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9章 婚禮的事我心裏有數

事後,蕭雅白氣得想大罵男人都是大騙子!都是禽l-獸啊!


說好的隻是單純地吻她一下呢?


他不僅對她來了個難舍難分的纏綿深吻,還上下其手,就差沒把她的衣服給扒了。


男人都是壞東西!


唐墨擎夜看著她臉色緋紅,抱著衣服走進浴室去換,邊走,還不忘回頭惡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


他摸了摸鼻子,卻沒有一點兒要反省的跡象。


兩人換好了衣服,一起走下樓。


“麻麻,我以為你回去了。”小暖暖又開心又激動地跑到她腳邊。


她睡覺醒了,奶奶跟她說麻麻睡覺了,可是又不許她去找麻麻,她以為奶奶騙她的,以為麻麻已經回去了。


奶奶果然沒有騙她的。


“麻麻跟小暖暖一樣,睡覺去了。”她拉著小萌寶走到沙發坐下。


小煤球眯著眼慵懶地蜷縮在沙發的角落裏,感覺有人靠近,睜開了一下眼睛,見是蕭雅白,立刻站了起來,跳到她的腿上,蜷縮著身子繼續睡。


蕭雅白低頭看著毛色雪白亮澤的小煤球,伸手摸了摸它的肚子,小煤球立刻舒服地‘喵喵~’了兩聲。


“麻麻,麻麻那你晚上也住在這裏嗎?”小暖暖拉著她的手追問。


“當然住這裏了。”唐墨擎夜搶先開口替她回答,“以後也住在這裏,小暖暖開心嗎?”


“……”蕭雅白。


她能拒絕嗎?


直覺告訴她今晚不能住在這裏。


不然又會發生很可啪的事的。


“開心呀,那麻麻以後一直住在這裏啊,奶奶說麻麻可以住這裏的,曾祖父也說讓暖暖叫麻麻住在這裏。”小萌寶激動得抱起小煤球,就對著它的嘴親了一下。


‘喵~’小煤球軟軟地叫了一聲,用舌頭去舔小主子的臉。


唐墨擎夜趕忙阻止了小煤球繼續舔舐的行為,把小煤球放回到蕭雅白的腿上,貓的舌頭有倒刺,他家小暖暖的臉蛋嬌嫩著呢。


小煤球又‘喵喵’地叫了兩聲,翻著雪白的肚皮,用兩個抓住抱著蕭雅白的手,想讓她繼續給自己撓肚皮。


蕭雅白失笑,感覺這貓要成精了。


晚餐。


依然豐盛,有每個人喜歡吃的菜肴。


經過大半天的過渡,蕭雅白已經適應唐家的氛圍了,幾乎不覺得拘束或者緊張了。


“雅白,我聽三少說你們拍完了這部戲,就準備婚禮的事,是嗎?”墨采婧語氣溫和地問,“你別誤會,我們不是在催你們辦婚禮,就是想問一下。”


“嗯,是的。”蕭雅白頷首承認。


“婚服什麽的,三少跟你提過沒有?婚禮的事可以等拍完戲再籌備,婚服什麽的,都是要定製的,有時候遇上別人也在定製,可能還要排隊。”墨采婧仿佛已經看到她家三少舉行婚禮的畫麵了,轉頭對小兒子說,“你有空就拿些婚服的設計圖給雅白挑一下,看有沒有比較喜歡的,知道了嗎?”


唐墨擎夜眼皮一跳,但還是穩住了場麵,淡定地說,“媽,這個不急。”


“不急?你看看你都三十好幾了,還不急?到時你們忙著籌備婚禮,就沒時間在挑禮服上費那麽多心思挑呢?雅白都給你生了個這麽可愛的女兒,婚事上你要是敢含糊了試試?”墨采婧訓斥兒子,也表明自己對雅白的重視。


絕大部分女人,都希望嫁給心愛的人時,也能擁有一個浪漫、完美而難忘的婚禮。


“媽,婚禮的事我心裏有數。”關於婚禮的事,唐墨擎夜不想解釋太多。


更不想讓人知道婚服已經在製作了,婚禮事宜也已經籌備了,而且這個婚禮,雅白也有參與其中的,雖然她毫無察覺。


但他敢保證,他們的婚禮,雅白也一定會很滿意的。


墨采婧還想要說些什麽,卻被唐墨擎夜再度搶先開口了,“媽,你別說了,等會兒雅白會誤以為你這事在變相向她催婚呢,她會有心理壓力的,婚前恐懼症,你知道吧?不知道就網上查一下。”


“……”安分吃飯的蕭雅白。


躺著也中槍。


“雅白你別誤會,媽沒有催婚的意思,你們別急,慢慢來,想什麽時候舉行婚禮就什麽舉行婚禮,不要有心理壓力。”墨采婧立刻緊張地解釋。


她當然知道很多婚前恐懼症都是來自女方對婆家的態度。


說著,她又轉移了話題,“還有二少,你跟小兔也要補辦一個婚禮,知道嗎?”


“咳咳……”已經在暗搓搓籌備婚禮,卻突然被點名的唐二爺被嗆了一下,“我知道,這事我跟小兔說過了。”


他還知道他三弟也在偷偷籌備著婚禮,甚至跟他看上了同一個繡坊。


不過由於兩人的婚服都要得比較急,他三弟隻能換了一間定製婚服的繡鋪;這有些事是繡坊告訴他的,有些是他查到的。


大概知道他三弟的婚期在農曆七月之後,具體時間就不知道了。


“嗯。”墨采婧滿意地點了點頭,“要不你們兄弟倆一起舉行婚禮吧?”


她家二少是個比較省心的。


“不用。”唐聿城拒絕得幹淨利落。


“不了吧?”唐墨擎夜也否定了。


唐二爺是這樣想的:他原定的婚期在他三弟之前,一起的話,要等。


而且,一起舉行婚禮的話,就沒有驚喜了。


唐墨三少的內心想法則是:他婚服都已經在製作了,他二哥跟他一起舉行婚禮的話,要麽有些事上要將就,要麽就趕不及了。


還有一點,他想給雅白一個出其不意的驚喜,如果跟他二哥一起舉行婚禮的話,就沒有驚喜可言了。


在某些事情上,兄弟倆的想法驚人的一致。


墨采婧隻是隨口一提,看兩人都不願意一起舉行婚禮,就沒再說什麽了。


蕭雅白和安小兔卻同時在心底暗想:記得以前,她們還討論過,以後誰先嫁,就給對方當伴娘。


不過現在她們都已經結婚了,不管是誰先舉行婚禮,都不適合給對方當伴娘,所欲,她覺得一起舉行婚禮也挺好的啊。


心裏雖是這麽說,但彼此都沒有把這樣的想法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