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5章 我哥跟你說了什麽?

那兩名保鏢的身手都很不錯,而司幕天也不是蓋的。


再加上那兩名保鏢怕傷到自家小主子,隻能防守,不敢進攻,沒一會兒便被打趴下了。


司幕天想開門,卻發現包廂的門從裏麵反鎖了。


他的臉色陡然冰沉到了穀底,拿出手機撥了他大哥的電話,冷冷命令,“開門!”


“知道了,這就給你開門。”司幕焱優雅從容的語氣帶著點兒無奈。


莫約過了一分鍾,司幕焱才走來把包廂的門打開。


淡淡地看了眼掛彩的保鏢,語氣帶著幾分寵溺對司幕天說道,“直接叫哥給你開門不就行了,還動什麽手。”


司幕焱寵溺這個弟弟,在江城是眾所周知的,很多人都猜測或許是司幕天童年經曆的原因。


“少廢話,你找雅雅幹嘛?”司幕天冷聲質問。


走進包廂裏,來到蕭雅白麵前。


“還不是看你追蕭小姐沒什麽進展,哥隻好給你神助攻一下了。”司幕焱優雅淡笑,態度坦蕩。


不想,司幕天聽到這話,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司幕焱!”他冰沉的嗓音帶著幾分殺氣,微眯起的眼睛,目光凶狠瞪了一眼司幕焱。


然後有些緊張地看向蕭雅白,見她對他哥的話似乎沒什麽反應,心底暗鬆了一口氣。


他的雅雅在情商方麵比較粗線條,在沒有八成把握之前,他不敢冒險讓雅雅知道他的心意,以免最後反而將她推得更遠。


“雅雅,我們走。”他朝蕭雅白伸出大掌。


“看來今晚是沒辦法和蕭小姐共進晚餐了,改天有空再約。”司幕焱看了眼已經炸毛的弟弟,隻是淡雅一笑。


蕭雅白頷首‘嗯’了一聲,從餐椅上站了起來,走到司幕天身邊。


“司少,我們走吧。”


“司幕焱,你以後給我離雅雅遠點兒!”司幕天目光冰寒狠戾掃過司幕焱,拉著蕭雅白的手臂離開了包廂。


到了包廂外。


司幕天鬆開了蕭雅白的手,關心地問,“雅雅,你還沒吃晚餐吧,我們換個餐廳。”


因為他剛才發現,餐桌上的那些精美菜肴,絕大部分都沒動過,應該是還沒吃幾口他就趕到了。


“……嗯。”蕭雅白沉思了一下,才點頭答應。


司幕天都已經想好該如何說服她了,卻沒想到她竟然如此輕易就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心髒微微一沉。


“雅雅,我哥跟你說了什麽?他是不是誤會了我們的關係,想砸錢讓你離開我?”他語氣微沉,嚴肅地問。


“噗……你以後能不能少看點兒狗血劇?還有,你覺得你哥是那種用錢砸人的人嗎?”蕭雅白笑著調侃,覺得他這問題問得有些可愛的。


她看了眼司幕天,又在腦海中回想了一下司幕焱,心忖:都是同一個媽生的,怎麽差別就那麽大呢。


司幕天給她的感覺,就好像地主家的小惡霸兒子,不是那種街上強搶良家婦女的惡霸;他是那種被家人寵得無法無天,卻又不會是非不分,平時比較容易暴走、炸毛,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情緒,內心還是比較單純的,典型的麵惡心善。


或許是因為從司幕焱嘴裏知道了一些事,蕭雅白覺得這樣的他,還是很可愛的。


而司幕焱,這是她第二次接觸司幕焱,上回在司幕天的別墅,隻是匆匆一瞥,並沒有過多接觸。


司幕焱是那種範本裏最完美貴公子,舉手投足中,無不彰顯優雅矜貴,不管什麽時候,臉上都掛著淡淡的溫笑,雖說他也三十幾了,不過還從沒見過他的緋聞。


在工作上,他絕對是一個極優秀的掌權人。


私底下,他絕對是大眾女性心目中的完美戀人典範,同時還是時下流行的禁欲係男人。


“那我哥跟你說了什麽?”司幕天和她並肩而行,目光緊盯著她的臉,不放過一絲表情。


“前麵說了一些誇你的話,比如說你長得是司家最好看的,不過脾氣是最差的,還說你以前讀書的時候,各方麵成績都挺優秀的,就是不招女孩子喜歡……”蕭雅白一誇一貶信手拈來,“不過我覺得他還沒說到正事,打算邊吃邊說的,結果你就來了。”


司幕天暗暗注意到她臉色很坦蕩,不像撒謊的樣子,暗鬆了一口氣。


不過,緊跟著他臉色一沉,目光和語氣能殺人,包廂裏的司幕焱估計已經涼了,“司幕焱那個顛倒是非的混蛋,我脾氣哪兒差了?”


“司少,你嘴上說你脾氣不差,可你的臉色跟說話語氣卻好像不是那麽一回事啊。”蕭雅白笑著調侃。


“泥菩薩也有三分土性的。”他理直氣壯反駁。


“行,那就當是你哥在抹黑你吧。”


蕭雅白覺得這個男人比她家裏的那個還要傲嬌,而且還有一股腦的霸道,不過最終沒有她家那個可愛就是了。


“他本來就是在抹黑我。”司幕天哼了一聲。


“你晚餐,打算請我吃什麽?”她問。


司幕天說了一堆江城的特色美食,然後問她,“雅雅,你比較想吃哪個?”


“我想吃麻辣火鍋。”蕭雅白的回答並不在他剛才列舉的美食裏麵。


畢竟火鍋不是江城的傳統美食,不過江城也有很正宗的火鍋餐廳。


“……好。”司幕天微怔了一下,邊走邊發信息問了一下方華,江城最正宗的火鍋店是哪家。


那邊,方華幾乎是秒回給了他一個地址,並且說就幫訂個包廂。


“雅雅,我訂好位子了。”司幕天幫她打開副駕駛的車門,笑著說道。


“小夥子辦事效率挺不錯的嘛。”蕭雅白挑了下眉,拍了下他的肩膀,半調侃,半誇道。


司幕天耳根有點兒紅,沒說什麽,轉身繞到駕駛座位上,利落熟練地啟動車子,揚塵而去。


蕭雅白原本想問司幕天是不是喜歡她的事的,不過見過司幕焱之後,打消了這個念頭。


也不像以前那樣,刻意和司幕天保持一定距離了。


火鍋餐廳裏


“雅雅,我不能吃辣,我們能不能換個湯底?”司幕天眼巴巴地看著蕭雅白,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