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60章 把那兩個孩子扔河裏

安小兔無比心慌,手指也顫抖得厲害,輸號碼時,因為手指發抖,好幾次輸入同樣的數字,刪除多餘數字時又刪多了。


對她來說倒背如流的號碼,平時撥號輸入的話,幾秒鍾就夠了,這回卻足足花了半分多鍾。


電話播出去,那邊很快接聽了。


還未等她開口,唐聿城焦急的聲音便在耳邊響起,“小兔跟你聯係了?她在哪裏?”


“……”安小兔緊緊抓著手機,眼眶通紅,呼吸哽咽而顫抖,說不出一句話來。


“小兔?”那邊,他不確定地喊了句。


彼此沉默了一會兒,唐聿城又問,“小兔你在哪裏?安年跟小暖暖有沒有跟你在一起?”


“安年……聿城,安年跟小暖暖是不是真的不見了?”安小兔帶著哭腔問。


“是。不過我已經派人去找了。”唐聿城嗓音沉沉地承認,話題一轉,又追問,”你在哪裏?我這就去接你。”


想到翊笙推測說安年和小暖暖不見的事,很可能和對她下毒的是同一個人所謂,安小兔就害怕地全身顫抖、發冷,心髒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掌緊緊抓住,疼得幾乎窒息。


“聿城,安年……安年跟小暖暖怎麽不見的?什麽時候不見的?”她眼前一黑,猛地嗆了一口氣才慌亂地問。


“幼兒園的監控被人刪了,現在還不知道安年跟小暖暖是怎麽不見的,幼兒園那邊說陪房的老師是午休起床之後,發現安年和小暖暖不見的,三弟正從江城趕回來。”唐聿城冰沉的聲音有些不耐,音量也提高了幾分,“小兔,你現在在哪裏?”


“我……”安小兔被他問得猛地清醒過來,“聿城,我現在就回去。”


說完,不等唐聿城再說話,她已經掛掉電話,怕唐聿城再打電話來,她直接將手機關機了。


“翊笙,我要回去,安年跟小暖暖真的不見了。”安小兔慌忙地將電話塞還給他,想都沒想就走下床。


現在都快下午六點了,安年的幼兒園午休起床時間是下午兩點,距離現在都快四個小時了……


翊笙淡然地看著她腳剛沾地,看著她還沒站穩就摔坐在地上。


原本他是可以及時伸手扶住,不讓她摔到地上的,不過他並沒有伸出手。


安小兔這一摔,才想起自己被下了毒,現在正毒發著,在翊笙來之前她就一直被體內複發的毒癮折磨著,全身的力氣像被抽光了般。


“安安,二爺應該已經把能派的人都派去找安年跟小暖暖了,你現在回去了也幫不了什麽忙,我先幫你施針,穩住體內的毒。”翊笙這才將她扶起來,讓她躺回床上。


“翊笙,最快要多久?”安小兔躺在床上,心急如焚地問。


她眼淚順著眼角流下來,想到安年跟小暖暖不見的事,加上毒癮發作,全身上下像被千萬根針紮般,鑽心的疼,刺骨的痛,豆大的冷汗很快浸濕的衣服。


“半個小時。”翊笙回答她的同時,從背包裏拿出一套銀針。


然後扶她坐起來,等把外套脫了,隻剩保暖衣,才開始下針。


這樣的痛苦,對於安小兔來說已經經曆過無數次了,也早已經麻木了,即使全身像被千萬根針紮般的鑽心蝕骨疼痛折磨著,她也一聲不吭咬著牙,整顆心全係在安年和小暖暖的身上。


……


小安年是在顛簸中醒來的,愣了三秒才想起昏迷前發生的事,狹小的空間內,沒什麽光線,勉強能看清四周的環境。


也確定了這應該是微型貨車的貨倉。


看到小暖暖還昏迷著躺在自己旁邊,小安年趕忙想爬起來查看小暖暖的狀況,才發現自己的手腳被綁著,連嘴巴也被用膠布封著。


“導航顯示前麵有一條河,就直接把那兩個孩子扔河裏算了。”


聽到車頭前麵傳來男人帶著些口音的話,小安年全身的血液頓時冷卻了下來。


扔河裏……


大冷天的,他跟妹妹還幫綁著手腳,妹妹還不會遊泳,如果被扔河裏,後果不堪設想。


緊接著,又聽到另一個男人說,“那女人讓把孩子帶遠一點兒處理幹淨了,最好是帶出了北斯城再處理,前麵那條河是北斯城和鄰市的分界線,丟哪裏不太好吧?還是帶遠點兒,找個偏僻沒人的地方,弄死挖個坑埋了也沒人知道。”


“反正那個女人已經把錢給我們了。現在又大冷天的,那兩個又是小孩子,扔河裏還能爬上來不成?就這麽說定了,直接扔河裏淹死,屍體隨著河水漂流,警方肯定找不到的,那兩孩子那麽嫩,說不定淹死後,屍體在隨著河水漂流中,被河裏的野魚啃食幹淨了,剩下的骨頭就沉入河中了,誰能找得到?”


“行!那就扔前麵那條河吧。”


或許是那兩個男人認為這隻是兩個不到四歲、五歲的單純小孩子而已,而且還被他們下了迷藥,估計還沒醒來就被他們弄死了,所以在綁小安年和小暖暖手腳的時候,並沒有把雙手綁到身後。


小安年一邊聽著前麵那兩個男人打算怎麽處理了自己,邊在腦海中想著自救的方法,先是用被綁住的雙手解開腳上的繩子,跟著用牙齒咬扯著綁住雙手繩子的死結。


這時,小暖暖悠悠轉醒了,看著四周黑乎乎的,想爬起來,卻發現雙手雙腳被幫助,就連嘴巴也說不出話了。


想到她麻麻以前跟她說,小孩子要乖乖的不能亂跑,不然會被壞人抓走的,就再也見不到麻麻了。


小暖暖想到自己這是被壞人抓走了,可是嘴巴又說不了話,雙手雙腳被綁住,走不了路,便害怕得‘唔唔’地嗚咽了起來。


小安年聽到著哭聲,知道妹妹醒了,也聽出了她很害怕。


可是他手上的繩子死結綁太緊了,他靠嘴巴,連嘴唇都弄破了,那個死結才鬆動了一點兒。


小安年不知道那兩個男人說的前麵那條河有多遠,所以每一秒鍾對他來說都是極其寶貴的。


就在他快要把繩子的死結解開時,感覺到車子突然停了下來。


他的心一沉,全身血液凍結。


耳邊傳來如死神宣判的話,“趁這兒偏僻又沒人,快把那兩個孩子扔河裏,我還趕著去吃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