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58章 一天最愛一個

第二天。


回江城時,蕭雅白發現某個男人從離開唐家開始,情緒就有些不對勁,但她又說不出哪裏不對勁。


想了又想,她才問,“擎夜,你二哥跟你說什麽了?”


在唐家,對他影響力最大的,非他二哥莫屬。


“男人之間的事,你們女人別問。”他一副大男子主義的語氣回了一句,顯然不想她再繼續問了。


她有些嫌棄地哼了一句,說道,“我不過是閑著無聊,隨口找了個話題打發時間而已,你這話,弄得好像我很想知道似的,本小姐才不稀罕知道。”


這口是心非的傲嬌模樣,看得唐墨擎夜有些想笑。


“也沒有什麽,就是有些把柄落二哥手裏了。”他輕描淡寫地解釋,算是滿足她的求知欲了。


蕭雅白壓根不信他的說辭,不過也沒有再繼續問了。


誰還沒點兒秘密了。


翊笙給她開的藥方,蕭雅白還特地問了一下,他有沒有故意加了一些特別苦的藥材進去。


中藥本來就難喝,如果再加些苦死人不償命的藥材,她估計要瘋了。


畢竟在這件事情上,翊笙是有洗不白的前科的。


想當年,小兔被他開的治療喉嚨損傷的藥方給苦得嗷嗷大叫。


翊笙無語得說不出話來了,心想:他罪孽有這麽深重嗎?每回他給安安開藥,那神情,都跟他給她下毒似的。


到了江城。


之前跟司幕焱談了那番話之後,蕭雅白會從一周裏,挑出半天沒有什麽戲要拍的,抽空去看司幕天,她對司幕天的態度也冷淡疏離了些,弄得司幕天心裏像被貓爪狠狠地抓了般難受。


臉色極不好,脾氣也跟著蹭蹭地直線暴漲,最後把蕭雅白轟出了病房,還撂了狠話說以後不準她再來看他了。


結果等蕭雅白走了,他就後悔了,可又拉不下臉要求她繼續來看望他。


為此,蕭雅白鬱悶了大半天。


畢竟有些東西,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總有個過程,而這個過程自然不會太好受。


於是第二周,蕭雅白果真沒有再去醫院看望司幕天了。


司幕天等到星期五晚上,都不見她出現,就知道她是真的不來了,然後脾氣、心情也惡劣到了極點,見誰都炸,就連他哥也難以幸免。


直到司幕天出院,回家休養了,蕭雅白也沒有再去看過他,有些事,該狠心時就得狠心。


司幕天暗地裏罵了她無數遍冷血無情,還暗暗發誓等他傷好了,回歸劇組,她就死定了。


******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間,就快到過年了。


作為投資這部劇的大boss唐墨擎夜,豪氣地給整個劇組放了七天的年假。


機場候機貴賓室。


準備登上回北斯城的航班前,唐墨擎夜跟坐在自己身邊的她說,“你之前說過的,過年要跟我回唐家過年的。”


當然,他知道就算她不跟他回唐家過年,她也不會是孤零零一個人,她會去安父安母家吃團圓飯。


不過現在,不管她是怎麽想的,她都必須跟自己回唐家。


他們是一家人,過年代表著團圓,就應該在一起過。


“emmm……容我考慮考慮。”她故意端著架子,卻抑不住揚起的唇角,出賣了她內心的想法。


“那你在飛機上好好考慮。”他配合了一下她,頓了頓,又說,“等下了飛機,就要跟我回唐家了。”


聽了他這霸道的話,蕭雅白笑了,不管她考慮的結果是什麽,最終都要跟他回唐家的,那她還考慮什麽。


小萌寶並不知道過年的概念是什麽,大概知道那是一個節日,在美國,她跟她麻麻隻過聖誕節。


看著機場到處都裝扮得很喜慶,又不像是聖誕節之類的,小萌寶特別興奮地問他爹地是不是要過聖誕節,給她準備禮物沒有。


把唐墨擎夜笑得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後給她解釋了什麽是過年,過年都會幹嘛。


小萌寶得知要穿漂亮衣服,還有大大的紅包拿,就愈發期待了。


回到北斯城機場。


來接他們唐家的司機,早已在那兒等候著了。


別看唐墨擎夜在江城機場才跟蕭雅白說,讓她跟自己回唐家過年的事,其實他早就暗地裏跟家人說會帶雅白回來過年了。


唐家莊園,裏裏外外都裝扮得格外喜慶,隨處散發著過年的氣息。


最開心的就是小暖暖了。


自從第一次去唐家見了他的家人後,後來幾乎每周,蕭雅白都會自願或者被某個男人拐回唐家;偶爾,某人會拖著她,去她那兒膩歪個一夜半天什麽的。


她那房子,算是兩人之間的小世界。


現在蕭雅白回唐家,就跟回自己家一樣自然自在。


一進門,小萌寶就朝唐老爺子跑去,奶聲奶氣地問,“曾祖父,你給暖暖準備紅包沒有?”


唐老爺子愣了一下,還沒說話,就聽到蕭雅白有些無奈地笑著解釋,“以前我跟小暖暖在美國,是不過年的,倒是年初一會給她發個紅包;在回來的路上,擎夜跟小暖暖說了下什麽是過年,她一路上都特別興奮。”


以前她在美國,周圍沒什麽r國人,也沒有那種過年的氣氛,她也要工作,頂多除夕和初一,會請兩天假,然後新年初一給小暖暖發個壓歲錢,就這樣了。


唐老爺子聽得有些心酸,慈祥地笑著回答小萌寶,“當然有啊,曾祖父給暖暖準備了很大一個紅包,比你安年哥哥的還要大。”


“曾祖父,暖暖最愛你了。”小萌寶激動得嗷嗷大叫,萌得不行,拉著老爺子的手,親了親手背。


“暖暖昨天還說最愛爹地的,怎麽現在就最愛曾祖父了?”唐墨擎夜忍不住逗一下女兒。


“哎呀~昨天暖暖最愛爹地了啊,今天最愛曾祖父嘛,一天最愛一個。”小萌寶回答得理所當然。


“……”在場眾人。


一天最愛一個?


敢情是遺傳了她爹地當年的‘風華’啊。


“上梁不正下梁歪啊。”蕭雅白輕飄飄地瞟了眼某人。


其實蕭雅白並不是那種喜歡揪著過往的錯不放的人,更不會把那些事拎出來,給彼此找不痛快。


即使現在想起唐墨擎夜當年的那些荒唐事,她也不會覺得心裏不舒服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