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2章 你覺得我要幹嘛?

收回了神,蕭雅白對安母說道,“安媽媽,三少跟我提過去他家吃飯的事,不過我現在每天忙著拍戲,雖說周末我也回北斯城,可我覺得時間太倉促了,不過年底之前,我會抽出時間來,去他家吃個飯的。”


她並沒有吊著唐家長輩的意思,不過唐墨擎夜跟她提過兩次,第一次遇上宋湘茹的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這一次,確實應該認真考慮,等她做好心理準備再跟某人說吧。


之後,安母又跟她聊了一會兒才掛電話。


蕭雅白的房子是兩室一廳的,唐墨擎夜把她的客房改成書房,又改回成客房,給兩個小家夥住。


晚上處理kr·c國際的事務隻能回他原先的住處去工作,而‘保姆’的顧川則搬去了那邊住。


每次唐墨擎夜去工作,她就偷偷翻出備用手機,點開土豪樓主的帖子,看一下他的日常更新,也能看到他內心的想法。


今天更新的日常,大意是說土豪樓主跟大白提了一下想帶大白回家見父母的事,不過最近工作很忙,大白沒有立刻答應,土豪樓主問大家覺得大白什麽時候會跟他回家見父母?過年之前行麽?


吃瓜群眾a:‘有人跟我想法一樣嗎?感覺大白遲遲沒有答應跟土豪樓主見父母,肯定在憋大招。’


吃瓜群眾b:‘讚同樓上,感覺在憋大招。明明過年跟男方回家見父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可是放在土豪樓主跟大白身上,感覺莫名甜齁是怎麽回事?啊啊啊~好期待土豪樓主過年帶大白回家,到時候記得直播,胰島素準備好了。’


吃瓜群眾c:‘土豪樓主不是很能忽悠嗎?繼續忽悠大白啊,相信你可以的。’


吃瓜群眾d:‘算了一下,還要四十天才過年,出了小時候,從未如此的期待過年能快點兒到來。’


‘……’


蕭雅白看著那些評論,一大堆吃瓜網友已經認定了,過年的時候,她肯定會跟他回去見父母的。


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他們篤定地認為她會在過年時才跟唐墨擎夜回去見父母,那她偏不。


不過隨即又推翻了這個念頭。


這些吃瓜網友也算是見證了他們在一起的經過,雖然經常幫某人出壞主意套路她,不過現在看著,還覺得挺可愛的。


既然他們期望她過年跟某人回家,那就滿足他們一回吧。


……


唐墨擎夜處理完kr·c國際的工作,又在那邊洗了澡,才回到蕭雅白的房間。


看到她似乎已經睡著了,他脫掉披在外麵的浴袍,掀開被子上了床。


蕭雅白還處於半睡半醒狀態,隱隱感覺到有人掀開被子躺了進來,她睜了一下眼睛,一張熟悉的俊美臉龐引入眼底,又緩緩閉上眼睛,往某人懷裏鑽了鑽。


感覺到某個小女人的腿橫在自己的雙腿之間,唐墨擎夜身體僵硬了一下,暗暗調整了一下呼吸,把她腿給挪開。


不想下一秒,她又粘了上來。


這回還不偏不倚地壓著他那兒,唐墨擎夜倒吸了一口氣,極力壓下被她撩起的火。


手指輕輕地戳了戳她粉嫩柔軟的臉頰,見她毫無反應,他默默地看著天花板好一會兒,才把燈關了。


在煎熬中入睡。


第二天一早。


蕭雅白醒來時,正好對上某個男人的眼睛。


感覺他今天的眼神有點兒不對勁,她連忙避開,還說了句,“起床了。”


剛要爬起來,就被某個男人一個翻身,給壓住了。


“唐墨擎夜你、你幹嘛?”她大驚失色,緊張地問。


“你覺得我要幹嘛?”他反問。


昨晚不知怎麽的,這個小女人睡覺特別不安分,折騰了他一晚。


最後,他得出結論:她肯定是精力太旺盛了。


“我怎麽知道?我……你讓開,我餓了,我……”她話沒說完,就被他打斷了:


“正巧,我也‘餓’了。”說著,他身體一沉,在她耳邊低聲問,“感覺到了沒有?”


蕭雅白原本白嫩的臉頰瞬間漲紅,避開他炙熱的目光,“唐墨擎夜你、你一大清早耍流氓。”


“跟我老婆恩愛,哪兒耍流氓了?”他說話間,動作利落而迅速地將她睡衣紐扣一顆一顆解開了。


“你別亂來!等會兒還要趕著去劇組呢,小暖暖跟安年還沒吃早餐。”她驚叫提醒道。


“顧川身為小暖暖和安年的保姆,到了吃早餐時間,自然會替兩個小家夥準備早餐的;至於去劇組那邊,我跟你是帶資進組,導演看我們還沒到,自會先拍攝別的戲份。”他把連埋進她的脖子裏,語氣帶著一絲隱忍,“雅白,給我吧,一次就好,不會耽誤去劇組的。”


每天他去隔壁處理完kr·c國際的工作回到房間,她已經睡著了。


他不是那麽禽l獸的人,不會在她睡著的時候壓上她。


他是一個正常的、精力旺盛的男人,每天溫香軟玉在懷,卻吃不到,一兩天還能忍,時間久了,能忍?才怪。


“多久?”她問。


“很快的。”他立刻開心地回答。


他家大白果然是吃軟不吃硬的。


“那你快點兒。”她的身體沒他撩起了火,語氣微喘著說道。


“好。”才怪。他眼底掠過一抹她看不見的腹黑和得逞。


難道她不知道,‘快’對男人而言,是很傷自尊的,讓他快點兒?門都沒有,再加上他都好幾天沒吃她了,更不可能快了。


……


外麵,用餐廳


“顧川叔叔,暖暖跟安年哥哥都吃早餐了,麻麻和爹地還沒起床,麻麻和爹地是大懶蟲。”小暖暖邊吃著顧川在五星級飯店買來的早餐,奶聲奶氣哼了一聲。


顧川不敢說自家總裁和總裁夫人的壞話,也大概能猜到自家總裁肯定是昨晚夜生活很精彩,沒還沒起床的。


他隻好說,“暖暖的麻麻和爹地白天要拍戲,很辛苦的,要睡久一點才能繼續拍戲,給暖暖買更多好看的衣服和小裙子。”


小安年抬起頭看了顧川好幾秒,仿佛在鄙視他忽悠小孩子。


顧川被他看得一陣心虛,趕忙低頭吃早餐,不敢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