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8章 那你就快動手吧

她雙手抓著衣服領口,“我我我要洗澡。”


“先讓我吃個前菜,等會兒再一起洗。”他說完,低頭吻上她的唇。


安小兔看他堅持,猶豫了一下,選擇了放棄掙紮。


算了,這男人這陣子憋了那麽久,就讓他偶爾任性一次吧。


“兔子,脫掉我身上的衣服。”他離開她的唇,低沉磁性的嗓音帶著不容違抗的霸道。


下一秒,吻上了她的鎖骨。


聽到他這樣的要求,安小兔身體輕顫了一下,微喘著氣,遲遲不敢動手。


等不到她的動作,他懲罰性咬了一下她的鎖骨,將她身上的外套褪下。


“乖,這叫禮尚往來。”


“……”安小兔。


禮尚往來是這樣用的?


感覺背脊滑過一股電流,酥酥麻麻的,安小兔忍不住喘了一下氣,“你、你別亂動,我……我幫就是。”


話落,她抬起微顫的雙手,緩慢地解開他的衣服紐扣。


唐聿城幽暗的深邃眼眸蘊含火光,凝視著她緊張又害羞的緋紅小臉,她垂著眼眸,長而卷翹的睫毛輕輕扇動,唇瓣微張,小心翼翼地喘氣,


正在解自己衣服紐扣的雙手,十指抑不住地發抖。


他一時玩心大起,迅速低頭將溫熱氣息噴灑在她的耳根,緊接著咬了一下她染上粉色的脖子。


安小兔正專心地給他解衣服紐扣,被他這麽一鬧,嚇得‘啊’地低聲驚呼。


回過神,她推了推他,“你、你不許亂動,等會兒我不幫你了。”


“好,我不亂動。”他一本正經地站直了身體,和她拉開半步的距離,好讓她能盡快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給褪掉。


安小兔深吸一口氣,壓下心底的羞怯感。


暗忖:不就脫個衣服嗎?以往他脫了她那麽多次,現在她要把便宜給占回來。


這樣想著,她手也不怎麽抖了,一鼓作氣將他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了。


“好了。”她像是完成了很艱巨的任務般,長長舒了一口氣。


“褲子呢?”他淡淡地提醒。


什、什麽?安小兔微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你自己脫。”她咬了下唇說完,矮下身子,從他手臂下溜了。


唐聿城伸手將想要逃跑的她給拎了回來,一副老幹部的嚴厲語氣說,“繼續,做事不能半途而廢,要有始有終。”


“我、我不敢了。”安小兔把手藏到後麵,臉頰發燙得厲害,不敢與他對視。


某人像拐騙小紅帽的大灰狼,聲音溫軟魅惑誘哄道,“有什麽不敢的?這叫夫妻之間的情l-趣,也隻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更何況更親密的事我們都做過無數次了;兔子你難道沒想過曾經‘欺負’你那麽多次的男人,被你翻身為王,成功扒了衣服,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嗎?”


“……”安小兔。


她剛才是想過把便宜給占回來的,可臨時慫了。


現在聽他這麽說,好像有點兒心動了。


像是看出她動搖了,他繼續鼓勵說,“來吧,你今晚對我怎樣為所欲為,我都不會反抗的。”


說實話,她還從沒敢直視他那裏。


即使以前用手幫過他,光是感覺到那尺寸,她就有些害怕了,根本不敢看。


都到這種地步了,唐聿城是不會讓她就這樣退縮的。


不過,他也沒有逼她繼續。


而是低頭,再一次吻上她的唇,與舌交纏,一手握住她的細腰,另一隻大掌撩撥著她的易燃點。


沒過一會兒,她便情迷意亂,喘著氣靠在她懷裏了。


他的大掌不甘於被衣服束縛了行動,在她被自己吻得無法思考時,輕而易舉將障礙物除去,隨手丟在地上。


最後,抱起她,朝床的方向走去。


輕柔地將她放到柔軟的床上,俯身,欺上她。


他壓抑著體內的渴望,很耐心地在她身上每一處地方都點了火,就是不進去。


安小兔額頭冒了一層薄汗,被他撩得很是難受,每次她以為他要來了,結果隻是她以為而已,他遲遲沒有做出下一步動作。


“聿城,你快點兒。”她目光迷離望著上麵的男人,放下了矜持求饒道。


“別急。”


他同樣忍得很辛苦,將大掌從她下邊抽離,語氣有些緊繃和壓抑。


“你……”感覺到他突然退了出來,安小兔差點兒沒難受得喊了出來,有些憋屈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你故意的。”


“真聰明,被你才對了。”他竟然坦然承認了。


握緊她的腰,一個翻身,讓她坐在自己身上,繼續在她身上點火,打算將她僅剩的矜持和理智都逼崩潰。


他說道,“以往我太寵著你了,總是我在出力,今晚,輪到你取悅我了,想要什麽,自己來。”


安小兔想哭給他看,這個可惡的男人,明明是他點燃的火,結果卻要自己來滅。


“唐聿城,你給我等著!”


今晚她不弄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就不叫安小兔。


“嗯,我等著呢。”他輕笑,故作好心說道,“兔子,要你老公教你接下來該怎麽做嗎?首先你應該把我身上的左右障礙物都清除掉,然後坐上來,再然後……”


“你給我閉嘴!”安小兔瞪了他一想,想拿東西把他的嘴巴給封住。


“那你就快動手吧。”奸計得逞的某人故作淡定說道。


安小兔被他激得處於腦子發熱狀態,沒一會兒就真的將他身上的障礙物全部丟到地上了。


在她準備下一步動作時,唐聿城翻身,將主權奪回了手裏。


“兔子已經做得很好了,接下來的事交給我。”


現在她的體力不太好,他可舍不得讓她來取悅自己,再者,若是她在上麵折騰累了,最終憋屈的還是他。


“你說話不算話。”她不滿地抗議。


她都想好要怎麽對付他了,結果他突然變卦了。


“下回,等你體力恢複了,你想怎樣,我都配合你。”他說完,將房間內的燈關掉,隻留下床頭的一盞昏暗小台燈。


……


盡管唐聿城昨晚和以往相比,已經很節製了,可安小兔還是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點多才起醒。


睜開眼,正好對上他的眼睛。


“你怎麽還沒起床?”她臉頰微紅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