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5章 身世揭曉(5)

或許是翊笙的性格比較淡薄沉穩,即使認回了安父安母這對父母,他的態度始終如一,並沒有刻意去討好安父安母,也很會調節氣氛,不至於出現僵硬不自在的局麵。


吃過早餐,他給安母檢查了一下扭傷的腳踝,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


沒過多久,唐安夫婦帶著小安年來了。


雖然早上起床就告訴過安母鑒定結果了,進了屋,唐聿城還是把dna親子鑒定遞給安父安母看。


安母也早就知道翊笙是她兒子了,可是看到鑒定報告上麵寫的那句‘母子關係成立’,她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早在二十幾年前,她就以為她的兒子死了,因為那張偽造的dna親子鑒定,她從沒想過她的兒子還活著,還和他們相認了。


“翊笙,要不要發表一下感想?”安小兔對著翊笙抬了下下巴,打趣笑道。


她跟翊笙認識好幾年了,感情也很不錯,亦兄亦友,知道他是她哥,心態變化不是很大。


“你想要五千字的,還是一萬字的?”翊笙伸手去捏她的臉頰。


想起當年第一次見到她,他還想殺了她呢。


最後是突然湧上心頭的那股莫名慌亂,心痛的感覺,讓他下不了手。


那時,誰曾想到他跟她會是兄妹?


所以說血緣這種東西,很奇妙。


“字數不限製,你隨意發揮。”安小兔笑著拍掉他捏自己臉頰的手。


“我很久以前就抱著隨緣的心態,這樣的結果是我從未想過的,我很滿意,父母不錯,還有個跟我很投緣的妹妹,也比我以前設想過的要開心。”翊笙知道她在跟自己開玩笑,但還是淡笑著如實表達了自己的心境。


安母聽到他這樣說,心裏暗鬆了一口氣,即使二十幾年他們把兒子弄丟了,可現在翊笙對他們也是很滿意的。


“翊笙舅舅,我聽說別人舅舅都喜歡幫外甥助紂為虐的,你會嗎?”小安年走到翊笙麵前,歪著小腦袋,一臉的純真無邪。


“那安年是希望舅舅助紂為虐,還是不希望?”翊笙看著這個小小年紀,卻這麽腹黑的小家夥,覺得好玩又有些心暖。


“我們不能標新立異,得跟隨大眾的潮流。”小家夥一本正經地說道。


“你打算讓我怎麽助紂為虐?”翊笙又問。


“讓你去開家長會,考試不及格幫我家長簽名,我不想上學的時候,翊笙舅舅可以帶上我去玩;翊笙舅舅你都那麽老了還是單身狗,如果遇到喜歡的女孩子,不知道怎麽追,禮尚往來,我可以給你當神助攻,翊笙舅舅你可能不知道,大多數小姐姐都喜歡好看又可愛的小朋友的。”小安年繼續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噗哈哈哈……安年,誰教你這些的?”安小兔被兒子這番話給逗噴笑了。


她家小安年當初的高冷人設崩了,變得越來越好玩了。


在座的其他人也被小家夥給逗得笑不可遏,歡樂的氣氛彌漫著整個屋子。


中午懶得做飯。


唐聿城在五星級飯店訂了個包廂。


出門之前,安母突然想起,就問了一下翊笙上戶口的意見,翊笙表示沒什麽異議,然後問了下唐聿城上戶口的流程,打算吃過午飯就去把翊笙的戶口上了。


翊笙小時候的名字叫安蘊庭,不過安母並沒有想讓翊笙把名字改回去的念頭,就在翊笙前麵加了一個姓——安翊笙。


安翊笙,安翊笙,安母覺得這個名字寓意還挺好的,她不求兒子大富大貴,隻希望兒子的後半生能夠平安一生,不要再有什麽事了。


中午吃過午飯,唐聿城就帶安母他們去上戶口,有唐聿城這尊大神出麵,派出所那邊辦事效率飛快,戶口很快就上好了。


“我還預定了一個包廂,晚上叫上我爸媽還有我爺爺一起吃個飯,慶祝一下。”準備回唐家之前,唐聿城跟安父安母商量道。


對於這樣的提議,安父安母自然沒有意見,想都不用想就答應了。


出來吃飯時,安父安母坐的事翊笙的車,現在回去,也是由翊笙送他們回去。


安小兔坐在副駕駛座上,臉上還是帶著淺淺的笑意,證明她心情很好。


“聿城,我跟雅白說一下翊笙是我哥的事,好不好?”安小兔打開微信,點開蕭雅白的頭像,望著正開車的唐聿城。


早上起床吃早餐,吃了早餐就去她爸媽家了,一直聊天到中午,然後去飯店吃飯,去上戶口,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把這件事告訴雅白。


他答道,“那你趕緊說,要是說遲了,她從別處知道這事的話,肯定會生氣的。”


“嗯。”安小兔點了點頭,不確定雅白這會兒有沒有空,便低頭在手機裏編輯文字發給蕭雅白。


一條小鹹魚:膚白胸大腿長的雅白女神,在嗎在嗎?


那邊,並沒有立即回複。


安小兔猜測雅白可能在拍戲,打算給雅白留言,將翊笙是她哥的事告訴雅白。


剛打出一大段文字,蕭雅白就回複了她微信消息。


從今天開始做鹹魚:膚白胸大腿長?直覺沒好事,不在,不當講,不想聽,求你憋著別說了。


素質拒絕四連!


一條小鹹魚:辣雞!是喜事,不想聽爸爸也要說,求我也沒用。


從今天開始做鹹魚:那你長話短說,我隻休息一會兒而已,等會兒開始拍下一場戲。


一條小鹹魚:長話短說不了,不過你等會兒去拍戲就去吧,我給你留言,不然你要是知道遲了,肯定會生我的氣的。


安小兔說完這句話,也不管蕭雅白回複的是什麽,專心地就將翊笙是她哥的事,詳細地給蕭雅白說了一遍。


說來話長,快回到唐家莊園了,安小兔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完給蕭雅白聽。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蕭雅白才回複。


從今天開始做鹹魚:窩草!!!翊笙是你哥?本女神不相信。這種比買福利彩票中頭等獎概率還小的事,竟然被你遇上了,安小兔你踩的什麽狗l屎l運。


安小兔能夠想象此刻在江城的蕭雅白有多震驚。


一條小鹹魚:沒踩狗屎運,是祖墳冒青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