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4章 或許這樣,也挺好的

離開醫院。


蕭雅白問翊笙,“翊笙,小幕記憶缺失的情況是暫時的,還是永久的?”


“你希望是暫時的還是永遠的?”翊笙淡笑反問她。


蕭雅白一時被問住了,沉思了一下,才回道,“其實如果永遠都想不起來也好。”


就算別人可能會覺得她不厚道,司幕天是因為她才這樣的。


可她內心裏是希望司幕天永遠都別想起她的,司幕天喜歡她,還對她太過於執著了,可她卻對他沒有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更無法回應他的感情。


忘了她,對彼此來說都是最好的。


聯想到唐聿城的情況,即使不想麵對,她也感覺司幕天的記憶缺失,應該隻是暫時的。


“他會不會恢複缺失的記憶,我也說不準。”翊笙聳了下肩,語氣無所謂,“走吧,我跟你一起回去。”


“你現在就可以回去了?”蕭雅白有些驚訝地問。


“錢拿到了,司幕天出了記憶缺失,其他情況都很不錯,不需要我了,稍晚點一起回北斯城。”翊笙解釋道。


“呃?哦好。”蕭雅白微愣,然後連忙點了點頭。


“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免費給司幕天做手術的吧?”他眸底帶著淡淡笑意,看了她一眼。


“我沒有這麽想,隻是以為你還要留在江城一段時間。”她連忙否認。


“不用。”翊笙否定道,然後評價了一句,“司幕焱出手很大方。”


他對身邊的人是不計較這些的,可是對外人,那就得把賬算清楚了。


當初他把安皓輝的腿給搶救回來,還是他親自討要的,安皓輝才忍痛給了他五百萬,他對這個價格並不滿意。


最後在他的威嚇之下,安皓輝才又咬牙加了五百萬。


而司幕焱知道他今天要回北斯城了,直接開了支票,一億,還說不清楚別人給他的價格大概是多少,問他這個數夠不夠。


他隻說了句‘可以了’,便把支票收下了。


當然,一億並不是他得到的最高價,他跟司空少堂的那幾年,司空少堂對他很滿意,自然出手也很大方。


以司家的財勢,以司幕焱對司幕天這個弟弟的疼愛程度,會開一億的支票給他,其實也算挺合理的。


他直覺,就算他進搶救室前跟司幕焱開價,價格更高些,司幕焱應該也會毫不猶豫答應的。


總而言之,司幕焱是一個很會做人的人。


“對了,司幕天記憶缺失的事,你怎麽沒事先告訴我?”蕭雅白有些不滿地說。


她到醫院時,司幕天正在午睡,翊笙明明有時間把這事告訴自己的,卻沒有說。


害她一踏入病房,就被司幕天一頓炮轟,後麵還各種挑毛病,挑得她都想回去自我反省了。


翊笙輕飄飄地說了一句,“給你個驚喜啊。”


蕭雅白眼角一抽,臉色有些微妙。


嗬嗬,驚喜?


她看是驚嚇還差不多。


……


回到了家,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接到唐墨擎夜的電話,說讓她跟翊笙直接去機場等他們就可以了,他會帶小暖暖直接從劇組去機場。


她簡單地收拾了些登機用到的證件,以及一些日常小東西,便和翊笙一起去機場了。


到了機場,在貴賓室待了沒多久。


唐墨擎夜帶著小暖暖出現了。


“麻麻。”小孩子都比較敏感,小萌寶也很會察言觀色,跑到她麻麻麵前,笑著問,“麻麻你遇到什麽開心的事了?跟暖暖說說。”


“因為麻麻明天要跟暖暖去你爹地的大城堡啊。”


蕭雅白彎下腰來,親了下小丫頭的臉蛋,並沒有說是因為今天去看了司幕天的事。


這兩天,因為司幕天的事,她情緒上有些消極和低落,女兒麵對她時,有點兒小心翼翼的,這讓她感到很心疼。


“真的嗎?麻麻真的啊?”小萌寶拉著她的手,激動又開心地問。


“真的真的。”她將女兒拉入懷裏,連連回答道。


“哇!暖暖好開心,我們快點兒回去,快點兒睡覺,然後麻麻就來了。”小暖暖把小小的雙手擋在嘴巴前,開心得快跳起來了。


蕭雅白淺笑著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然後壓低了聲音對唐墨擎夜說:“小幕的狀況不錯,不過他傷了腦袋,部分記憶缺失,不記得挺多人了,我們都不記得了,就連方華,他也不記得了。”


最後那句話,是翊笙告訴她的。


她今天去了醫院,並沒有遇到方華。


“真的?”唐墨擎夜有些驚訝,目光看向坐在不遠處的翊笙。


他每天都會問一下司幕天的情況,不過翊笙並沒有告訴自己,司幕天記憶缺失的事。


司幕天醒來後,沒有打電話給雅白要求她去探望他,他有懷疑過。不過想到司幕天出事那天,司幕焱當時就特別排斥雅白跟司幕天接觸;因此,他以為可能是司幕焱從中作梗,讓司幕天無法聯係到雅白的。


卻沒想過,原來司幕天是忘記了一部分人,這一部分人包括雅白在內。


“真的,我去探望他時,還被他懟了一頓。”蕭雅白將司幕天懟自己的那些話,給他說了一遍。


當時被司幕天教訓得一臉懵逼,現在想起來,覺得挺好笑的。


司家小惡霸,果然名不虛傳。


唐墨擎夜聽完,一時不知該說什麽了。


若是別人,那樣不留情麵地教訓雅白,他肯定不能忍,可司幕天是因救雅白而變成這樣的,他根本沒立場責怪司幕天。


“其實我想過,如果小幕以後一輩子都想不起我了,也挺好的,那樣對他來說是最好的。”蕭雅白輕歎一口氣,說道。


“不記得你了,確實是挺好的。”唐墨擎夜淡淡地評論了一句。


當初,司幕天突然出現,成為他的情敵;如今,卻很有可能就以這樣的方式退場了,這是他沒想過的。


“你也別高興得太早,司幕天這種情況,誰也說不準是一時的,還是永遠的,像你二哥,不都把以前的事給想起來了嗎?”不遠處的翊笙冷不丁地潑他一盆冷水。


“……”唐墨擎夜。


有種想把翊笙暴打昏死過去的強烈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