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79章 被算計淨身出戶

薛建功聽了她的話,皺起了眉頭。


沉思了一會兒,質疑地問,“你說你跟安皓輝離婚了,他還淨身出戶?難道他就不怕跟你離婚後,你霸占了安家的一切,不肯還回去?”


薛碧蓉聽著她大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態看自己,心裏有些不舒服。


她根本沒想過將安家的財產占為己有,一心想這度過這次的難關而已。


“雖說安家的全部財產現在在我手裏,但是離婚協議上規定,離婚轉移財產隻是權宜之計,如果一個月後我不跟皓輝複婚的話,那離婚協議就將失效,我根本不可能將安家的財產占為己有。”她解釋說道。


不想,薛建功聽後臉色一變。


他急問道,“如果一個月後,你跟安皓輝不複婚的話,那離婚協議上說安皓輝將安家全部財產作為離婚賠償費讓給你的事,就不作數,對嗎?”


“對啊,有什麽問題嗎?”薛碧蓉見他大哥突然臉色很難看,不由緊張了起來。


“嗬!”薛建功冷笑了一聲,嘲諷說道,“你好好琢磨一下那離婚協議的意思,居然被安皓輝算計了都不知道。你想想如果一個月後,他不肯跟你複婚,那你就相當於淨身出戶了,什麽都得不到;你好好看看那份離婚協議吧,說不定連那份離婚協議,都根本不具有法律效益。”


他才不信安皓輝為了安家不被唐家毀掉,願意將安家所有財產交給他妹妹轉移,等風波過去再轉回安家呢。


難道安皓輝就不怕他妹妹在離婚的一個月內,將安家的所有財產‘送’給別人?變相占為己有?


安皓輝那個狡猾的老狐狸肯定設想過這些,所以,他敢肯定那份離婚協議有問題,就算他妹妹現在想轉移所有財產,也絕對轉移不了半分錢。


“這怎麽可能?”薛碧蓉臉色一白,慌了,手腳發涼。


如果她不肯跟安皓輝複婚,那離婚協議就失效……那安家的財產,就還是安家的。


如果安皓輝不肯跟自己複婚,那安家的財產,也是屬於安家的。


反正隻要他們不複婚,那離婚協議就此失效。


所以……她被離婚了,還淨身出戶,什麽都得不到?


不,不可能的。


薛碧蓉手忙腳亂將放在包包裏的那份離婚協議拿出來,手抖地遞到薛建功麵前。


“大哥,你快幫我看看這份離婚協議。”


她大哥平時接觸合同、協議之類的比較多,協議、合同有什麽漏洞,一眼就能看出來了。


就算沒看那離婚協議,薛建功心底也已經基本確定:他妹妹被安皓輝算計淨身出戶了。


他從容接過薛碧蓉遞過來的離婚協議,翻開閱覽。


過了半晌:


雖是意料之中,薛建功的臉色還是難看,“這份離婚協議,根本不具有法律效益,更別說那什麽一個月後不複婚,離婚協議上麵的內容就失效了,不信的話,你可以到外麵找律師谘詢一下。”


雖說他這個妹妹如果是回來向娘家求助的話,他們薛家是不會幫忙的。


不過想到安皓輝竟然趁這個機會算計他妹妹淨身出戶,簡直不是人幹的事,簡直喪盡天良!


“這怎麽可能……唐家要對付安家,皓輝這樣做,對他有什麽好處?難道他寧願讓唐家毀了安家,也不肯把財產轉移走,日後東山再起?不可能的……”薛碧蓉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安皓輝似乎沒怎麽算計過安小兔,但是不管是幾年前還是現在,都是你跟娉婷在算計安小兔,你覺得安小兔真那麽狠心,能眼睜睜看著唐家毀了安家的根?安皓輝是老爺子的親兒子,唐家還沒到要弄死安皓輝的地步。”當年的事,薛建功也是知道的。


而且,他畢竟也在商場上混跡幾十年了,還是薛家的家主,很多事情,都比薛碧蓉看得透徹。


抬眸看了眼臉色慘白的妹妹,又繼續說:


“而你不過是嫁到安家的媳婦兒,如果舍棄你跟娉婷,就可以保住安家,安皓輝絕對會毫不猶豫這樣做的,說不定安皓輝之所以敢這樣做,還是授了唐家的旨意呢。”


“我不相信,我一心為了安家著想,皓輝怎麽可能這樣對我。”薛碧蓉有些魔怔地搖著頭,拒絕相信這樣的猜測。


“你也不想想,是誰將安家拉下水的,安皓輝嘴上不說,心底指不定有多恨你呢。”薛建功冷哼了一聲,諷刺說道,“不信我的猜測的話,你現在可以回去跟安皓輝對質看看。”


話音剛落,薛碧蓉抓起那份離婚協議就倏地從沙發站起來,急匆匆離開了書房。


……


安家


安皓輝想到自己輕易就忽悠了薛碧蓉跟自己離婚,還是淨身出戶,心情大好。


即使晚餐是一個人,他還是開了一瓶年份很不錯的紅酒。


突然,女人的尖銳大喊聲響起,“安皓輝!”


安皓輝端著紅酒的手一抖,緊跟著就看到薛碧蓉神色猙獰衝到了自己麵前。


“碧蓉,你怎麽回來了?”安皓輝很快便鎮定了下來,從容問道。


猜想可能是薛碧蓉回到薛家之後,就迫不及待地跟薛家的人說轉移財產的事,然後發現那份離婚協議有問題。


不過現在婚已經離了,就算薛碧蓉發現被淨身出戶又怎樣。


薛碧蓉看了眼餐桌上那瓶紅酒,那瓶紅酒她認得,是安皓輝之前在拍賣會上拍賣回來的,她提過一兩次開這瓶紅酒來試試,可安皓輝一直舍不得開。


想到他兩個小時前才跟自己辦離婚手續,現在就把這瓶紅酒拿出來了。


是在慶祝跟自己離婚?


雖然她沒去找律師谘詢過那份離婚協議,不過她基本可以肯定,那份離婚協議,是無效的。


什麽安家的所有財產都給到她名下,都是假的。


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二三十年的枕邊人給算計淨身出戶,薛碧蓉就恨不得殺了安皓輝。


“安皓輝你這個狼心狗肺的人渣,竟敢算計讓我淨身出戶,我今天跟你拚了。”


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她如今一無所有的了,就是死,也要拉上安皓輝一起。


說完,就猛地朝安皓輝撲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