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0章 那個男人……

盡管安小兔再三叮囑,唐聿城還是控製不住他自己,衣服鞋子、首飾、包包等等,但凡是女人的東西,都給她買買買。


在第n+1次安小兔想阻止他時,他搶先開口說,“我平時都不怎麽花錢,都辛苦一年了,你就讓我放縱一下。”


“行吧,允許你當一天敗家爺們兒。”她有些無奈地妥協了。


為了證明自己是親爹,唐聿城牽著兒子的小手,無比壕氣地說,“來,安年,爸比給你買新衣服,今天你的土豪媽咪買單,想買什麽今天買。”


“不是爸比買單嗎?”小安年仰頭看著他爹地。


“你媽咪是家裏的財政大臣。”


“哦,那我現在知道以後該討好誰了。”


“……”唐聿城。


他覺得兒子有點兒欠揍。


他也有點兒想揍兒子一頓的衝動。


另一邊。


雙皮奶夫婦也收獲不少,蕭雅白想著自家老公是kr·c國際的總裁,他還說了今天他請客,因此,看到喜歡的,就毫不猶豫買買買。


因為天氣冷,簡單商量了一下,決定去吃火鍋。


一邊吃一遍聊天,吃得有點兒久。


小暖暖很快吃飽了,爬到她爹地腿上坐著,等大人們吃好了,她已經待在她爹地懷裏睡著了。


安小兔看兒子好像也有點兒困意,跟蕭雅白相視一眼,默契地達成了某種無聲的協議。


“擎夜,你帶小暖暖先回去,我要跟小兔再逛會兒。”


“聿城,安年好像也有點兒困了,你帶安年回去睡午覺,我想跟雅白兩個人再逛一會兒。”


兩人同時對自家男人說道。


唐墨擎夜抱著睡著的小萌寶,對蕭雅白的話沒有什麽異議。


倒是唐聿城不太放心安小兔一個人,雖說安娉婷跟薛碧蓉已經不會再出來作妖了,可他就是不放心。


他站在她身旁,抿了抿唇,說道,“我還不想回去。”


“我們女人之間的約會,二爺你一個大男人就別跟著了,你學學我們家三少,多懂事。”蕭雅白朝他揮了下手,示意他趕緊回去。


抱著小萌寶的男人,聽到她誇自己,唇角抑不住彎起一絲愉悅的弧度。


唐聿城又沉默了幾秒,對安小兔說,“我送了安年回去,就來接你們。”


“好的好的。”安小兔知道這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了,“開車慢點兒,注意安全。”


回唐家安頓好了小安年再來,怎麽也得兩個小時,那時她跟雅白也逛得差不多了。


“有事打我電話。”他叮囑道。


“知道了二爺,我會保護好你家兔子的,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帶著安年回去吧。”蕭雅白有點兒受不了這個男人的粘人程度。


唐聿城欲言又止地看了安小兔一會兒,牽著兒子轉身走了。


等兩個男人帶著孩子回去後。


蕭雅白挽著安小兔的手臂,笑著調侃說,“小兔,你家二爺這麽粘人,是牛皮糖精變的吧。”


“你拿照妖鏡照一下,不就知道了。”安小兔笑著回道。


“不敢照不敢照,萬一照出了他的真身,殺人滅口怎麽辦?”她佯裝驚恐搖了搖頭。


這幾年,北斯城變化很大,不過有些地方也沒有改變,兩人帶著墨鏡和口罩,去逛了她們以前讀大學時逛的老街,吃了些小吃食,還是以前的味道。


然後一時興起,去了她們讀的大學學校。


現在是冬天,學校的綠植隻剩光禿禿的樹幹樹枝,又快過年了,除了門衛,還有極少數特殊原因住校的學生。


學校裏沒什麽人,兩人就將口罩和墨鏡摘了下來。


安小兔打了個電話給唐聿城,告訴他說她跟雅白在她們的大學母校。


逛了一會兒,她對蕭雅白說道,“雅白,我去上個洗手間。”


“要我陪你嗎?”蕭雅白問。


“不用。”


“真的不用?你不怕裏麵有阿飄姐姐?”


“滾粗。阿飄姐姐要敢出來,我能把她按地上,揍到她爹媽都認不出來。”安小兔彪悍地笑罵了句。


然後朝不遠處的女洗手間走去了。


大概過了十分鍾,等她從洗手間出來,卻不見蕭雅白的身影了。


安小兔蹙了下眉,拿出手機撥了蕭雅白的手機,“你在哪兒呢?”


“麻蛋我剛才認錯人了,把一個女人認成了你,咳~我這就回來啊,你在那兒等我。”蕭雅白說完,就掛電話了。


“……”安小兔。


很想問她是不是瞎,洗手間跟她蕭雅白才多遠距離,她也能認錯人?服了。


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她迅速轉過身,看到一個身材高大挺拔,西裝筆挺、容貌清貴俊美的年輕男人朝這邊走來。


男人那雙深邃而精致的眼眸,好像在哪兒見過,但又想不起來了,安小兔的呼吸莫名緊促了起來,心底升起一股說不清的複雜情緒。


那男人像是沒看到她般,抿著唇,神色薄涼地從她身邊越過,走遠了一段距離,然後從口袋拿出手機,似乎撥了個號碼,然後將手機放在耳邊。


蕭雅白拍了下失神的安小兔肩膀,說道,“安小兔,你竟敢盯著二爺意外的男人失神,要是讓你家醋壇子知道,你就死定了。”


她剛才回來時,也跟那個陌生男人擦肩而過了,長得確實極好看的,不過再好看也沒有她家三少好看。


“不是,我說……你剛才是不是見鬼了?我在洗手間裏還沒出來,你就被女鬼迷了眼睛,跟著女鬼走了。”安小兔沒搭理她的話,轉移話題問道。


“你才見鬼了,見的還是一個男鬼,還被一個男鬼把魂都給勾走了。”蕭雅白反擊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你給我說說怎麽回事?”她挽著蕭雅白的手臂,笑著問。


要是讓某個男人知道她盯著一個陌生男人失了神,某人估計要炸毛了。


“就是剛才我看到有個小仙女,從洗手間裏出來,身型和衣著都是你的風格,然後臉也長得跟你有七八分像,我當時腦子一抽,就跟上去了;不過說實話,那個小姐姐長得比你年輕、也比你漂亮。”蕭雅白向她解釋著,最後還不忘補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