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97章 原來他剛才一直在調戲她!

唐聿城淡淡掃了眼她的手機屏幕,肯定地道,“的確是三弟。”


安小兔想了一下他這話的意思,然後板著臉問,“唐聿城,你早就知道土豪樓主是你三弟了?”


“……是。”他遲疑了一下,承認了。


“啊!!!混蛋,你竟然早就知道了卻不告訴我。”安小兔炸毛地抓起枕頭,打在他身上。


唐聿城幹脆躺下來,趴著,讓她的枕頭打在自己背上,“用力點兒。”


安小兔快要被他氣死了,這個討厭的男人,她每天捧著手機癡漢笑地追土豪樓主的更新,他在一旁默默地看著,肯定在心裏笑她:這孩子挺好的,就是腦袋不好。


可惡!


拿枕頭用力錘了他十幾下,他不痛不癢的,她卻累得有些喘了。


怒哼了一聲,翻身坐在他背上,用枕頭按著他的腦袋。


威脅道,“想活命的話就乖乖把話說清楚:你是什麽時候知道土豪樓主是你三弟的事的?為什麽不告訴我?”


“看到帖子的第一眼,就知道是他了啊,至於為什麽不告訴你?”他有些無辜有些委屈地說,“你又沒有問我,你要是問我土豪樓主是誰,我肯定告訴你。”


“你就是故意的,你可以主動告訴我的。”她手掌握成拳頭,想打他一下,舉起了手卻又舍不得了。


“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以後我知道什麽事,一定主動告訴你。”唐聿城趕忙認錯討好。


“我之前給雅白看過那個帖子,她應該也早就知道土豪樓主是唐墨擎夜了吧?”她問道。


她記得以前她碰到有趣的事,分享給雅白,雅白就算不太感興趣的,也會看完後,跟她討論一下。


每次她跟雅白討論土豪樓主跟大白的事,雅白都表現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


現在想來,雅白那個小辣雞肯定知道土豪樓主就是唐墨擎夜的。


喵的,全世界都知道土豪樓主是唐墨擎夜的事,就她不知道。


還天天捧著個手機癡漢笑,之前還評論些亂七八糟的,回想起來,都覺得簡直不要太羞恥。


“肯定早就知道了。”他肯定地回答。


心忖:雅白又不像她那麽蠢萌。


安小兔想到之前她評論慫恿土豪樓主吃了大白,然後還特麽發給了雅白,她就有種想死的衝動。


雅白看到那些評論,估計在心底問候了她祖宗千萬次吧。


越想越鬱悶,忍不住打了一下唐聿城的後腦勺。


“都是你,要是你早些告訴我,我就不會跑到雅白麵前作死了。”


“……”唐聿城覺得自己很無辜。


如果他告訴她,土豪樓主是他三弟,那他就看不到她流(賣)氓(藥)的一麵了。


“對了,你三弟知道雅白已經知道他是土豪樓主的事嗎?”見他不說話,她又問。


“不知道。那個帖子在那個論壇上很火,但是沒人敢轉載出去,三弟就是斷定了雅白不會看到這個帖子的,才那麽有恃無恐的。”他從容回答道。


以為蕭雅白不知道那個帖子的,才有恃無恐地在網上將計劃怎麽套路雅白、或者套路了雅白的事更新到日常上,結果……套路不成,還狠狠地踢到了鐵板。


“你沒告訴你三弟?雅白知道帖子的事?”她問。


“幹嘛告訴他?看著他每天傻乎乎地更新日常,再想象一下雅白看透他,卻不說透的樣子,不是挺好玩的嗎?”


“……”安小兔。


隔岸觀火。


這個男人惡趣味起來,連他親兄弟都不放過。


不過仔細一想,現在她知道土豪樓主就是唐墨擎夜了,跟著唐墨擎夜像地主家的傻兒子一樣,每天傻乎乎地自認為套路到了雅白,而雅白則麵無表情地配合唐墨擎夜套路的畫麵……


怎麽想都怎麽覺得好玩。


哈哈哈她很期待,將來有一天唐墨擎夜知道,雅白早就窺屏他的帖子了,他會是怎樣的表情。


正想著,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等定了神,發現自己正被某個男人壓著。


“你……”她一時不知該說什麽。


“你剛才不是想知道,你老公是老還是大嗎?”他淡然的笑意帶著意思邪肆。


“呃。”安小兔愣愣地點了下頭,隨即又猛地搖頭,“不要了,不想知道了。”


這個姿勢,在加上他那讓人害怕的笑容,讓她感覺有些腰酸。


“那你說,你老公是老還是大?”他問。


“大!大大大大……”她連連說了好幾個‘大’字。


雖然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麽意思,但總覺得是不好的事。


“你怎麽知道是大?不是老?”他繼續逗她。


看她一臉呆愣的樣子,肯定不知道自己暗示的是什麽,不過這樣逗她,挺好玩的。


“你是我老公,我當然知道了。”安小兔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推了下他,“讓開,我要睡覺了。”


唐聿城聞言,翻身在她旁邊躺下了。


關了燈,掀開被子,將她牢牢抱在懷裏。


就在安小兔正準備在心底感慨他怎麽變得這麽好說話時,他突然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感覺到了沒有?是大還是老?”


“……”安小兔愣了三秒,感覺到他那裏的強硬,小臉瞬間爆紅。


啊!這個大流氓!


原來他剛才一直在調戲她!


“唐聿城,你給我睡地板去。”黑暗中,她佯怒說道。


“不去。”他拒絕得幹淨利落。


低頭,輕吻了一下她的唇。


按照以往的經驗,安小兔以為他會狠狠地吻到自己喘不過氣的,要是失控了,還會發生些什麽事。


不過他這回並沒有,隻是淺淺一吻,作罷了。


仔細一想,他好像很久沒碰她了。


再仔細回想,好像是從她和安年出事之後,他就沒碰過她,即使是安年出院回到唐家那天晚上,他也隻是吃吃她豆腐而已,在關鍵時刻刹車了。


他……


他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麽?


安小兔身體一僵,想起那時,為了盡快找到安年,她跟他說,她在茶餐廳被人下藥的事,後來他去調查了。


後來,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安年跟小暖暖身上,對於她那時候失聯了幾個小時,以及她說被下藥的事,隻字沒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