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6章 她是,我的青梅竹馬

“二嫂嫂,沒想到你的華爾茲跳得這麽好。”唐墨擎夜壓下心裏的震驚,妖孽地笑眯了眼讚美道。


他萬萬沒想到司空琉衣真的能靠近他二哥……因為剛剛一時興起打的賭,頓時覺得很對不起安小兔。


“以前讀大學的時候學的。”安小兔淡淡回道。


雖然以前幾乎沒機會參加舞會,不過她並沒有荒廢,時不時自己練習一下。


“二嫂嫂,你就專心陪我跳完這一支舞,等會兒我會幫你把二哥搶回來還給你的。”唐墨擎夜邊說著,暗暗觀察那邊的形勢。


安小兔被他誇張的語氣和表情逗笑了,心底的鬱悶消散了一些。


努力讓自己專心地配合唐墨擎夜的舞步。


司空琉衣彎起紅唇露出一抹嬌美迷人的微笑,羞怯地垂下眸子,低聲柔媚的告白伴著悠揚的音樂,“城哥哥,我喜歡你。”


“我不喜歡你。”唐聿城英俊的臉龐冰寒冷酷,毫不留情拒絕。


“你從沒試著接受我就否定了我,這對我不公平,對你自己也不公平;並且我認為我比安小姐更能與你匹配。”司空琉衣像個情竇初開的衝動女孩,羞澀而大膽。


唐聿城沉默半晌,突然冷冷吐了句,“司空小姐的身材……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什、什麽?”司空琉衣怔然了一下,她的身材可是經過國際美體權威專家鑒定的,絕對完美的黃金比例。


他居然嫌棄她最引以為傲的身材?


回過神來,她又笑意盈盈問道,“那城哥哥喜歡哪種類型?”


“青梅竹馬對男人來說最有成就感的。”唐聿城說得及內涵。


想到那次調戲那個小女人,事後不知她從那裏知道‘青梅竹馬’這個詞的深層含義,後來電話裏羞憤罵了他幾分鍾。


“可是安小姐和你也並不是青梅竹馬。”司空琉衣看到他唇邊流露出的淺淺笑意,感覺極為刺眼。


不知道青梅竹馬和身材類型之間有什麽關聯。


“她是。”唐聿城說了個堅定的答案。


司空琉衣一聽,覺得是不是哪裏弄錯了。


失神之際,一抹嬌柔的身影撞入眼底,電光火石間,因為唐墨擎夜的幫助,司空琉衣心知自己要霸住唐聿城是不可能的,但是她也不甘心讓安小兔就此得逞。


於是一個飛快閃身,一把將唐墨擎夜推向唐聿城,自己則摟住了安小兔的腰,迅速將安小兔帶離唐聿城身邊,一抹陰險的笑容從唇邊漾開。


“二、二哥。”唐墨擎夜一時不察撞上了唐聿城,僵著聲音喊了聲,沒想到司空琉衣會突然弄出這麽一驚世駭俗舉動。


讓兩個大男人當著這麽多賓客的麵跳華爾茲……太驚悚,太怪異了。


尤其是二哥那想冷冰而充滿殺氣的眼神,讓他忍不住腿軟。


“這場鬧劇,好玩麽?”唐聿城冷冷勾唇,那平靜的語氣教人心驚膽戰。


貼在自己腰部的大掌力道極大,唐墨擎夜光潔飽滿的額頭冒了一層冷汗,“二、二哥,請你手下留情。”


他一點兒都不想跟冷冰冰的二哥跳華爾茲,那簡直是折磨。


唐墨擎夜在心底將司空琉衣祖宗十八代問候了個遍,該死的女人竟敢陰他。


他嚴重懷疑下一秒二哥會不會來一個赤手腰斬,廢了他的腰,讓他這輩子都碰不得女人了。


見唐聿城抿唇不說話,唐墨擎夜趕緊轉移話題問道,“不過二哥,你的異性過敏症是不是好了?”


“不知道,我會去醫院做個檢查。”唐聿城蹙眉冷道,連自己也不確定異性過敏症是不是真的好了。


冷眸微眯一下,看著司空琉衣正和安小兔在不遠處。


一把推開唐墨擎夜,直接大步流星走到兩人身邊,顧不得失禮將安小兔拉入懷中,帶出舞池。


“她有沒有對你怎樣?”唐聿城不放心地檢查著她被司空琉衣碰過的地方。


司空琉衣看似柔弱,實則爆發力驚人,力氣極大,絕非善類。


“沒有,她沒對我怎樣。”安小兔搖了搖頭,隨即像是發現新大陸般,淺笑感慨道,“我剛剛看到你和小叔子跳舞了,雖然隻是一小段,不過還挺賞心悅目的,完全沒有違和感。”


唐聿城清冷英俊的臉龐僵了僵,抿了抿唇輕哼一下,眸底閃過一抹嫌棄。


“我帶你出去透透氣。”


他摟著她的腰離開宴廳,朝後花園走去。


宴會上有兩道目光在暗中窺視著,這讓他覺得極不舒服。


“唐墨先生,城哥哥和安小姐是青梅竹馬關係?”司空琉衣為蹙起秀眉,她不在國內十幾年了,很多事情都是通過調查得知的,但資料上並沒說他有個青梅竹馬。


據她最近的調查顯示,他和安小兔是閃婚的……


“首先,我二哥和安小兔領證了,你既然叫他一聲城哥哥,那就該叫安小兔一聲城嫂嫂。”唐墨擎夜神情嚴肅糾正,隨即又語氣奇怪問,“誰說我二哥和二嫂嫂是青梅竹馬的?”


“是他親口說的。”司空琉衣嬌美精致的小臉閃過一絲嫉妒,低頭看了自己一眼,“唐墨先生覺得我的身材不好嗎?”


“怎麽會,司空小姐的身材非常完美,比我睡過的每一個美人都要好。”唐墨擎夜目光緊盯著她的胸前,幽幽問道,“你的胸型不錯,注射了多少自體脂肪?哪家醫院做的?我認識有幾個名媛千金和明星也想做。”


司空琉衣眼角抽搐一下,唐墨擎夜這混蛋居然當著她的麵問出如此無禮的問題。


不理會他的問題,她撇了撇唇說道,“城哥哥說我的體形不是他喜歡的類型,覺得青梅竹馬對男人來說最有成就感的,但據我所知,安小姐和他並不是青梅竹馬。”


唐墨擎夜聞言,一愣,隨即哈哈大笑,妖孽的笑顏惹來旁邊賓客的側目注視,女性為之失神。


司空琉衣神情微凝,並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麽好笑的笑話。


“失陪了,我突然發現我二哥一些驚悚的秘密,我得找個地方笑會兒。”唐墨擎夜強忍著笑意,嘴角抽動著對她揮了揮手,走了。


他從不知道他二哥居然這麽有內涵又悶騷!看來二嫂嫂功勞頗大啊。