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76章 大難臨頭各自飛

薛碧蓉聽了丈夫這話,頓時傻了。


完了!


一切都完了。


那唐家在r國是什麽地位和權勢?像他們安家這樣的中級豪門,對頂級豪門的唐家來說,一根手指就能把他們鬥垮,永遠翻不了身了。


慌亂過後,薛碧蓉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皓輝,爸呢?安小兔是爸的孫女,讓爸去跟安小兔說說情;安小兔不會那麽狠心,眼睜睜看著唐家把她爺爺一生的心血給毀了的。”


為了保住安氏集團,如今安皓輝已經站在唐聿城那邊了。


聽到妻子讓他去找父親,讓他父親去向安小兔求情,安皓輝心底就無比反感和厭惡。


想當年,父親就為了娉婷,為了被拉下水的安家,撇下麵子向安小兔求了多少次情,雖說當年他也支持過、默許過娉婷對付安小兔。


不過後來他看清形勢了,安小兔若真想要安氏集團,唐聿城絕對二話不說拿下安氏集團送給安小兔。


可安小兔一直都安安分分拿著那些她應得的股份,也從不插手安氏集團的管理,默默拿著分紅。


他那時雖心裏不舒服,但也不敢想將那些股份搶回來。


畢竟安小兔背後有那麽大一個唐家,弄不好還將整個安氏賠了進去,最後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娉婷出獄之後,妻子給娉婷找的未婚夫,他也很滿意的。


誰知道娉婷竟然又跑去得罪安小兔,而他妻子這目光短淺的婦人,還敢跑到媒體記者麵前瞎帶節奏,抹黑唐家,這簡直是火燒澆油。


幸好唐聿城是個明事理的,跟誰有仇找誰報,不會殃及池魚,還有幾分是看在安小兔跟他父親是爺孫關係的份上。


唐聿城暗示他說,看在安小兔也是安家人的份上,他唐聿城不會對付安家的人,讓他看著辦。


“昨天父親被唐聿城帶走之後,我就一直聯絡不上父親,唐聿城這回肯定是鐵了心要對付安家,才會把父親藏起來;等父親知道這事之後,事情已經成定局了。”安皓輝越說越激動,臉色無比頹喪,最後雙手抱頭蹲了下來,“安家要完了……”


薛碧蓉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丈夫的話。


“皓輝,你大哥呢?唐聿城將爸帶走了,你趕緊打電話給你大哥,讓安邵華問唐聿城,爸在哪裏?或者讓你大哥去跟小兔說說,安氏集團是爸的心血,唐家若是毀了安氏集團,爸會死不瞑目的。”薛碧蓉無比恐慌說道。


她無法想象如果安家垮了,那她後半生無法再過錦衣玉食的生活,該怎麽辦?


安皓輝聽到她詛咒自己父親死不瞑目,差點兒沒暴跳起來,狠狠打她一頓。


“如今安邵華肯定也知道娉婷對安小兔下藥的事了,你覺得我去求他,他就會幫我們嗎? 說不定安邵華一氣之下,催著唐聿城來收拾安家呢。”安邵華瞪了她一眼,氣怒罵道,“還不都是因為你,若是你不在媒體記者麵前胡說八道,唐家還不至於那麽生氣。”


“我……我……現在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嗎?還是先想想要怎樣讓唐家息怒吧。”薛碧蓉自知心虛,摸了摸鼻子轉移話題。


娉婷給安小兔下藥的事,並沒有事先告訴自己。


她更沒想到唐聿城竟然有娉婷給安小兔下藥的監控,要知道的話,她就不會跑到媒體記者麵前說出那樣的話了。


見丈夫不說話,薛碧蓉試探地說道,“要不,我們替娉婷去給小兔道個歉?再說些好話,都是安家人,小兔應該不會真的那麽狠心對付安家的。”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安皓輝煩躁地在客廳裏來回走動。


娉婷當年入獄那會兒,薛碧蓉因受了刺激,精神變得有些恍惚,他就是在那時遇到了心愛的女人,想到那女人還給他生了一個兒子,安氏集團未來繼承人,他的心情不禁好了幾分。


他已經想清楚了,等和薛碧蓉離了婚,等這次的事平息了,就把母子倆接回安家,給母子倆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至於安小兔那些股份,他也不敢覬覦了;相反的,安小兔也算是安氏集團的一大股東,還是唐家二少夫人,說不定有這層關係在,kr·c國際會幫襯安氏集團呢,有舍有得。


“那你說要怎麽辦?難道你甘心眼睜睜看著安家被唐聿城給毀了?皓輝你快想想辦法。”薛碧蓉也急得團團轉。


安皓輝故作沉思,在客廳裏來回走了一會兒。


像是想到了什麽好法子,他有些激動地說,“對了碧蓉,唐家指名說要對付安家,趁著他們處理網上那些事,我們先把財產轉移了,到時安家隻剩一個空殼,他們唐家愛怎麽折騰就怎麽折騰,等風頭過了,我們再東山再起。”


“這個時候,唐家肯定派人盯著我們的一舉一動,不會輕易讓我們轉移財產成功的。”薛碧蓉皺著眉頭,神色凝重而認真。


安皓輝看了眼周圍,屏退了所有傭人。


才低聲說道,“唐家向來做事都不會殃及池魚,既然說要對付安家,肯定不會再對付別家的。我們就先假裝離婚,然後在離婚協議上說我安皓輝自願將安家的所有財產,作為離婚賠償給你,然後你再迅速把安家的財產轉移到薛家,唐家就算知道了,也拿我們無可奈何,等這事過去了,再把財產轉移回來……”


薛碧蓉並沒有立即就答應,沉思了一會兒,臉色有些難看。


“安皓輝,你是不是想趁這個機會,算計我淨身出戶?”她厲聲逼問。


“薛碧蓉你、你簡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安皓輝氣得渾身發抖,用手指指著她,好一會兒才說,“既然你不信我,那就別再讓我想辦法了。”


他說完,用力甩了一下手,轉身離開了客廳,朝樓上走去。


薛碧蓉愣站在原地,想到剛才她丈夫說在離婚協議上說把安家所有財產作為離婚賠償給自己,所以這根本不存在丈夫算計她淨身出戶的說法。


剛才是她太慌亂了,聽到‘離婚’這兩個字,想都沒想就以為丈夫要跟她大難臨頭各自飛。


這會兒冷靜下來,才想明白丈夫的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