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3章 時間不早了,我們睡覺吧

在微博上公布求婚的事,兩人都沒有買熱搜,就是不想一些路人吃瓜群眾看到熱搜榜一直都是他們的事,看多了會覺得煩,就路轉黑了。


新聞,就是因為事情新鮮,才能引起群眾的獵奇心。


如果一個明星動不動就屁大點事買熱搜,時間久了,不僅會脫粉,還會惹怒一些吃瓜的路人。


同理,一件事掛幾天的熱搜也一樣。


不過唐墨擎夜的原微博內容以及兩人的轉發對話,實在是太好玩了,公布求婚的事還是在熱搜前列待了兩天,才慢慢降下來。


而那時,已經是周末,兩人已經回北斯城了。


晚上


蕭雅白洗完澡躺在床上,刷某人的帖子日常。


或許是因為這兩天,他們求婚的事,一直掛在熱搜榜上,被r國網友悉知;再加上唐墨擎夜在論壇裏的人設是土豪,擔心曝出求婚的事,會被網友們把他幕後的身份給挖出來,也就沒有在帖子上更新日常說土豪樓主向大白成功求婚的事。


她看到有一些不明真相群眾,問土豪樓主打算什麽時候求婚,又說什麽讓土豪樓主看看隔壁微博上的,人kr·c國際總裁都求婚了。


門鈴聲響起,蕭雅白愣了一下,在想:這個時候,會是誰在外麵?


迅速調出門口的監控,發現竟然是某個男人。


他來幹嘛?


沒幾秒就大概猜到了他是來幹嘛的。


猶豫了一下,把備用手機收好,才走下了床,去給某人開門了。


堵在門口,她問,“這麽晚了,來我這兒幹嘛?”


“我想你了。”他語氣溫和從容說,“不請我進去?”


嘴上這麽問,身體卻已經做出了反應,一把摟住她的腰,閃身進了屋子裏。


“你怎麽沒帶小暖暖來?”她隨口問了一句。


“爸媽和爺爺都挺想小暖暖的,要是我把小暖暖帶出來,他們非扒了我的皮不可。”他笑著回答,把臉埋在她的肩上,“時間不早了,我們睡覺吧。”


“……”蕭雅白。


她就知道他來自己這兒,絕對沒好事。


不過……


“我小日子來了。”她輕飄飄地來了這麽一句。


“……”唐墨擎夜身體一僵。


在江城時,他就想著等周末回北斯城了,要怎樣吃她……結果,竟然把這事給忘了,難怪她這麽快就跑來給自己開門了。


緊跟著,他有些緊張地問,“會疼麽?喝了薑紅糖水沒有?我抱你進去。”


說著,就一把將她橫抱起,朝臥室走去。


“我又不是受傷,第一天會有點兒難受是正常的。”蕭雅白被他抱著,心裏覺得甜滋滋的,暖暖的。


唐墨擎夜把她放在床上,揉了揉她的頭發,“我去給你煮碗薑紅糖水。”


他之前問過翊笙,說小日子時喝點薑紅糖水,會舒服很多。


“不用,我沒事。”她拉著他的衣服,“睡覺吧。”


她以前是會喝紅糖水的,不過後來,家裏的紅糖被某人換成了薑紅糖,而她不喜歡薑的辛辣味。


“躺好。”他語氣嚴肅命令道。


有些事,不能慣著她。


蕭雅白翻了個身,趴在床上,甕聲道,“我睡著了。”


看著她偶爾流露出幼稚的一麵,唐墨擎夜冷硬的臉龐線條柔和了下來,轉身離開了臥室,去煮薑紅糖水了。


過了一會兒。


他端著一碗滾燙的薑紅糖水走進來。


趴在床上的蕭雅白一聞到那股辛辣的薑味兒,一個激靈,更加賣力地裝死了。


“起來。”他隨手將薑紅糖水放到一旁的櫃麵上,把裝睡的她從床上拉起來,“再不睜開眼我要撓癢癢了。”


有些威嚇,還是很有用的,蕭雅白立刻睜開了眼睛,“你敢!”


“不敢。”他笑著把她抱下來,放到床邊的沙發上,“有些燙,你慢點兒喝。”


蕭雅白已經接受現實了,深吸一口氣,開始慢慢地喝起了薑紅糖水。


唐墨擎夜來這兒之前,就在唐家洗好澡了。


“明天我陪你回安爸安媽家。”他走到衣櫃前,拿了一套睡衣出來,就在房間裏換了,反正他是男的,也不怕被她看到,再說了,被她看了也不虧。


邊脫衣服邊說道,“這陣子,翊笙忙著交房,還有裝修的事;下周看一下有沒有時間,讓翊笙給你做個全身檢查,還有你難受孕的事……說不定到時候你身體好了,我們還可以來個奉子成婚,雙喜臨門什麽的。”


蕭雅白喝薑紅糖水的動作一頓,又沉默了幾秒,才說,“你怎麽就知道一定能治好?”


“我就是知道。”他語氣無比自負,想了想,又道,“翊笙還沒給你檢查過呢,你也不許多想。”


想當初,安皓輝出車禍,醫生說要截肢保命,結果翊笙一出手,腿就保住了,而且安皓輝的腿,原本是可以完好無缺的,不過翊笙覺得安皓輝以前算計過小兔,就動了點兒手腳,讓安皓輝變瘸了。


隻是沒想到,翊笙竟然是小兔的親哥,如果早知道的話,翊笙肯定不會出手救安皓輝,讓安皓輝直接被截肢了。


所以,他也堅信翊笙能把她隻好的。


在唐墨擎夜眼裏,醫學上的事,翊笙是無所不能的。


“嗯。”蕭雅白輕應了聲,突然覺得這碗薑紅糖水沒那麽難喝了。


她本就不是什麽消極觀的人,如今再聽他這番話,也莫名覺得翊笙能治好她的。


喝完薑紅糖水,她又休息了幾分鍾,才走進浴室再刷一次牙。


兩人躺在床上,關了燈。


蕭雅白靠在他懷裏,笑著調侃道,“滿心以為可以吃大餐,結果連肉沫都沒吃到,說說什麽感想。”


“不想說。”說到這事,唐墨擎夜還是很鬱悶的,畢竟在江城時,他就想好了吃她的各種吃法。


結果……


不說了,都是淚。


蕭雅白看他這樣,再想到他來之前就洗好澡了,可見有多迫不及待,就忍不住想笑。


黑暗中,她笑著打趣道,“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在口袋裏揣好小雨衣了,結果到了地方才想起原來今天是晴天,不下雨了。”


“你再說,信不信我等會兒浴血奮戰把你給辦了。”這話是唐墨擎夜故意恐嚇她的。


不過說出‘浴血奮戰’這四個字,他還是覺得這也太禽獸了!不太想承認自己剛才竟然說了這四個字。


蕭雅白知道他在嚇自己,不過並不知道他內心的想法,但還是有些被震懾到了。


“唐墨擎夜你……你敢!”


“我不敢。”他把她摟得更緊了,笑著說道,“我要是敢的話,一進門就下手了,哪會讓你到現在還能安然地躺著,睡覺吧。”


雖然不能動,不過抱著她睡,還是很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