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5章 這個鍋我背了!

吃過午飯,安母說幫他們帶小暖暖,催促著蕭雅白和唐墨擎夜趕緊去領證,快去快回。


被趕出家門的蕭雅白。


“我結婚證在家裏,你的呢?”她問某個罪魁禍首男人。


“安媽催我們去領證,等會兒回去了,肯定要檢查的,我們的結婚證日期對不上。”唐墨擎夜想了一下,“先去辦個假證吧,以後再解釋我們隱婚的事。”


領證隱婚的事,肯定不可能瞞一輩子,畢竟他們以後還要過結婚紀念日的。


“……這波操作,很窒息。”蕭雅白發表了一句評論,又說道,“喂!你是不是經常幹類似的事?比如辦假發票、做假賬偷稅漏稅之類的。”


她懷疑他的腦子是不是瓦特了,他們早就領證了,現在還多此一舉去辦個假結婚證?以後還不是一樣要解釋隱婚的事。


話落,唐墨擎夜立刻捂住她的嘴巴,緊張地看了看四周,壓低了聲音嚴肅問道,“kr·c國際偷稅漏稅這件事,是誰告訴你的?”


“……”蕭雅白愣了一下。


然後緩緩瞠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窩草!她不過隨口一說,這個男人竟然敢……他活膩了嗎?


“笨蛋。”他將大掌從她嘴上移開,笑說道,“你男人是不會做那種自毀前程的事的,你男人又不缺那點兒交稅的錢。”


“唐墨擎夜,皮這麽一下你就真的快樂嗎?”蕭雅白氣得想踹他一腳。


就他這演技,不去混娛樂圈,簡直是娛樂圈的一大損失。


“那要看跟誰皮了,跟你皮很快樂啊。”他笑容燦爛應道。


“嗬嗬。”她冷笑兩聲,然後說道,“你結婚證在哪兒?回去拿,我才不幹辦假證這種事。”


“我那本結婚證在江城,忘記帶回來了。”他如實回答。


“嗬嗬,你覺得我會信嗎?”她繼續冷笑。


誰讓這個男人演技太好,簡直是戲精本精了,前科太多了,她有時都分不清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在演戲。


不過他通常在忽悠完自己之後,就會自動坦白的,都是些無傷大雅的事,她也不會跟他計較。


“真的。”他握住她的手,淺笑說道,“結婚證我都帶著呢,我在江城,晚上工作完之後,有時會把結婚證拿出來看一下,想著你已經是我唐墨擎夜的老婆了,心裏就覺得特別舒服……然後這周就把結婚證落在江城,忘記帶回來了。”


咳咳,其實也不是忘記了。


而是他本來打算回了北斯城,趁著周末兩天,用各種方法把她給吃了。


聽完,蕭雅白的心裏湧起一股難以形容的滋味,一時說不出話來了,被他握住的手掌,反握回他的大掌。


過了一會兒。


她說道,“辦假結婚證是不可能辦假結婚證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拿假的結婚證忽悠安爸爸和安媽媽的,你送我回去拿結婚證,至於你當初是怎麽忽悠我領證的,怎麽忽悠我隱婚的,你去跟大家解釋。”


“我忽悠你隱婚的?你確定沒記錯?”唐墨擎語氣夜不可置信地問。


“難道不是?”她皺起了眉頭,故意板著臉反問。


“我……”他剛要反駁,看了眼她的臉色,秒慫說道,“這個鍋我背了!誰讓老婆最大呢,反正什麽壞事都是我幹的,我老婆隻會做好人好事還不留名,就算老婆幹了壞事,也是被我逼迫的。”


蕭雅白看著他一副良家婦女被逼良為娼的神情,還有那屈辱的語氣,一時沒忍住,噴笑了。


“哈哈哈擎夜你怎麽這麽可愛。”她抬手捏了捏他的臉,燦若星辰的眼眸滿滿的笑意,眼裏裝的都是他。


他低頭輕吻了一下她的唇,嘚瑟地說道,“床下小奶狗,床上小狼狗,這是新世紀好老公的基本標準;如果還有錢、有顏,那就是頂級好好老公了。”


聽著他自負的自誇,蕭雅白嘴角抽搐了一下:看這男人,誇他一句,他就尾巴翹上天了。


“嘖嘖你都三十好幾了,也好意思誇自己小奶狗?小狼狗?老狼狗還差不多。”她忍笑吐槽道。


“不吹不黑,就我這身材、這顏值,時下哪個小鮮肉見了,都要自愧不如;還要那方麵的能力,你敢說不滿意試試?小奶狗和小狼狗這兩個標簽,你老公是實至名歸。”他一本正經地跟她討論。


“噗——有人這麽誇自己的嗎?從未見過如此厚顏之人。”她臉頰微紅笑罵道。


“那你現在見到了。”他拉開副駕駛的車門,“你老公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以後要好好珍惜,多多疼愛,知道嗎?”


蕭雅白坐上車,又等他繞坐到駕駛座,啟動車子離開。


才笑著說,“奇才?我看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葩吧。”


“那也是珍稀的存在,你得寵著。”他說道。


“好,寵著寵著。”她笑著附和。


這個男人好意思這麽厚臉皮,她必須得配合一下啊。


回家拿了結婚證後,想到晚上要在安父安母那裏吃飯的,蕭雅白跟唐墨擎夜順便去商場把菜買了。


……


在回安母家的路上。


唐墨擎夜邊開車,跟她商量說,“對了,我們領證的事公布之後,估計等不到過年,下周你可能就要跟我回唐家正式見一下我爸媽和爺爺了,畢竟我們證都領了。”


如果他們還繼續隱婚的話,是可以等到過年的。


不過現在不是了。


蕭雅白想了一下,欣然頷首,“嗯,我知道了。”


反正遲早要見麵的,趁著這個機會也好,而且她之前也接觸過他的家人,挺好相處的。


不過想到要正式拜見他的家人,心底還是有一點點緊張,不過不影響。


回到了安母家。


唐墨擎夜直接把結婚證地給安母看。


“怎麽登記日期是兩三個月前的?”安母認真看完後,微蹙著眉問。


“咳……我跟雅白,兩三個月前就領證了。”他清了下嗓子,淡定地回答。


安父一聽,立刻湊了過來,拿過安母的結婚證,仔細看了又看。


“怎麽回事?”他語氣嚴肅地問唐墨擎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