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章 他是一個殺人犯

“不是,吃飯吧。”


他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便開始麵無表情動手喝著她親手煲的‘補湯’。


安小兔看著那他仿若飲毒的神情,很明顯就是不喜歡這湯的,可還是強迫他自己喝了。


想到這樣,她頓時覺得心底悶悶的,不過她也不好當著這麽多人再說什麽,隻能一個勁兒埋頭吃飯,食不知味。


吃過飯後唐聿城送她去學校上班,上了車後,兩人都沒有說話。


最終,安小兔悶悶地開口,“我想我以後不煲湯了。”


看他一副強迫自己喝下她煲的湯,她並不感到開心,心裏反而像是被針紮了一樣難受。


“你知道那些湯都用了什麽食材嗎?”唐聿城目視前方,把車開得很平穩。


“那些都是媽讓人準備好的,很多我都沒見過。”她低下頭,回答得很沒底氣。


他是唐夫人的兒子,總不能是害的他。


“那想必你也不知道那蠱湯的藥效。”他肯定地道。


“……”安小兔的十指鬱悶地糾結著,聲音壓的低低的說道,“媽說你的傷未痊愈,那湯是補身體的。”


補身體是很籠統的說法,主要看具體指那方麵。


唐聿城冷笑一下,“嗯,比如壯|陽。”


什、什麽?


安小兔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麽?”


“壯|陽。”他冷冷吐了兩個字。


壯壯壯|陽?安小兔嚇得驀地瞠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


那湯是……是壯|陽的?


被人質疑身為男人的那方麵能力,而且當時用餐廳裏還有爺爺和爸媽,難怪他的臉色會那麽難看。


“對不起,我不知道那湯……”她紅著臉,無比羞窘說道,“可是你明知道那湯是是……那你怎麽還喝?”


她沒想到唐夫人會讓她給他煲那種湯,弄得她活像欲|求不滿的深閨怨婦。


“你煲的。”


安小兔更加羞窘得幾乎無地之容,這個男人還真是……像唐夫人所說因為是她煲的,就算是毒藥他也會笑著喝完。


她咬唇說道,“以後我不會亂來了。”


“嗯。”


說開了之後,兩人沒有再說話,一路沉默。


送她到了r大,唐聿城說了句下午派司機來接她,便調頭回去了。


安小兔拍了拍發燙的雙頰,踩著輕盈優雅的步子辦公樓走去。


“小兔老師。”


一道年輕溫潤的嗓音響起,她還沒回過神,就被人抓著手臂拉到角落處。


“唐斯修同學,你怎麽……”安小兔吃驚地看著眼前這個臉龐俊美帥氣卻掩不住神色憔悴的優雅少年。


他不是說還要幾天才出院的嗎?


唐斯修一雙墨眸定定望著她,狠狠咬了下唇,眼眶泛紅著說道,“小兔老師明明就會跳舞,還跳得那麽好看……虧我還像個笨蛋一樣想教你跳舞。”


看著昨晚她和那個人在舞池裏舞步翩翩,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舞姿是那麽的優美。


她還和三叔跳舞了,卻不肯和自己。


安小兔呼吸窒了窒,想來他昨晚是看到她和唐聿城一起跳華爾茲了,自己撇腳的謊言自然也就被戳破了。


她斂下眼眸,不想去看不願去探究他眼底蘊含的情緒。


“唐斯修。”安小兔深吸一口氣,語重心長道,“你對我那份心思是不對的,早早斷了,對你是最好的。”


“如果斷不了呢,小兔老師。”他苦笑了一下,若真能說斷就斷,他現在就不會因為她而那麽痛苦了。


看她和別人在一起,比他恨那個人還要痛苦。


“我聽說你和你二叔有些矛盾,如果我不是二叔的妻子,你還會對我那麽偏執嗎?”她平靜問道。


猜想他之所以那麽執著,有部分是為了想報複唐聿城吧。


唐斯修身體一震,語氣突然變得極認真嚴肅說道,“我對小兔老師的執著感情根本與別人無關。”


一頓,他冷哼一聲,又有些激動,“我跟他之間隻是有些矛盾而已?他是這麽跟你說的,嗯?小兔老師他根本配不上你,你知不知道他是……他是……”


“他是什麽?”安小兔屏息,直覺突然卡住的話就是他和唐聿城之間誤會的關鍵。


“小兔老師何不去問他?”唐聿城眸光漸冷,溫潤如玉不複存在,完美的唇角牽起一抹冷嘲弧度,“不過我想,就算小兔老師去問了,他也不會告訴你實話的,畢竟他給人的形象是那麽完美,怎麽會讓人知道他曾經的致命汙點呢。”


“唐斯修你和他矛盾,你說的這些話我是不會相信的。”安小兔堅定說道。


在她心目中,即使唐聿城又冰冷、麵癱、又沉默寡言、悶騷、情商低……可他依然是她心目中最優秀的男人。


“是嗎?”唐斯修清沉的眼眸流轉著一抹悲傷,望著她緩緩說道,“就算他是一個殺人犯,小兔老師也不在乎嗎?”


殺人犯?


安小兔瞬間如遭雷擊,腦海一片空白。


一襲寒意襲上心頭,她隻覺得渾身冰涼,張了張嘴,好半晌才擠出一句話,“他是你二叔,就算你再恨他,也不能這樣抹黑他。”


她相信唐聿城不是那種人。


她不信唐斯修所說的。


“那小兔老師猜猜我為什麽那麽恨他?”唐斯修咬著牙,眼眸一片猙紅。


她就這麽信任那個人?


嗬!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該會是怎樣的反應?


“我猜不到,唐家的事也輪不到我插手。”安小兔推開他抓住自己手臂的大掌,“我要回辦公室了。”


“小兔老師。”她腳步莫名一滯,又聽到那少年的聲音自背後響起,“你如果不相信我說的話,大可去問唐家其他成員,問他是不是一個殺人犯?”


安小兔沒有回頭,也沒有應聲,故作鎮定地快步朝辦公樓走去。


唐斯修那篤定的語氣,那真實的充滿恨意的神情……不像是裝的。


他說唐聿城是殺人犯,他說唐家其他成員都知道這事;而唐家其他成員卻說唐聿城和他隻是有很深的誤會。


到底是怎樣的誤會,會讓唐斯修覺得他是個殺人犯?會那樣恨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