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8章 老公太凶猛是什麽感覺?

“好,我不說話了。”皮完之後的唐墨擎夜秒慫。


見他終於不再皮了,蕭雅白才重新打開吹風機,繼續幫他吹頭發。


過了一會兒。


像是想到了什麽,唐墨擎夜問,“雅白,你跟司幕天把話說清楚沒有?”


“沒有。”她回答得很爽快。


唐墨擎夜一聽,一下子就從椅子站了起來,結果撞到了雅白手裏的吹風機,‘噢’地痛呼一聲。


摸著被撞疼的腦袋,無比幽怨地問,“雅白,你是不是想趁機謀殺親夫?”


“誰讓你突然站起來的,撞疼了沒有?”蕭雅白趕忙放下手中的吹風機,有些緊張地問。


平時她揍這男人,也沒見他喊疼過。


而剛剛那一聲痛呼,肯定是撞疼了才忍不住叫出來的。


“有點兒。”他如實承認,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問道,“你剛剛說沒有問司幕天有沒有喜歡你,更沒有跟他把話說明白?”


“嗯,沒有說。”她頷首,坦然承認。


“那你跟他吃什麽飯?”唐墨擎夜立刻就炸毛了,“你還背著我,跟他吃飯,蕭雅白我生氣了!”


他相信她,也堅信她不會喜歡上司幕天的;可是她明知道司幕天喜歡她,還跟司幕天吃飯,分明就是讓司幕天覺得有希望得到她。


“你對自己就這麽沒自信嗎?”蕭雅白捏了下他的鼻尖,笑說道,“那下回他請我吃飯,帶上你好了。”


“還有下回?”唐墨擎夜咬牙切齒,若不是她還坐在他腿上,他肯定會炸毛得跳起來。


“擎夜,長夜漫漫,你確定要把時間浪費在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上嗎?”她纖纖玉指戳了戳他的胸膛,意有所指地暗示。


“……”唐墨擎夜的內心掙紮了起來,很想讓她把事情給他說清楚的。


然而沒過幾秒,原本就不堅定的立場,瞬間坍塌了。


“紅顏禍水。”他一副心有不甘語氣。


抱起她,朝身後的大床走去。


人生得意須盡歡,改天再讓她把事情給他說清楚也不遲。


蕭雅白被他放到了床上,身體迅速滾了一圈,滾到了最裏麵,跟著迅速掀開被子,鑽了進去。


“為了證明本小姐不是紅顏禍水,那我們來討論一下國家大事,時下政治,經濟財經好了。”她緊緊攥著被子邊緣,笑著說道。


嗬,男人。


口是心非的男人。


“可我就喜歡紅顏禍水。”他脫掉身上的睡衣,隨手丟到一旁。


“等等……等一下。”蕭雅白看他要壓上來,立刻出聲阻止,“先說好,你給我節製一點,要是害我明天早上起不來,嗬嗬……你就搬回去跟顧川住吧,我說到做到。”


“那我盡量控製,像早上那麽快,可以麽?”他問道。


早上那樣還叫快?蕭雅白想噴他一臉的血。


網上磚家統計不是說,男人在床上,正常情況都是半個小時左右的嗎?不是說一夜幾次,男人會虛嗎?


特喵的,她就沒見這個男人虛過。


果然網上那些磚家說的會害死人啊,不能信,都是騙人的!!!


“反正你盡量快點兒就行了,不能耽誤我明天起床拍戲。”她說道。


“老婆,難道你不想要麽?”他又直接大膽地問。


明明每次她也很享受的。


她試著跟他講道理,“這跟想不想要沒關係,明天要去劇組,如果是周末,我可以任由你亂來;而且,你看到我累著拍戲,就不心疼嗎?”


他要敢說不心疼,她絕對狠狠地給他一脫鞋。


如果問她:老公太凶猛是什麽感覺?


那她肯定會說:老公太凶猛,就好比一個吃貨,碰到了特別喜歡的食物,一不小心吃撐了,撐得很難受那種,撐得邊扶牆走邊發誓:下回再也不吃那麽撐了。結果下一回,還是吃撐了,過程是很享受的,就是事後,難受。


唐墨擎夜聽到周末可以為所欲為,立刻答應道,“好,那我盡量快點兒完事。”


“來吧!少年,讓姐姐疼你。”蕭雅白抬起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某人被她豪放的態度驚得愣了一下,隨即就反應過來了。


“角l-色扮演啊。”他立刻入戲,一個翻身,讓她在上麵,問道,“這回是姐姐,下回是什麽?富婆vs小白臉?”


“少說話,多做事。”她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臉頰,“做好了,姐姐有賞。”


然後……


是關燈開車時間。


……


第二天一早。


蕭雅白是被某個男人叫醒的。


“蕭大女神,起床吃早餐了。”唐墨擎夜看著她還閉著眼,皺了皺眉,長而卷翹的睫毛輕顫,就知道她醒了。


彎下腰,在她臉頰落下一吻。


“唔……”蕭雅白慵懶的呻l-吟了聲,翻了個身,伸了伸懶腰。


下一刻,感覺整個身子騰空,她嚇得立刻睜開了眼睛。


發現某個男人把自己給抱了起來,她捶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要嚇死我嗎?”


“沒有,隻是幫你起床。”他淡笑說道,抱著她走進了浴室。


她輕哼一聲,到了浴室,被他放了下來。


唐墨擎夜突然忍不住想逗一下她,“雅白姐姐對我昨晚的表現還滿意嗎?”


“噗咳咳……”蕭雅白剛含了一口溫水到嘴裏,聽到他這話,一下子噴了出來,還被嗆了一下。


等氣順了,她紅著臉怒道,“唐墨擎夜,你一大清早的,是不是皮癢了?”


“沒有啊,我就是想知道昨晚的表現你滿不滿意而已。”影帝演技的他一臉無辜和委屈。


“閉嘴,你敢在說這個問題,信不信一腳把你給踹出去。”她臉頰浮起一抹紅暈,瞪了他一眼。


“哦。”他應了一聲,竟然就真的乖乖出去了。


蕭雅白洗漱完畢,從浴室出來,發現他還在房間裏,而且從衣櫃幫她挑了一套今天要的衣服。


稍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麽,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走到梳妝台前。


在梳妝台前坐下,對唐墨擎夜招了招手,“你過來一下。”


“怎麽了?”唐墨擎夜嘴上這樣問,但還是走到了她身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