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6章 別抱太大希望

蕭雅白跟安小兔互懟了幾句,然後又發自內心地說了些祝福的話,便繼續去拍下一場戲了。


以前她就將安小兔家當成自己家,也將安父安母當成自己父母來看到,她進入娛樂圈之後賺的錢也會拿一部分給安父安母,如今安小兔告訴自己這些事,她是發自內心的感到開心。


反正他們是一家人,翊笙是安小兔的哥,那也是她哥。


跟蕭雅白聊完了,安小兔收好手機,對唐聿城說道,“聿城,要不你幫雅白查一下她的身世?”


唐聿城知道她心裏在想什麽,在想雅白的身世會不會也像翊笙一樣,父母或許還活著,還有親人。


雖然他覺得這類似的事,概率不大,但還是答應了,“可以。不過我得先跟你說一下,你別抱太大希望;以我們r國的法律規定,福利院的孩子,一般都在警方那邊有登記的,要麽是父母丟棄的,要麽是父母雙亡,親戚有不願意撫養的。”


停頓一下,他又分析道,“翊笙的經曆跟雅白的完全不同。翊笙也說了,從他記事起,就被一個組織當成醫生來培養,後來那個組織滅了,才恢複自由的,翊笙不是在福利院,警方那邊沒有登記,以致你爸媽不知道雅白還活著。”


“而雅白從小是在福利院長大的,警方那邊錄入了係統,如果她的父母還在世,想找她的話,並不難。”


“我知道了。”安小兔聽了他這一番分析,覺得心裏有點兒失落,但還是說,“反正你幫查一下吧,如果沒有任何結果,找不到雅白的親人,我就不告訴雅白這事了。”


回到唐家,墨采婧把安小兔拉了過來,問了她爸媽跟翊笙相認的過程,安小兔很耐心地給她婆婆說了一遍。


說來,她婆婆跟她母親的感情還挺不錯的,兩個年齡加起來有上百歲的人了,經常湊在一起聊時尚服飾、聊娛樂八卦什麽的,簡直就是老年閨蜜。


墨采婧聽她說完之後,悄悄地問,“小兔,我聽你母親說翊笙好像是gay,對嗎?”


“呃……”話題跳躍得太快,安小兔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了。


“你母親都跟我說了,之前還問我有沒有認識一些gay圈的年輕人,說是在給翊笙找對象。”墨采婧一副‘我都知道了’的表情,“我這幾天倒是打聽到一個,還挺優秀的,晚上跟你母親聊天,再跟她說一下。”


知道翊笙是gay後,安母就惡補了一通同性戀知識,最近還迷上了耽美小說、動漫、段子等等,還把她給拖下水了。


安小兔嚇得連忙拒絕,“媽,不用了,昨晚回我媽家吃飯,我媽說讓聿城在部隊裏給找,人比較靠譜。”


之前她問聿城,翊笙是不是gay,結果被小叔嘲笑了一番,說翊笙隻是不想她母親給介紹對象,才那樣說的;誰想到就算翊笙是gay,母親還那麽殷勤,現在還拉上她婆婆……


“你都還沒聽我說是誰,怎麽就知道媽找的不靠譜?”墨采婧佯裝板著臉,伸手捏著她的耳朵。


“媽,你說話就說話,別擰小兔耳朵。”坐在另一組沙發的護妻狂魔唐聿城立刻皺著眉頭說道。


因為他體質特殊的原因,他母親是不敢擰他耳朵的,然後他三弟經常被母親揪耳朵揪得嗷嗷大叫。


他就怕母親對小兔也下手沒輕沒重的。


“小兔居然敢質疑我看人的眼光,我就擰她耳朵怎麽了?我就擰。”墨采婧哼了一聲,微抬著下巴挑釁說道。


“……”唐聿城緊抿著薄唇,沒有再說話了。


“我都沒用力,看把你瞎緊張得……”墨采婧看著兒子吃癟的樣子,心情大好,然後又拉著安小兔說悄悄話。


她都沒敢用力,兒子那緊張樣,就像別人碰了他的命根子似的,嘖嘖!


唐聿城目光有些幽怨地看著自己母親霸占著他老婆,但又不能說什麽,隻能默默地坐在一旁看著。


……


為了晚上的飯局。


安小兔特地洗了個澡,精心打扮了一番。


“聿城,你覺得我爸媽會告訴爺爺,我哥的事,叫我爺爺來吃飯嗎?”安小兔坐在梳妝台前,問道。


知道她哥和他們分離這麽多年,都是被安皓輝害的,而她爺爺當年還包庇過安皓輝,她心裏就有些疙瘩。


不太想她爺爺會出現在今晚的飯局上,以免她父母想起當年那些傷心事。


“應該不會。”唐聿城篤定地回答。


如今翊笙回來了,他嶽父嶽母又想起了當年的事,對此耿耿於懷,今晚這麽重要的日子,他們肯定不想安老來影響心情。


“一開始從爸媽那兒知道當年的事,特別氣憤我爺爺的做法,即使現在不生氣了,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安小兔語氣還算淡然說道。


站在她背後的唐聿城彎下腰,稍微把她的臉扶過來,吻上她的唇瓣。


“舒服些了沒?”他溫笑問。


安小兔耳根微紅,看著他薄唇上沾了一抹自己的口紅,並不女氣,反而整個人都變得妖孽魅惑了起來。


“舒服了是舒服了,不過你把我塗的口紅都弄掉了,現在變成生氣了!”她忍著笑,故意繃著臉說。


“那再吻一次你就不生氣了。”


“不……唔?”


安小兔拒絕的話還沒說完,唇瓣就被某個霸道的男人給封住了,一個天旋地轉,這個男人已經坐在她的椅子上了,而她則坐在了他的腿上。


這次,他吻得比剛才還要凶猛纏綿,根本不給她逃開的機會。


就在安小兔以為他要失控的時候,他迅速放開了她,輕咬了一下她的肩膀,緊緊將她抱在懷裏,調整了一下紊亂的呼吸。


“聿城……”安小兔輕喊一聲,用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


“嗯?怎麽了?”他嗓音醇厚磁性應道。


安小兔臉頰又染上幾分緋色,抬起雙手勾住他的脖子,輕聲說道,“晚上……讓你吃肉好不好?”


這段時間,這個男人一直在壓抑著欲l望,每天晚上抱著她入眠,她都能清楚感覺到他的反應,而他卻裝作沒事人一樣。


她到沒有脆弱到不能那什麽,隻要他別那麽凶猛,她是可以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