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7章 睡沙發是不可能睡沙發的

唐墨擎夜像是沒聽到她的話般,沒有說話,一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大掌握著她的後腦勺,不給她再次逃避的機會。


蕭雅白又驚又氣,想都沒想就張嘴咬他,唐墨擎夜處於失控狀態,沒有防著她;察覺到她想咬自己時,他立刻就撤退了,不過舌尖還是被她牙齒碰到了,像被針刺一樣,微微的疼。


‘啪’——


她揚手打了他一耳光,不過她雖生氣,但並沒有失去理智,隻用了兩三分力,目的是想讓他冷靜下來而已。


唐墨擎夜倏地愣住,立刻就清醒了。


看到她身上的衣服被撕開了,隻剩一件貼身衣服,他感覺一股刺骨寒氣打腳底升起。


過了三秒,他垂著眼眸,特別委屈可憐地說,“你又打我。”


“唐墨擎夜你立刻給我滾出去。”她怒道。


那隻打了他耳光的手掌垂在身側,握了握拳頭,又鬆開。


“不滾!”唐墨擎夜想都不用想就硬氣地拒絕了,一把將她緊緊抱在懷裏,“你今晚不把話說清楚,休想我滾出去。”


他們都說女人是口是心非的動物。


女人生氣時,越是讓你滾,你就越要死皮賴臉纏著著她,纏到她氣消為止。


“我本來是想解釋的,不過現在不想說了,你放開我!”她語氣冰冷命令道。


“不放,你不解釋清楚,我就一直這樣抱著你。”唐墨擎夜跟她杠上了。


心底默念了一遍: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她越是讓自己放開,就絕對不能放開。


“唐墨擎夜你再不放開……”


他打斷了她盛怒的話,誠懇地道歉,“對不起!”


“……”蕭雅白。


他垂下眼眸,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語氣還算淡然說道,“你沒跟我說一聲就提前離開劇組了,我打電話問你,你還對我撒謊,我知道,你去見的人是男的,根本不是什麽女性朋友;要是我騙你說我去見男性朋友,實際卻是去見女性,你知道了,肯定也會生氣的。”


“我去見司幕焱了,閑聊了一會兒,不過還沒說到正事,司幕天就來了,然後跟司幕天吃了個火鍋,給小暖暖買了禮物就回來了。”她冷聲解釋。


“那你跟司幕天把話說開了沒有?”他追問。


“我為什麽要把結果告訴你?”她怒哼了一聲。


“那你要怎樣才肯告訴我?我道歉,剛才不該那麽衝動,你咬都咬了,耳光也打了,別生我氣了好不好?”他溫聲哄道。


蕭雅白聽到他湊表臉的話,隻恨剛才沒有踹他一腳。


“你放開我,我要去洗澡了,如果我出來之前氣消了,就告訴你。”


“我們一起洗,給你老公一個贖罪的機會,讓你老公幫你消消火。”聽出她氣消了幾分,他得寸進尺說道。


“嗬嗬。”蕭雅白冷笑了兩聲,“你確定?我怕我等會兒上火,會控製不住,做出謀殺親夫的事來。”


聽到‘謀殺親夫’這四個字,唐墨擎夜卻突然像傻子一樣笑了起來。


雖然這個成語不好聽,不過‘親夫’這兩個字他卻覺得格外悅耳,想到傍晚的時候,她說愛他的話。


他又問道,“之前你說回來還愛我的,那你現在回來了,還愛不愛我?”


蕭雅白原本想故意打擊他一下的,不過看他那傻笑的模樣有些可愛,一時有些不忍心了。


“愛,愛你。”她捏了捏他的臉頰,秒變嚴肅臉,“你可以放開我了。”


唐墨擎夜看著她就站在自己麵前,還親口說出告白的話,頓時覺得飄飄然的,立刻鬆開了雙手,把她從自己懷裏放了出來。


她蹲下,咬著牙撿起破成兩塊的衣服,遮住前麵的春景,朝浴室走去。


打開浴室門時,她丟下一句,“唐墨擎夜你今晚給我去睡客廳沙發!”


某個男人的笑臉瞬間垮了下來,抿了抿唇。


為什麽女人刻意翻臉這麽快?


睡沙發是不可能睡沙發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睡沙發的;沙發又冷又硬,隻有抱著老婆睡,才能維持得了幸福生活這樣子。


想罷,唐墨擎夜三兩下就脫掉了身上的衣服,換上睡衣,爬上了床。


裝睡!


等蕭雅白洗完澡和頭發從浴室出來,看到某個男人趴在被窩裏,她差點兒被氣暈過去。


“唐墨擎夜!你特麽不洗澡就爬上我的床,信不信我打死你?”她怒吼。


床上裝死的某人立刻睜開眼睛,說道,“老婆我這就去洗澡。”


說完,一溜煙滾下了床,跑進了浴室。


她說不洗澡不能爬上她的床,那他把自己洗得幹幹淨淨、香香的,就可以爬上她的床了。


蕭雅白聽著因動作粗魯而響起的關門聲,氣得對著天花板翻了個白眼。


深吸幾口氣,壓下心底的怒氣和無奈,將頭發吹幹。


其實她剛才對他說的那番解釋,真假參半。


她的確是去見司幕焱了,也確實聊了好一會兒,然後司幕天就來了,跟著和司幕天去吃火鍋,然後給小暖暖買了禮物就回來。


不過她對他說,閑聊了一會兒,沒聊到正事,是假的。


她跟司幕焱聊完了正事,彼此還達成了某種協議,司幕天才來的;不過這件事,目前還不能讓這個男人知道。


大約過了十五分鍾,唐墨擎夜洗完澡出來,正好蕭雅白吹幹頭發了。


他立刻上前抱著她蹭了蹭,“雅白,你幫我把頭發吹幹唄。”


唔唔……他最喜歡在她洗完澡後抱她了。


因為這個時候,她的睡衣底下什麽都沒有穿,這樣的她特別柔軟,還香香的。


“要不要我幫你把頭發剃光了?那樣更省事。”她沒好氣問道。


雖是這樣說,不過她還是動手開了吹風機,幫他把頭發吹幹。


“嗯……我老婆技術好棒,好厲害……”唐墨擎夜舒服地歎了一聲,慵懶磁性的尾音拖長,透著一絲曖昧的味道,“好舒服~”


‘啪’的一聲,蕭雅白咬著牙打了一掌他的後腦勺。


“唐墨擎夜你再這樣說話,信不信我一吹風機錘死你?”她咬著牙怒道。


麻蛋!


很想怒問:皮一下你就真的這麽快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