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05章 讓他了解這幾年的事

從醫院出來,安小兔跟翊笙說,如果他沒有實驗要做的話,麻煩他在他們家住一段時間。


他們的別墅有六七個房間,翊笙要是願意的話,可以把實驗室搬到他們家來。


翊笙考慮了有一下,便答應了。


隻是為了下回她毒癮發作的話,他能夠及時趕到她身邊。


回到家,快下午四點了。


“聿城,我先睡個午覺,等我醒了再慢慢跟你說,你忘記的這幾年的事。”安小兔邊跟他說,邊推開房門。


“我陪你睡會兒。”唐聿城跟在她身後走進房間。


關上門後,直接抱起她,朝床的方向走去。


安小兔躺到床上,將一個枕頭抱在懷裏,翻了個身,給他讓了個位置。


她抱著的正是他那個枕頭,唐聿城隻能跟她共枕一個了,他將她抱在懷裏,問,“小兔,我昨晚怎麽了?”


之前翊笙在,他不想再翊笙麵前問她一些事。


他能感覺到他會忘記這幾年的記憶,肯定是和昨晚發生的事有關。


“你昨晚……”安小兔慵懶地舒了一口氣,語氣帶著睡意說道,“說來話長。聿城,我困,等我醒了再告訴你好不好?”


她說完,推開了懷裏的枕頭,轉身,腦袋往他懷裏蹭了蹭,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


自從上次被安娉婷下了毒之後,她的精神就慢慢地變差了些,連食欲也消減了,整個人懶洋洋的,提不起勁,每天都要午睡兩個多小時。


今天陪他去醫院,來回奔波了一趟,早就又困又累了。


“睡吧。”


唐聿城迫切想知道到底怎麽回事,卻沒有強勢地要求她現在就告訴自己昨晚所發生的事。


沒兩分鍾,便感覺到懷裏的人兒睡著了。


昨晚沒睡好,唐聿城看著她安穩恬靜的睡顏,睡意漸漸襲上來,也跟著睡了過去。


……


安小兔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六點多。


起床洗漱,下樓吃了晚飯,給翊笙把了脈之後,喝了藥,跟翊笙打了聲招呼,便帶著唐聿城去了書房。


“本來我身上殘餘的毒快要排除完了,前陣子又被安娉婷下了毒,昨晚毒癮發作,你打電話叫翊笙趕來,翊笙用醫術幫我對抗毒癮時,你守在房間外;後來翊笙出去時,發現你暈倒在走廊上,還吐了血,就把你扶了進來,之後就是你醒來之後的事了。”安小兔先跟他說了昨晚的事。


然後又將最近發生的,安年跟小暖暖被安娉婷指使人綁架等一係列事情,詳細地給他說了一遍。


唐聿城聽完,冒出了一句,“三弟跟雅白結婚了?”


他記得當年蕭雅白為了不讓司空少堂威脅到小兔,決然離開,連名下的財產都交給顧川作為違約金處理了,很明顯就是不打算回來了。


“沒有。”安小兔否認,半吐槽說,“雅白跟你三弟的事情有點兒狗血。”


說著,隻好把蕭雅白跟唐墨擎夜的事給他講了一遍。


“我還沒見過安年呢,不,應該說是忘了安年長什麽樣了。”他的記憶停留在兒子還不到一歲那時候。


他的手機桌麵,是她的照片,相冊裏也是她的照片,就連書房辦公桌上擺的,還是她的照片(安年:一張照片都沒有?瞬間感覺不是親生的,充話費送的)。


安小兔給了他一個白眼,這是親爹嗎?是假的吧。


無奈將手機桌麵的照片遞到他麵前,“喏,你兒子。”


“為什麽你手機桌麵是安年的照片?”他很不滿地抗議,他的手機桌麵是她的照片,那她也應該禮尚往來,將他的照片設為桌麵才是。


“……”安小兔。


這個男人的醋勁還是那麽大。


唐聿城盯著手機桌麵看了一會兒,然後一聲不吭打開她的手機相冊,發現他的照片都沒幾張,百分之九十是他兒子的。


他心裏不平衡極了。


將手機桌麵換成他的照片——一張坐在辦公桌前工作的側顏照,低調不張揚,又很有意境。


“長得沒我好看。”他一副嫌棄的語氣說道。


心忖:他唐聿城的兒子,長得還很好看,很可愛的,不過就是比他差那麽一點。


在唐聿城的記憶裏,仿佛昨天兒子才出生十個月多一點,今天就突然長大到五歲多了,那種感覺……很奇妙,又很複雜,還有些激動。


“反正在我心目中,安年是最好看的。”安小兔哼聲說道。


不能讓這個男人太嘚瑟了。


“兔子你說什麽?再說一次,我剛才沒聽清楚。”唐聿城語氣微沉,帶著幾分危險。


“沒聽清楚就算了。”該配合他的演出,她視而不見。


將手機從他手裏搶了回來,無意間按到了鎖開屏鍵,看到屏保壁紙竟然換成了他的照片。


她:“……”


“桌麵、屏保的照片都不許換,不然我要生氣的。”他霸道地說。


安小兔覺得這麽男人吃醋的時候好幼稚,又有點兒可愛。


“好了,不說這個了。”她指著書櫃上的日記,對他說,“當年你以為我死了之後,記憶就出了問題,隻能記住近期一個月左右的事情,於是,你將所發生過的事,以日記的形式記錄下來;你可以從這些日記上知道,這幾年發生的事。”


書櫃上麵的每一本日記,她都看過好幾次,每次有空,就會將這些日記拿下來看,腦補日記裏所發生的事的畫麵。


這讓她感覺自己是一直都陪在他們父子身邊的。


唐聿城走到書櫃前,上麵日記本的數量有些驚人,應該有好幾百本吧。


這些,都是他這幾年裏寫的嗎?


收回神,掃了眼書架上的日記本分類。


發現關於她的記錄,少得可憐,隻有一個日記本。


他將記錄她的事情那個日記本取了下來,想知道她出事之後,他當時內心的想法。


看完日記,能感覺到日記本上記錄她的事,好像他在敘述一個陌生人般,不帶一點兒感情,很冰冷的文字。


唐聿城皺了下眉頭,沒辦法想象記憶空白的那幾年,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然後,他將關於她的日記本放回去,取下與安年有關的日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