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74章 薛碧蓉做賊的喊捉賊

今天天氣很好,吃過早餐安小兔就帶小安年出去散步,回病房時正好聽到小暖暖那句‘麻麻,爹地寵壞了暖暖,你打爹地吧,不要打暖暖了’,她憋著笑,牽著小安年的手站在門口,沒有出聲。


想看看小暖暖還會說出什麽萌言萌語來。


看到唐墨擎夜朝自己使眼色,安小兔彎下腰,在小安年耳邊悄聲說道,“去,給暖暖妹妹求求情。”


小安年聞言,喊了一聲‘雅白幹媽’,跟著跑到蕭雅白麵前。


“你別打……暖暖妹妹,是我……沒看好妹妹,雅白幹媽打安年吧。”他拉著蕭雅白的衣角,眼巴巴地看著她。


要是他當時堅持不允許暖暖妹妹亂吃陌生人的東西,就不會出事了。


“麻麻不準打安年哥哥嗚嗚……麻麻壞,我再也不跟麻麻天下第一最最好了。”小暖暖一聽她安年哥哥讓她麻麻打,立刻就哭了。


她知道,要不是安年哥哥,她就見不到麻麻和爹地了。


安年哥哥是最好的人,她麻麻不可以打安年哥哥。


“好,不打不打,小暖暖不哭了,麻麻不打你安年哥哥,來,麻麻帶你去刷牙洗臉,等會兒吃早餐。”蕭雅白見小丫頭這麽護著她哥哥,心裏還是很欣慰的。


她哪舍得打安年,要不是安年,她可能再也見不到小暖暖了。


從唐墨擎夜手上抱過小暖暖,跟安小兔打了聲招呼,便把小暖暖抱進盥洗室去洗漱了。


“小兔嫂子,我去給雅白和小暖暖買早餐,你跟小侄子要吃嗎?”唐墨擎夜知道母子倆已經吃過了,但還是問了一句。


“不用了,我跟安年早就吃過了,等會兒該吃午飯了。”安小兔淡笑拒絕,讓小安年躺到床上。


剛才在外麵曬太陽,看到兒子打嗬欠了,應該是早餐之後吃的藥,現在藥效發揮了。


過了一會兒,洗漱好的小暖暖從盥洗室跑出來,嘴裏喊著,“安年哥哥、安年哥哥……唔唔?”


“你安年哥哥要睡覺了,不許吵他。”跟在女兒身後的蕭雅白及時捂住小萌寶的嘴巴,低聲警告道。


小暖暖呆了幾秒,才乖巧地點了點頭。


躺在床上的小安年翻了個身,因為淩晨兩三點才睡的,八點多就醒了,這會兒加上吃了藥的原因,實在困得厲害,睜開眼睛看了下小暖暖,又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等唐墨擎夜買了早餐回來,小暖暖吃了早餐後,休息了一會兒該吃藥了,可是小萌寶卻怎麽也不肯吃吃,淚眼汪汪望著她麻麻,可憐巴巴地問她麻麻是不是不愛她了。


蕭雅白怎麽可能由著她,生病了就得吃藥,見小暖暖抱著她爹地大腿,說求保護,於是她板著臉威脅說不吃藥就要打她安年哥哥。


說著,就朝小安年的病床走去,嚇得小暖暖立刻跑過去抱著她大腿,說要吃藥,別打安年哥哥。


小暖暖吃了藥後,翊笙就來了,給小暖暖和小安年檢查身體,看小安年睡著了,他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後,沒有多待,就離開病房了。


……


安小兔坐在病床邊,無意間看到熱搜第三的標題‘唐家隻手遮天,目無王法’,她皺了皺眉頭,點了進去。


看到視頻裏,薛碧蓉添油加醋說唐聿城仗著自己是高官,突然闖入安家打了安娉婷一頓,還把安娉婷強行帶走了,又暗示說什麽軍警勾結,報警都沒人搭理,要求唐家把安娉婷叫出來,公開道歉,給安家一個交代什麽的。


而薛碧蓉卻對安娉婷做的那些肮髒事隻字不提。


應該是有人在帶節奏,下麵評論的一大堆網友像瘋了一樣,什麽都不知道,就一個勁兒跟風噴唐家,噴唐聿城,甚至還有不少刻意造謠無須有的壞事來抹黑唐家。


熱評1:‘我特麽以為穿越回古代了,這樣沒有理由闖入別人家,把別人暴打一頓,還強行把人帶走,真的沒人管嗎?上麵的r國領導幹什麽吃的?不派人下來嚴查嗎?任由唐家為非作歹,仗勢欺人。’


熱評2:‘太可怕了!真怕哪天會突然有人闖入我家,把我秘密暗殺了。’


熱評3:‘聽說唐家是被外國政府收買的頂級間諜,唐家靠著倒賣國家機密,才一直穩居r國第一豪門的:我還聽kr·c國際內部的人說,kr·c國際總裁正悄悄將股份轉到國外,唐家二爺也正在申請退伍,估計唐家要移民國外吧……莫名恐慌,感覺r國要陷入戰爭了。’


熱評4:‘窩草,如果樓上說的是真的,那我真是日了他先人了,賣國求榮的賣國賊!大家一起抵製kr·c國際,抵製唐家,抵製kr·c國際!!!’


熱評5:‘聽說唐聿城對女人過敏,碰不得女人,唯一能碰的女人是安娉婷的堂妹,安娉婷堂妹正是唐聿城老婆;估計是唐聿城老婆看安娉婷不順眼,唐聿城就不分青紅皂白想替他老婆教訓安娉婷吧。一個昏君,一個紅顏禍水的狐狸精,心疼無辜躺槍的安娉婷,有這樣的堂妹,真是……’


‘……’


安小兔看著那些熱評,臉色很不好。


薛碧蓉不僅做賊的喊捉賊,如今還在網上瞎帶節奏,引導網友在網上攻擊唐家,攻擊聿城。


“小兔嫂子,你怎麽了?”唐墨擎夜注意到她臉色不對勁,立刻關心問道。


小暖暖的情況本來就比小安年要嚴重,折騰了一個上午,吃了藥後就沒什麽力氣了,小臉因身體難受而皺巴巴的,蕭雅白心疼地抱著女兒,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拍著女兒的背。


聽到唐墨擎夜這話,她迅速抬起頭朝安小兔看去,果然發現安小兔神色很不好。


“小兔,怎麽了?”蕭雅白也跟著追問。


“微博上……你們還是自己看一下微博上的熱搜吧。”安小兔也不知道該怎麽跟他們說薛碧蓉在微博上帶節奏的事,也怕自己表達得不夠清楚,就索性直接讓他們到微博上看比較快。


雖說論輩分,薛碧蓉是她的長輩,還是她名義上的二嬸。


但她真想說一句:薛碧蓉有夠不要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