅白怎麽回事。


在走廊上碰到唐墨擎夜,他問,“三弟,你家雅白呢?”


“午睡了,怎麽了?”唐墨擎夜困惑反問。


“沒。”


他淡淡說了句,沒多解釋,轉身回了房間。


……


安小兔午睡睡得不安穩,沒有睡太久,就醒過來了。


她長長吐了一口氣,但心底還是很難受,那個夢帶來的濃烈悲傷情緒,在胸臆間縈繞,揮之不去。


翻了個身想起床,發現唐聿城就坐在床邊,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


安小兔被嚇了一小跳,“聿城,怎、怎麽了?”


“你午睡是不是做什麽噩夢了?兔子。”他輕聲地問,抬手擦去她眼角的淚珠。


這麽問不是沒有理由的,上回她被赫洛斯威脅後,也做噩夢了。


腦海中突然閃過這個念頭,唐聿城替她擦掉眼角淚珠,抽回手的動作一僵,深沉的眼眸微眯了起來。


赫洛斯威脅她?


還想回憶更多有關的事,腦袋卻是一片空白。


他猜測‘赫洛斯’這個人,可能是他記憶空白的這幾年出現的人。


不過以他對自己的了解,既然知道了赫洛斯在威脅她,那自己肯定已經將這個威脅鏟除了。


不過她今天的異常反應,又不像是被人威脅了。


因為他去接她們時,蕭雅白的態度和表現都是正常的。


安小兔愣了一下,沒有注意到他細微的不對勁,輕搖了搖頭,淡聲解釋,“就是做了個夢,夢中的故事是很悲劇的結尾,心情也跟著鬱悶起來了。”


說完,還長舒了一口氣,心情卻並沒有因而變輕鬆些。


除了唐斯修剛死的那段時間,她會經常夢到唐斯修,有她被唐斯修強行帶走的噩夢,也有唐斯修死亡的悲夢;但懷裏小安年一段時間後,她就一直沒再夢到唐斯修了。


不知今天怎麽了,時隔唐斯修的死,都快有七年了,睡個午覺竟然又莫名夢到他了。


“真的?”唐聿城追問道。


無法從她此時的神情判斷出,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在撒謊。


“真的。一個夢而已,我幹嘛騙你。”


安小兔回答完,掀開被子下了床,準備走進浴室去洗漱。


當年唐斯修的死,他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釋懷,一直壓抑著;現在快要過年了,還是不要跟他提起唐斯修了,省得影響了他過年的心情。


唐聿城一把拉住她,把她按坐在自己腿上。


“我還有事問你。”


“嗯?什麽事?”她也不掙紮,安分地坐在他的腿上不亂動。


他眼眸深邃,目光銳利地觀察著她的神色,直接問,“你今天跟雅白回大學母校,遇到什麽人或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