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8章 他家老婆真軟真香

不僅是老爺子的禮物她用心了,給她公公婆婆的,也同樣用了心,哄得幾個長輩都特別開心。


或許是因為蕭雅白有了重要的‘利用價值’,唐老爺子對她異常滿意,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兒殷勤的味道。


唐家的長輩都熱情得教蕭雅白有點兒無力招架。


吃過午飯。


老爺子要午睡的,在客廳裏聊了一會兒便回房休息了。


墨采婧怕蕭雅白會無聊,便讓兒子帶她出去走走,逛逛唐家莊園什麽的,畢竟在北斯城乃至整個國,還沒有哪個豪門的府邸占地,能比得上他們唐家的。


唐墨擎夜把小暖暖哄午睡了,才帶蕭雅白出去走走。


“都說爺爺和爸媽很好相處的。”他牽著她的手,淺笑說道。


想到她見到爺爺和爸媽時,緊張得一愣一愣的,就覺得有些好玩,到後麵,她就遊刃有餘了。


“嗯,沒有一點兒架子,一開始很緊張;後麵就感覺爸媽就想安爸爸和安媽媽一樣,都很好說話,不拘小節。”蕭雅白如實說道。


尤其是他爺爺,比小兔她爺爺還要好相處,和藹可親,有時又有點兒傲嬌,完全不會讓她覺得緊張、有壓力。


也親眼看到,這幾個長輩有多疼愛小暖暖了。


這個世上,她最感激的就是小兔和眼前這個男人了。她和小兔沒有血緣關係,可小兔卻讓她擁有了一對父母;而這個男人,給了她一個家,還有幾個特別慈祥可愛的長輩。


想著,她一下子撲進他的懷裏,“擎夜,謝謝你!”


“謝謝我什麽?”他笑著,有些懂她這話的意思,又覺得不太懂。


“很多。”她搖了搖頭,沒有詳細解釋。


她以前奢想過的東西,一個家,一個愛人,孩子和貓……他都幫她實現了,而且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好。


大抵知道她想表達的東西了,他隻是抱緊了她,沒有再說什麽。


唐家莊園很大,唐墨擎夜帶著她徒步地逛。


昨晚被折騰了大半個晚上,蕭雅白走了大半個小時,就感覺困意襲上頭了,打了個嗬欠,跟他說回去了,想補個眠。


回去了路走到一半,蕭雅白穿的鞋子是有跟的,腳有點兒酸,又困,便問他,“我走不動了,你背我一會兒好不好?”


唐墨擎夜覺得她這神情、這語氣,像極了小暖暖跟他撒嬌的樣子,心裏頓時柔軟得一塌糊塗。


要知道,她很少向自己撒嬌的。


“好。”他走到她前麵,蹲了下來。


她趴在他背上,雙手勾住他的脖子,“重嗎?”


“不重。”他否定道,“可以再重點兒。”


她身高超過一米七,體重卻不過百,對於明星來說,是很好的身材;雖說該長肉的地方也不含糊,不過他卻覺得瘦了些。


“不能再重了,再重,很多衣服都穿不了了。”她把臉枕在他的肩上,聲音帶著點兒睡意。


他聽了,忍不住失笑,大概知道他家小暖暖天天嚷著漂亮裙子的性子,是隨了誰了。


她困得閉上眼睛,又聲音低低地繼續說,“我都不知道原來讓人背,這麽舒服的,早知道就早點兒讓你背了,省得我走了這麽長的路。”


聽到這話,想到她的身世,唐墨擎夜感覺心髒突然傳來一陣尖銳的疼,鼻尖有點兒酸,一股酸楚湧上喉嚨。


她跟小兔嫂子成為好朋友,好閨蜜時,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已經不是可以趴在父母背上的小孩子了,安父安母再怎麽疼愛她,可有些東西卻再也給不了的。


“那我一路背你回家吧。”他聲音特別溫柔地說。


“嗯……如果你背得動的話,快到唐家了就放我下來。”蕭雅白已經困得不想說話了。


唐墨擎夜聽得出她語氣裏的濃濃睡意,默默地背著她,沒再跟她說話了。


回到唐家。


墨采婧看到小兒子背著雅白進來,緊張了一下,立刻問,“雅白怎麽了?”


“睡著了。”他言簡意賅地解釋了一句。


“哦哦。”墨采婧聽了,了然地點了下頭,不說話了。


兒子昨晚是去雅白那兒過夜的,今天又快中午了才把雅白帶回家……哎呀這種事,誰還沒年輕過。


唐墨擎夜背著她回了房間,動作輕柔地放到床上,看到她剛沾床,舒服地呼了一口氣,翻了個身,把被子抱在懷裏,臉頰還蹭了蹭被子。


他無聲笑著,把被子從她懷裏解救出來,幫她換上了睡衣,最後才幫她把被子蓋好。


轉身離開房間,走到門口時,他步伐突然一頓,想了想,又往床的方向走了。


唔,他覺得自己也要睡個午覺的,畢竟他昨晚那麽賣力幹活;若不休息好的話,今晚還在怎麽繼續賣力幹活?


想好了理由,他動作利落地換上拖鞋,走進浴室裏把腳洗幹淨,這是在某人的淫威之下養成的習慣,不管什麽時候,如果想上床,必須把腳洗幹淨,就算沒有任何味道,也要洗腳。


把衣服換成了睡衣後,掀開被子,鑽進被窩裏,將睡得很沉的某人抱了個滿懷,親了親她的臉頰,然後是柔嫩的唇瓣。


某個妻奴激動的內心:他家老婆真軟真香,他家老婆是最好的。


……


蕭雅白醒來時,看著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間,一時有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唐墨擎夜醒得比她早一些,見她醒了,到處看了看,唯獨沒有看到自己,便把她的臉轉過來,“看哪兒呢?你老公在這兒。”


“看你啊。”她看著他有些不滿的神情,就笑了,“這是……你房間?”


“是我們的房間。”他糾正她的說辭。


他們是夫妻了,他的房間就是她的,他們的。


“幾點了?”她問,打算從床上爬起來。


“快五點了。”


他回答完,翻身,而上。


“你、你幹嘛?”蕭雅白立刻露出如臨大敵的神情,屏住了呼吸,“你別亂來,等會兒要吃晚飯了。”


今天中午是唐家的長輩們為了不讓她覺得遲到了而尷尬,才延遲了半個小時才吃午飯的。


晚餐,不能再讓長輩們等他們了。


那樣太失禮了。


“我知道分寸,隻是單純想吻你而已。”


話音剛落,便吻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