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6章 唐墨擎夜,住手!

蕭雅白盯著他糾結的俊逸如斯臉龐看了幾秒。


最後退了一步,說道,“鴛鴦鍋底是我最後的尊嚴。”


“雅雅你最好了。”司幕天立刻開心地笑著說。


“我覺得吃了這頓,要胖三斤了,罪惡啊。”蕭雅白一副淡淡憂傷的語氣感歎道。


其實她不是易胖體質,如果不暴飲暴食,不經常吃零食的話,是不會胖的。


她曾經記錄過,放縱一個月,胖了5斤,然後節製飲食半個月,就瘦回來了,不存在像別的女星倍受體重困擾的煩惱。


司幕天看她並不是真的苦惱,便很配合地說,“那吃了這頓,之後的三天雅雅就別吃了,那樣就能瘦回來了。”


說話間,他又加了一份肥牛和兩份別的肉菜。


心忖:他家雅雅吃胖點兒才好,吃胖點兒,就不會有那麽多顏粉覬覦她了。


涮火鍋時。


司幕天看著蕭雅白動作很熟練地涮麻辣鍋底,大快朵頤卻又不是優雅,仿佛她吃的是什麽絕頂的人間美味一樣。


“雅雅,你的鍋底,真那麽好吃嗎?”他有些好奇地問。


“紅油湯底才是火鍋的靈魂,你覺得呢?”她鼻尖冒了一層薄汗,臉頰浮起一抹粉色,漂亮又不是可愛,“不過你不能吃辣,還是別嚐試了。”


司幕天看她一副自己要跟她搶食的樣子,就越不想讓她如願。


“我試試。”他說著,就夾了一塊肥牛伸到滾燙的紅油湯底裏,末了,又不放心地問了一句,“會不會很辣?”


“特別辣,不過在我能承受的範圍。”蕭雅白邊回答,還故意呼了一口氣,跟著喝了一口常溫的果汁。


司幕天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試一下是不是真的像她說的那麽辣。


吃了一塊用麻辣鍋底涮的肥牛,似乎並沒有想象中那麽辣,在他能忍受的範圍內。


最後,他放棄了清湯鍋底,跟蕭雅白一樣,一起涮麻辣湯底。


吃過晚餐,蕭雅白沒忘記要給女兒買禮物的事。


去了一趟江城最奢華的商場,正好看到一款小萌寶很喜歡吃的高級糖果,這種糖果價格極昂貴不說,在國內的商場也很難買得到,分量不過,才十來個,就幾千塊了。


以前在美國,蕭雅白大概一個季度,才舍得給女兒買一盒。


如今,以她的目前經濟能力,每天給小萌寶買一盒都沒問題。


買完了禮物,便讓司幕天送自己回去了。


回到家時九點半了。


客廳裏


唐墨擎夜跟小暖暖,還有小安年在看電影。


聽到開門聲,小暖暖立刻跑下沙發,“麻麻,你給暖暖給了什麽禮物?”


“小暖暖拆開看一下不就知道了?”蕭雅白將手上包裝精致的小禮盒遞給小萌寶,笑著說道。


小萌寶跑到她爹地身邊,將小禮盒遞給他,“爹地,你幫暖暖拆開。”


唐墨擎夜忍著質問她的衝動,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溫笑接過小暖暖遞給自己的小禮盒,動作利落優雅地拆開包裝紙。


“哇!”小萌寶一看到糖果盒,立刻驚喜地喊了一聲。


沒等唐墨擎夜主動把東西遞給她,小萌寶就一把將糖果盒給搶了過來,跑到她麻麻麵前,又激動又開心地說,“謝謝麻麻,暖暖太喜歡這個禮物了。”


她好久沒吃這個糖果了,都快忘記了。


蕭雅白蹲了下來,把臉頰湊到小萌寶麵前,小萌寶抱著她的脖子,用力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一天隻能吃一顆,知道嗎?”她打開糖果盒,拆開一個糖果,喂到小萌寶嘴裏,然後說道,“麻麻帶你去洗白白,吃了糖,晚上睡覺也甜甜的。”


當然,她平時是不允許小丫頭晚上吃糖的,對牙齒不好。


不過今晚看女兒這麽開心,破例一回。


等會兒喝點兒水,再刷個牙就好了。


小暖暖猶豫了一下,然後忍痛塞了三四顆糖給小安年,“安年哥哥,這個糖可好吃了,麻麻以前好久才給暖暖買一次的。”


心痛了幾秒,突然想到:她爹地有好多錢,等吃完了糖,再讓爹地給她買就好了。


這麽想著,小萌寶立刻釋懷了,也不會覺得舍不得了。


然後,抱著糖果,跟她麻麻進房間去洗白白了。


洗完了白白,蕭雅白讓女兒喝了點兒水,然後盯著小萌寶把牙刷幹淨,才把小萌寶抱到床上,哄她睡覺。


小暖暖連睡覺都抱著糖果,可見她到底有多喜歡。


等小安年洗完澡出來,小暖暖已經睡著了。


蕭雅白熟練地幫小安年把頭發吹幹,跟小家夥閑聊了一會兒。


準備離開時,小安年突然拉住她的衣服,“雅白幹媽,三叔今晚好像生氣了。”


三叔能忽悠得了暖暖妹妹,但瞞不過他的眼睛。


“安年不用擔心,等會兒幹媽會跟你三叔解釋清楚的,睡吧,晚安!”蕭雅白握著他的小手,放回被子裏,“晚上不許踢被子。”


“我才不會踢被子。”小安年堅定地回答,“雅白幹媽,晚安!”


蕭雅白像往常一樣,把房間的大燈關了,留了一盞讓人覺得很溫暖柔和的淺金色小燈,並且設置了定時開關,半個小時後自動關燈。


回到自己的房間。


剛打開房門,注意到房間的燈是亮著的,她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一陣陰影襲來。


下一秒,她整個人被拽入了一個清冽而寬厚的懷抱裏。


男人熟悉的氣息竄入鼻腔,她頓時鬆了一口氣,“唐……唔?”


她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他封住了唇瓣。


像是在懲罰她,又像是在撫平內心的恐懼,唐墨擎夜吻得很用力,還帶著一絲嗜血殘暴的味道。


蕭雅白想到他還在生氣,隻能忍著想推開他的衝動,想著等他等會兒氣消了些再解釋。


不過很快,她發現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他。


麵對他的凶猛掠奪,她完全無力招架。


‘撕拉’一聲,身上的衣服被某個處於暴戾狀態的男人給撕開。


蕭雅白嚇得渾身一顫,極力撇開臉,避開了他的吻,驚慌阻止道,“唐墨擎夜,住手!”


她並不排斥和他做那事,不過這種情況下,她是拒絕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